我在师范学院美术系毕业后,被分配到艺术馆搞美术工作,我是搞连环画的为了出版连环画作品,我整天疯狂的作画,睡在办公室,吃在办公室,除了作画我几乎忘记了世上的一切,直到老婆给我带上了绿帽子然后和我离婚,我突然才想起还有一个家,还有一个老婆,可已经晚了。

  就在我捧着那些用绿帽子和离婚换来的连环画稿走进省美术出版社的时候。
  编辑告诉我说:全国连环画都停刊了。“小人书”从此在中国消失了。
  这双重的打击,从此改变了我生存的意识,我不再好高骛远了。也不想成名成家了。我要赚钱,我要找女人,我要过普通男人的生活了。

  我把单位的女人逐个在自己的脑子里过了一遍,没有相中的,别说是做老婆,就是一夜情也没有兴趣。我一点都不说大话,就是把她们脱光了衣服,和我放到一个床上我都不会起性。说不上还要用鞋底子照她们那里打几下子。

  我也和朋友出去找过小姐,可那没有感情基础的性交让我讨厌,再说那些小姐就没有很好看的,漂亮年轻的小姐早就让人给领走了,从良了。剩下的都是些不能再普通了的女人。

  我突然想起办美术班招收学员,可以一举两得,第一除工资外还能多赚些钱,第二,如果有理想的女学生,我可以考虑培养一个做我的老婆。哪怕是给我当一段情人也好。只要不触犯法律,不丧失人伦,只要双方自愿,能干上一次也行。

  也许我说的太直白了,但这是男人的心里话。

  学员很快的就招收上来了,我有计划的把小孩子放到白天,把大孩子放到晚上,个别的单独培训。

  我的标准定在18岁以上的,爱打扮的,学习不好的,总喜欢和男人眉来眼去的女孩子,也就是性感的,能挑逗男人的,让男人冲动的女孩子。那些学习好太用功的女孩子都太古板,太老成,感觉她们不会说笑不会喊叫,恐怕让男人给插上了也不会动一动。

  我反过来又一想,风骚的女孩子能做老婆吗?不能,老婆可不能挑选这个类型的,这个类型的女孩也只能来满足我临时的欲望。不可能地久天长。

  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目标,那就是小雪。

  小雪是一个身材不高,也不很胖,但乳房很大,屁股很丰满的女孩子,她在高二读文科,由于学习不好,家长就把她送来学习美术了。

  小雪的父亲和我的哥哥是中学同学,而且是小雪的父亲和我哥哥一起把小雪送来学习美术的。论起来我和小雪家多少还能沾上一点亲属,我还要管小雪的父亲叫表姨夫。这样一来我和小雪就是平辈了。

  小雪一见面,开口就管我叫二哥。一看她那不停转动的眼神,总往我的身上飘,而且看我看的很着迷,我一下子就对这个女孩子产生了好感。

  我不但没收她的学费,还经常的供应她图画纸和绘画铅笔,而且辅导的时候对她也是特别的关注。有时候我买饭也给她带一份。很多同学都用狐疑的目光看着我们两个,我就解释说:她是我的表妹。大家也都听到她经常喊我:二哥。就感觉很正常了。

  她容貌不算很漂亮,但是看着也很顺眼。她很会打扮,很会搔首弄姿,很会眉目传神。

  夏天,她上身总喜欢穿低胸的衣服,下身穿低腰的短裤,中间露着肚脐眼,每当她弯腰的时候,那低腰的短裤后边总有露出一点雪白的屁股,两半雪白的屁股中间那条暗黑色的股沟也经常的从那过短的裤腰上露出来。让我感觉有一种视觉的享受。

  我心里想,她来到我这里学习,穿戴的还如此暴露,那就是要展示肉体让我看的,那自然就是来挑逗我的。

  辅导她画画,我的感觉是最舒服的,她坐在那里画画时,我非常喜欢站在她身后,然后伸出我的手来,握着她那肉乎乎的小白手,手把手的教她画画。

  我给小雪选择的座位总是后排的一个小板凳,因为板凳没有椅背的阻拦。我的身子就能经常的贴到她的后背上,她也问过我为什么不让她坐椅子,我小声的说:你是向前倾斜着身子画画的,老师在你身后辅导要手把手的教,如果你是坐椅子,那椅背就会挡住我,我就不方便辅导你了。

  对于小雪,我经常是站在她背后,然后把两只手都伸过去辅导她,我用左手把住她的画板,用右手握住她的小肉手,我的感觉仿佛是在搂抱着她。因为我是站立在她的身后,其实她已经是被我给圈在怀里了,我的嘴几乎就触到了她的头发上,我已经清晰的嗅到了她头发上香波的味道。

  这时候,我的目光是经常的从她的肩膀滑下去,偷偷的盯着她的前胸,她的乳房虽然是在她的小衣服里,由于领口非常的低,由于她是俯身画画的姿势,衣服自然会离开前胸。所以她的胸部就完全暴露在我的视线范围了。

  她的乳房真的很美,就像平原隆起的两座山峰,那乳头是褐红色的,那乳晕是粉红色的,那乳房圆圆的鼓鼓的又像是两个刚出笼的大馒头,满蹬蹬,圆溜溜,白嫩嫩的。

  由于她的皮肤很嫩,我能清晰的看清她乳房上密布着的青色的血管。

  由于我能经常看着她的乳房,我就经常这样想:虽然说自己是没收她的学费,但是就感觉辅导这样性感的女孩子是一种幸福,是一种快乐。一种享受。每次手把手的教她作画时,每次把她围拢在自己的怀里时,我都会感觉到一种浪漫和温馨,感觉浑身上下都甜滋滋的,连脚指甲都痒痒的。可以说,我对她的耐心,比对那些交学费的学生还要好。

  在辅导别的女孩子时,我也是站在她们身后,手把手的交,我也经常的把眼光头射向她们的胸部,但是我感觉她们的乳房都不如小雪的好看,不如小雪的乳房有吸引力。

  我也不明白上帝为什非要给女孩子造就了两个美丽的乳房,让她无时无刻的不在吸引着男人的眼球。无时无刻的不在刺激男人的欲望,无时无刻的不在引起男人的冲动。

  开始我只是站在小雪的身后,把手伸过去,握着她的手辅导她画画,其实就在摸她小手的一瞬间,我已经感觉是一种快乐了,那毕竟是一个18岁女孩子的手啊,我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要是平白无故的去摸一个18岁女孩子的手,那就是调戏妇女。,现在我摸她的手,就是理直气壮的了。她还会很高兴,认为老师是在关照她,摸的次数越多,她则会感觉老师是喜欢她,是偏爱她。这些从她那兴奋和自豪的眼神里我是能看的出来的。

  有一次,我发现她画的苹果很像是一个西红柿,我就又站在了她的身后,伸出胳膊,紧紧抓住她的小肉手,她也没有把手抽回去,而是微笑着看了我一眼问:怎么了,二哥?

  我把我的脑袋从她的肩头伸了过去,我的下巴几乎就卡到她那浑圆的肩膀上,我的脸几乎就贴到了她的脸上,我仿佛感觉到了她那粉红色的小脸蛋的温度,我温和的说:你看你画的这个苹果,怎么成了带尾巴的西红柿了?这个轮廓线应该在这里,这样画就对了。她的小手在我的大手的操纵下很快就把那个苹果的轮廓给矫正了。

  她回头斜看了我一眼,这一回头,我们两个的蛋脸真的就摩擦在了一起,我感觉她的小脸蛋特别的细嫩,特别的柔软,我浑身都有些发痒了。她调皮的一笑,然后她把画板捧了起来挡住了自己的脸,我就感觉她的头往我的怀里拱了一下。

  在这一瞬间,我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识,我不失时机的把身子往前靠了一下,让她的头和我的身子挨的更紧一些,她把脸藏在画板后面,又偷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还把眼睛快速的眨了一下,我的心猛然的跳了一下,我知道她那就是在给我送“飞眼。”

  我摸了摸她的头,说了一句:别调皮,好好画画吧,我就离开了她身后,去辅导别的孩子了。因为我已经有些冲动了。我害怕自己的鸡巴会挺起来触到她的背上。

  我挨个孩子身边走了一圈,可我的心里总是惦记着她,我的眼睛也总是在用余光扫射着她,我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又来到了她的身后,我虽然没有直接去摸她的手,但我还是紧张慌乱而且大胆的把身子靠在了她的后背上,我感觉她的后背是热烘烘的,圆溜溜的弧形。

  她很灵敏的感觉到了我是在往她的身上挨,她脸上一点变化也没有,却暗暗地把腰往后弯了一下,她的后背紧紧的顶在了我的腹部。

  我身子一热,有些紧张,心也咚咚的跳了起来。我往四周环视了一下,发现孩子们都在用心的作画,谁也没有看我们两个,我突然大胆的把肚子往前腆了一下,她的身子都被我给挤的往前晃了一下。

  她马上用她的后背给我做了回应,她使劲往后贴了一次,她的后背全部贴到了我的前身。我的鸡巴就顶在了她的腰上,她的腰部的皮肤是完全暴露着的,我有些冲动了,我的鸡巴逐渐的硬了起来,感觉下身很难受。

  和老婆离婚快一年了。现在真的可以说是有一种性饥渴,很想跃跃欲试。
  小雪她似乎感觉身后有一个很硬的东西顶在了她的腰上,而且在蠕动,她的身子突然在我的身体中部来回的蹭了一次,我感觉自己的鸡巴是在她的后背上滚动了一下。这一滚动,让我的鸡巴更加膨胀了。

  下面还怎么进行呢,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小雪突然小声的说:二哥,该放学了。

  我马上领会了她的意思,回头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虽然没有到时间,也算是差不多了。我急忙喊道:下课,放学了。

  孩子们开始着说笑着,收拾自己的画夹子,然后一个个背着画夹子喊叫着冲出了我的办公室,随着楼梯咚咚的声响,随着外边不住的叫出租车的声音,单位的大楼里的其它屋子已经是空无一人了。只有我的办公室里还有两个人,那就是我和小雪。小雪还坐在那里装模作样慢腾腾的收拾纸和笔。其实这是在我意料只中了。

  我走过她的身边,我心跳不止,我浑身都在发热,我的声音也有些颤抖,我大胆的用手在她的肩头捏了一下子,用微颤的声音说:你等等,我下去把大门锁上就回来我一个人吃住在单位,我就知道自己早晚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和女人发生关系的,我就早就和领导商量把更夫给辞退了。

  我匆忙的锁好了大门,急忙往楼上跑,来到我的办公室,小雪还在那里低头摆弄着她的画夹子。我此时已经是浑身发热,脑子也发涨了。热血在我的周身快速的奔涌着,我猛扑过去紧紧的从背后抱住了她。我的两只手就抓在了她的乳房上。

  她轻声地说:二哥,二哥,别这样,我,我好害怕,让别人看见……,她边说边站起身子,依偎在了我的怀里我感觉她的屁股在不停的往我的两腿中间拱,我知道那是在寻找我的鸡巴,我大胆的把我的鸡巴用力的顶在了她的屁股沟上。我感觉她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

  我搬过她的身子,面对面的重新把她搂在怀里,她也紧紧的搂主了我的腰,把头紧紧的贴在了我的怀里,我感觉她的乳房紧紧的贴在了我的胸前,她的阴部一个劲的往我的两腿中间顶。

  她的身子在我的怀里扭动,她的两个大乳房在我的胸部来回的蹭着,我的身子在不断的生温。感觉血管在膨胀,就在她仰脸看我的一瞬间,我把嘴疯狂的吻到了她的嘴上。

  当我的嘴吻到她那肉乎乎的嘴唇的时候,我激动的不能控制,急忙把舌头也伸到了她的嘴里,她的小嘴就紧紧的吸吮着我的舌头,我一下子浑身发痒,鸡巴猛涨,她也开始轻声的呻吟,她的身子在抖动,我感觉她的身子在不停的往下坠,像是要倒下。

  我急忙把她抱了起来,她的两胳膊就紧紧的搂着了我的脖子,我们的嘴还是紧紧的吻在一起。

  我把她平放在我的大办公桌上,她的手还是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我就俯下身子继续的和她相吻,我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伸到了她的胸部,我的手已经紧紧的抓住了她的奶子,感觉她的奶子是肥满的,光滑的,软中带硬,富有弹性。

  我突然扒开她的上衣,发现她居然没有带乳罩,那两个白白的乳房猛然跳了出来,我用双手捧着她的乳房,用嘴把她乳头含在了我的嘴里,我像孩子吃奶一样反复的吸吮,又用舌头划圈的舔她的乳头。

  她的身子开不停的扭动,腰部不住的往期翘,最明显的是她的阴部一次一次的往起拱,好像一个觅食的动物,我急忙把手伸进她的短裤里。

  我先是摸到了她的小腹,那里又温热又光滑,而且很硬,很有些弹性。
  我的手继续往下摸,已经触及到了她的阴毛,那阴毛是浓密的,杂乱的。
  我的手继续往下走,一下子就摸到了她的阴唇,那里已经很湿润了。我顺着那湿漉漉的肉缝,就把手指头插了进去,感觉那里边湿漉漉,热乎乎,软绵绵的,那阴道里边的肉在不住的收缩着,一下一下的跳动着。

  她不停的“啊啊”的呻吟着,断断续续的说:二哥,我已经泄了一次了,我的下边很痒,很难受,我不行了,你快快……我已经是喘不过气来了,还是硬撑着问,你让我快快的,干什么呀?

  她突然用手很很的在我的胳膊上扭了一下说:你真坏呀,你坏死了。你把我逗引成这个样子,还不上来,你是想要我的命啊……我急忙脱去了她的短裤,和她的上衣,这样,一个十八岁女孩的裸体就完全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她闭着眼睛用手挡住了自己的阴部和乳房,我的办公桌是黑色的,她的身体是白色的,她的裸体和我的办公桌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使得她的肉体更洁白更清晰,更丰美了。

  我急忙脱去了自己的裤子,我把她的屁股拉到了桌子边缘,我把她的两条腿就放在我的肩膀上,我的鸡巴已经是暴跳如雷了,已经是怒发冲冠了,那龟头已经是爆青的了,那龟头四周就像一个老头带着一个大檐帽,那帽檐已经是菱角分明了。

  我扒开她的阴唇,把我的龟头先顶了进去,她急不可待的往起挺着屁股,扭着身子,我便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我那爆涨了鸡巴全部插了进去,一直插到了底部,她的阴部软肉很多,当我们两个的阴部短兵相接的时候,我的感觉是肉乎乎的非常的舒服。

  我开始用力的抽插,一下一下,又稳,又准,又很,把她撞击得身子一次一次的往上蹿,使得她的大奶子上下的晃动着,让我痴迷,让我兴奋,让我陶醉。

  她小声的说:哎呀我的妈呀,你可插死我了,你的鸡巴真粗,真长,都顶到我的子宫了,啊,啊,好爽啊,真爽啊,二哥呀,你用力,再用力,快,快快。

  她开始不停的呻吟,我眼看着自己的粗粗的鸡巴在她的小逼里一出一进,一出一进,她的小穴里在不停的流水,在不停的润滑,把我的大鸡巴给污染的湿漉漉的,亮晶晶的,油腻腻的,滑溜溜的,我插的更来劲了,更猛烈了。

  我就感觉这男女两个人在一起操逼时,就像一个打气筒,在不停的给自行车打气,我的龟头在她的阴道里来回的刮动着她阴道里边的肌肉,就像打气筒的皮碗在气筒子里来回的动着,我的鸡巴很粗,她的阴道很紧,我每插一次,都会听到“扑哧”一声,那是她阴道里的空气在往外流窜的声音,我每拔出一次,我那龟头的硬硬的边沿就搜刮着她阴道那带有褶皱的肉壁,把里边的白色的粘液都给带了出来,同时她阴道内那粉白色的嫩肉也会翻出来很多,我每运动一个来回,她都很满足的轻轻的呻吟着,每抽插一次,我的身子都麻酥酥的,甜滋滋的。那“啪啪”的响声让人振奋,让人激动不已。我感觉自己用力很大,我感觉自己的两个睾丸一次一次的撞击着她的会阴。那感觉也是非常舒服的。

  我越干越狂,越干越猛,我感觉自己是疯了,我的汗已经流淌了。我几次想发射,都硬控制住了。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把她干过瘾了我是不会射的。

  我的速度更快了,我的情绪更疯了。她也忘记了一切,开始喊叫起来,屁股疯狂的往上拱,速度也越来越快,我眼看着她脸红了,汗也出来了,呼吸急促了,语无伦次了:二哥,老公……老公……二哥……你操我呀……你操我的小逼呀……使劲啊……啊……啊……好爽啊……好舒服啊……我……我……要死了……我要哭了……,我来了,啊……她突然把嘴张,放声哭了起来,我在也控制不住了,最后狠狠的插了十几次,就趴到她的身体上不动了。

  感觉我的鸡巴在她的小穴里抽动着,她的身子在颤抖着,她的阴道在收缩着,那阴道里的嫩肉像脉搏一样跳动着。我用嘴吻住了她的嘴,不让她哭出声来,即使那样,我也没有完全把她的嘴封死,还有两个嘴角在往外流露着轻轻的幸福的哭声。

  我在她身上趴了好半天,才把鸡巴拔了出来,我看着她两腿间那粉红色的洞口在不停的往外流淌着白色的粘液,我刚刚拔出来我的鸡巴时,那粉红色的洞还张着,没有立刻闭合,感觉能放进去一个乒乓球。

  过一会儿,那洞口逐渐变小,估计也就能放进一个手指头,再过了一会,那洞口更小了。逐渐封闭了。两片阴唇慢慢的合在了一起,此时小雪的阴部只剩下一条粉红色的水汪汪的肉缝了。我暗暗的佩服女孩子阴部的嫩肉,弹性真好,收缩的真快。那地方生来就是让男人操的,给男人插的。怎么插也插不坏,拔出来就像没事了似的。

  我抓起几张画国画用的宣纸,先给她擦干净了阴部,然后把我自己的两腿间也擦干净了。她突然笑着说,你们单位的卫生纸可真多呀,还都是大张的,怎么不裁开用呀?

  我捧起她的脸蛋,在她那鲜嫩的小嘴上亲了一口说:傻孩子,那不是卫生纸,是宣纸,画国画用的,你现在是处于速写和素描阶段,将来要是选择学习国画,那就用得着了,价钱很贵的呢,不过你放心,我会供应你的。

  过了好一会,我们两个的身子下边都停止了流淌。我就把她抱到了我的钢丝床上,我紧紧的搂着她那肉乎乎滑溜溜的雪白的身子,不断亲吻着她的前额,她拱在我的怀里闭着眼睛回味着。

  她突然问,你怎么不和我在你的床上干呢?

  我说:那会把床给弄脏的,让单位的领导和同事看到了会笑话的。再说这是老式的钢丝床,一个人上去,中间都会往下凹陷成一个大炕,要是两个人干事儿,根本就插不进去。

  她突然瞪着眼睛看着我,调皮的说:那你一定是和别的女人在这上边干过,是不是,你说?干没干过?

  我只好说:干过。

  她突然用双手在我的身上不停的捶打起来,嗔怪的说:我不干了,不干了。
  我不和你好了。我不和你玩了。再也不让你操我了,你和别的女人操逼……我吃醋了,我生气了。

  让他这一闹,我有些发懵了,不知道怎么才能哄开心他,我的眼睛在屋子里四周搜寻着,当我看到地下那些刚刚擦完她阴部的宣纸时,我突然来了对策,我急忙问她:难道你就没有个别的男孩子干过吗?

  她瞪着眼睛说:没有,没有,你是第一个干我的男人。她说完,就用狡黠的眼神偷看着我,我突然袭击的问她:你的下边怎么没有出血,你的处女膜是什么时候破的,你把处女给谁了?她支支吾吾的说:是我手淫自己捅破了,怎么的?

  不行吗?

  我捧着她的小脸蛋,在她的嘴上狠狠亲了一下子说:你别撒谎了,鬼才相信你。
  她突然放平了身子仰脸朝天躺在我身边,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乳房也跟着上挺了一次,她冷静的说:这个年代你还想找处女啊,那就只好去幼儿园了。

  我笑着说:行了,我们扯平了,谁也别说谁了。也不要管过去和将来,都现实一些好了,我两个能到一起那都是缘分,是上天安排的,舒服就好,爽快就好,过瘾就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