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校园 - 一个色综合




>最近由於系上有多公要忙,於是就了一位工生,她叫做 妃,二十左右,在大里念,的不,身材也不。她主要是理系上方面的事。

有一天九半,大部份系上的人都走了,小姐由於最近在整理系上的料要其入,所以天留到晚才准要走。

就在小姐收拾好西要走,突然听到梯打的音。

「候有留在系呢?」小姐得很奇怪。

的被推了,了一四十的中年人。

「噢!主任,你走啊。」小姐的道。

位主任名叫,最近才升系主任。

「嗯,最近忙一些划的申!我要用一下影印机」

主任走向影印机,始操作机器。

小姐提起皮包,主任道:「主任!我在要回去了,嘛你要走我一下。」

「等一下,小姐,机器好像坏了!」

「我看一下,嗯....好像是卡了...」

就在小姐蹲下去查机器,主任由上往下看到小姐的衫里大的乳房,并且修理机器的作在左右晃。

主任不禁看呆了,喉不自的出咕,感他下体始起了化。

小姐在修理机器,突然瞥身旁主任的始澎起,粉煞,她也知道是生什事了,只想赶快修好机器避种尬的面。

「主任,好了!我要走了」小姐急急忙忙的就要走出室。

主任看到忙走去,一手抱她的腰。

一股的男性体,到小姐的身上,使得她全身不由自主的抖起,她然也曾暗地里喜主任,可是主任已是有之夫了,她忙道「主任,求求你放手!」

但是主任非但不放手,反而腰的手掌按她的一乳房上揉捏起。

小姐感主任的手在乳房上揉搓,真是又羞怯又舒服。

她到在是女,平常最多也只是用自慰解,在被主任挑逗,小穴里面就像是万,也始潮 了起。

主任看她副羞的模,心想她一定尚未人事,心中极了,手掌也就揉捏得更有。

「你有行房事吧,想不想呢?」

小姐羞得低下粉,了几下,但想了想,又。

「那你忍受不住,是不是用自已的手解呢?」

小姐的粉更是了耳根地。

「那多受哇!小姐我好喜你,我替你解好?」

小姐羞的不下去了。

主任抬起她的粉,吻她的唇,小姐被吻得粉,眼出既惊惶又渴的神采,小穴里流出一淫水,角都了。

主任一看她那含羞怯的模,知道她已大春情,急需男性的,於是伸出手去拍拍她的屁股,那种富有性而且有柔感的触,使得主任心里生震撼。

他本想把手回,但低看看小姐,她咬唇,羞的,并有表示或避,於是主任便始用手地模起。

小姐感到主任那暖手摸在自已的臀部上有一种舒适感,所以她并不避,事一,主任情去摸。但是主任越摸越用力,不但摸,更揉捏的屁股肉,更探地向下滑落,移到她屁股的中,用手指在那里的摸。

「嗯...嗯...」

主任受到鼓,索性撩起她的裙,把手按在她的粉腿上,地摸起。

小姐了少女的矜持,不得不移他的手「不要啦,主任!好情!」

「小姐,不要嘛!我摸一摸,怕什呢?」

主任一把抱起她的,放在影印机上,她猛吻,一手伸入裙挑角,摸到的毛,手指正好部到桃源洞口,已有濡濡的了。

小姐有被男人的手摸自已的,芳心是又喜又怕,忙腿一,不主任有下一部的行。

「不要啦!啊...你放手...噢...我是女啦..我怕...不要啦...」

「嘻嘻...你我的手叫我怎放手呢...」

小姐本想主任的手指,但他手掌在上所出的男性力,已使她全身酥麻,身力推拒了!

「啊....你住手...好痒...求求你...我受不了了.....」

小姐在洗澡也摸揉自己的核,她已有,手指一部到它,就全身麻酸痒,今夜被男性的手指揉捏得更是酸麻,酸痒,其味各异。

主任的手指并有停下,的地揉挖她的桃源春洞,濡濡、滑、揉、挖....

然然小姐全身猛然一抖,叫道「哎唷...什西流出了...哇...受死了...」

主任笑道「那是你流出的淫水,知道?」

主任,手指又往里再深入一些...

「哎呀!好痛...不要再去了,好痛..求求你,好不好,不要啦!把手拿出..」

小姐是真的感到疼痛,主任乘她正感疼痛而不,快速地她的迷你角拉了下。在她的小穴旁了柔的毛,主任再把她的臀部往上抬,她的角完全去,光她全身衣物,自己也得清洁溜溜。

主任小姐的腿拉到影印机旁分,自己蹲在她腿中,先看她的一子。

她的高凸起,了一片泛出光,柔的毛,的,粉色的大唇正的合,主任用手粉色的大唇,一粒像豆般大的核,凸起在上面,微的小洞旁有片呈色的小唇,的在大唇上,色的壁肉正出淫水的光茫。

「好漂亮的小穴....大美了...」

「不要看嘛...好噢...」

小姐的粉含春意,的小嘴微微上,挺直的粉鼻吐气如,一大梨型尖挺的乳房,粉色似子般大小的奶,高挺立在一圈 色的乳上面,配上她雪白嫩的皮,白的雪白,的 ,黑的黑,色相映、真是光 耀眼、美不胜收,迷煞人矣。

副景看得主任是欲火亢,立即伏下身吸吮她的奶、舐她的乳及乳房,舔得小姐全身感到一酥麻,不地呻吟了起..

「啊.....啊....主任....」

主任站起身小姐道「你看一下我的大巴!」

小姐正享受被主任模揉舐吮的快感,言眼睛一看,立刻大吃一惊!害羞的「啊!怎那大,又的!」

「不要了!我怕....」她便用手掩她的小穴口。

「嘛!道你那小洞不痒?」

「是很痒,可是...我....」

「可是了,只有我家伙才可以止你的痒」

主任口里回答她的,手又在揉捏她的核,嘴也不停地吸吮她的乳。

小姐被主任搞得全身酸痒,不停地抖。

「我替你止痒吧!」

「不要啦!主任!」但是主任不管小姐的感受制地她腿,那桃源仙洞已一小口,的小唇及壁嫩肉,好美、好撩人...

主任手握大具,用在口磨擦下沾淫水行事比滑些。

主任慢慢挺屁股向里挺,由於有淫水的滑,「扑吃」一,整大已去了。

「哎唷!不要...好痛噢...不要了...快拔出...」

小姐痛得冒冷汗,急忙用手去,不他那大肉棒再里插。

但真巧她的手碰到主任的大具,忙手回,她真是既羞又怕,不知如何是好。

「啊!好呀!那粗、又那,死人了...」

主任拿起小姐的手握大肉捧,先在桃源春洞口先磨一磨,再正,好他插去。

「主任,你好坏唷,教人家些羞人的事。」

主任挺起屁股,再次插入里面去,他始的旋磨,然後再稍稍用力往里一挺,大巴了二寸多。

「哎呀!不要了...好痛....不要了啦......」

主任看她粉痛得煞白,全身抖,心里在不忍,於是停止攻,用手她的乳房,揉捏她的乳。

「再忍耐一下,以後你就苦甘,了!」

「..你的粗大,塞得我又又痛,受死了,以後我才不敢要呢,想到性是痛苦的!」

「女苞都是痛的,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後再玩更痛的,忍耐一下吧!」

主任已感到到一物,他想大概就是所的女膜吧。

他也不管小姐受得了受不了,猛然地一挺屁股,粗的大巴,「吱」的一,根的入到她小的小穴里。

小姐叫一「哎唷!痛死我了!」

主任插慢抽,只小姐痛得大呼小叫,香汗淋漓。

「一!我好痛...不要...我受不了啦..主任....住 啊....」

主任心里真是高极了,女苞的滋味真棒,小洞地包住自己的大巴,好舒服!好爽!

「痛?」

主任道「在好一了....」

主任一用力的抽插,一就近欣小姐粉上的表情,她雪白粉嫩的胴体,手玩弄她的奶,小姐在一抽搐抖下,花心里流出一股浪水了。

「啊...噢....主任.....」

主任被小姐的液射得一比,再看她媚的表情,便不再怜香惜玉了,他挺起屁股猛抽猛插,大猛搞花心,小姐被搞得如欲仙死,身扭、眸射春光。

「啊....主任.....嗯.....噢.....」

主任听了血震,欲焰更,急忙手抬高她腿,向她胸前反下去,使她整花洞更形高挺突出,影印机人激烈的作烈的晃。

「啊....我要死了....噢...我不行了.....」小姐已被主任弄得魂魄散,欲仙欲死,不成了。

主任在小姐第四次精的秒後,也那的精射她的子深,射得小姐一抖一抖的,人始化在激情的高潮中,也陶醉在那高潮的中,件相互合的性器,尚在微的吸啜,不舍得分。

文老

A系系的早晨,原本是不太有人出的地方,然而今天有不同,天早晨六彬彬就起了,因今天是他第一次和交往多年的友卉珊面的日子,然定日期是今天,但是彬彬前一天就到了,卉珊是他大的友,然她不曾面,但彬彬每次看到她的信都在幻想她的模,然而、就是今天,他真的就要面了。

彬彬也是A系的生,一年前,他考上了T大A所才离里的。

里的一切仍是如此的熟悉、几同在里念研究所。

昨天彬彬就是在同君的研究室里睡的,一伴是因研究室的椅子不好睡、

一伴是因在是太了,天色才微亮彬彬就醒了,看看手表,才六,君好了八要接他的「再睡吧!」

彬彬想,但忽然听到肚子咕的叫了一。

「好吧、先去吃早餐好了。」

彬彬自言自的。彬彬伸了腰,推,先去上所,每次握那儿,彬彬是在心中暗自得意,然真的用它和女人搞,彬彬充了自信,不定次和卉珊面就能一宿愿。

走到梯前,梯居然,彬彬不禁在心里了一句「死」一直都是他的口,算了、走梯吧。

今天才原七也那高,偌大的系空空的建 里,居然只有自己的步,窗外的叫。

「哎好冷清!」彬彬心想。

『喔…』什音,道是听。

『啊…啊…』不、有听,里是,除了系公室以外,就是教室和了,在是人的,彬彬伸手推推的安全,怎居然,於是他悄悄的走了去『啊…』又是一,仔一听,原是那里的,靠近一看,他不禁被眼前的景像到了。

那位才系上的小姐竟然全身赤裸躺在桌子上,一赤的中年男子正埋在她的腿之。

「啊…竟然是主任…」仔一看,更是惊,他心里暗叫了一…。

主任正小姐的腿拉到桌分,伸出舌先舔了一下她那粒跳的大核,使得小姐全身抖了好几下。

主任的舌先在她那桃源春洞旁了一圈,再伸入道里面猛舔一番,不吸吮那粒核,并用舌出出地胡一。

「啊…啊…主任再舔了…我快受不了了…噢…」

小姐身一抖,被主任舔吮得酥麻酸痒至极,一股乎乎的淫液,流了主任嘴,主任立刻其吞 了下去。

小姐不停地叫,一手也不停的玩弄主任的大肉棒,用手指去磨她的的眼及。

主任得小姐的手好摸弄,比起自己用手弄要上倍,上一的酥麻快感使得他的具愈得巨大。於是他站起身,把小姐的腿分抬高,放在自己的肩上,使她那粉色的桃源春洞上面布淫淮液,他好像了很久有吃似地,口中流欲滴的口水。

「不要了…求求你…快把你的大肉棒插吧…」

小姐哀求。

主任手握大肉棒,准了她的,屁股一用力「滋」的一就插入了寸多深。

「哎唷!好痛!」

「哼!都搞那多次了,怎痛!」主任怀疑地道。

於是主任也不管她的叫痛,跟又是用力一挺,七寸多的大肉棒,根到底,直到子口。

小姐被他猛地一下到底,痛得又是尖叫一。

「啊…啊啊…不要…真的痛啊…」小姐痛苦的叫道。

主任心了,於是始抽慢抽,不敢太用力,但他不停地抽插,地也就使得小姐始舒服的直叫「噢…啊…」

在主任的不的抽插下,小姐始扭腰臀地挺起迎接,就了十多分,小姐的淫水不停地流,一滴滴地流到地板上。

「啊…我不行了…我要 了…」小姐叫液射了出去,在狂 了之後,她感到腰力不,於是用手抓住桌,想要起身。

「我快不行了,求求你放我…」

主任於是放下她的腿,但她翻要起身,主任一看到她那雪白肥大的粉臀高高地起,又忍不住的握自己的大巴,猛然地插那一一合的洞口,一下插得是又深又狠,小姐被插的唉唷哎唷地呻吟…

外的彬彬看到一活春,他管中的大巴不禁也硬了起, 在小小的子中在受,於是他便它子中掏了出,握在手中玩弄,伴主任的抽插率而上下套弄。

里噗吃噗吃的抽插,越越,也越越快,小姐被主任抽插已法控制自己,臀部猛然地一上挺,花心地咬住大,一股的液直而出,得主任猛地一抖,具也猛挺,抖了几下,一痒,腰背一挺,一股股的精液,力射入小姐的花心。

小姐抱主任,上挺,承受了他所射出的精液及所予她的快感。

外的彬彬看到里,不套弄的手作也始加快,於在一抖下,伏已久的精始狂射而出,像狂般地落在窗上。

「!是在偷看。」

落雨惊了的主任。彬彬不及穿好子,就急急忙忙的拉下梯,深怕被主任!

文老王素珍然已快四十了,但外表看仍像二十,在仍是身。

身的原因不是由於她得不好看,相反的在生私下的中她甚至比校公的校花要漂亮,身材也是一二的。

她之所以身主要是於向,甚至心里所喜的男孩子邀也不敢答,就一年拖一年,以致於一直都有婚。天由於早上第一有A系生的,她七半就到A系的系了,似乎早了些,於是就想到的休息室去看看,在要走到二的梯,突然有一人梯上匆忙的了下,她反就已被撞倒在地上了。

「哎唷!好痛!」

王老叫道彬彬直到跌到地上才他所撞倒的竟然是曾在大一教他文的王老。他一直都欣老的,那段期他在打都是以王老作所幻想的象,甚至有好几次她在台上,他在底下偷偷地玩弄他那巨大的具,有一次差被旁旁听的外系女生看到,然而种怕被的心情更增添他打的快感....想想,他下体不禁又了起。

文老扎的地上爬起,她碰到一根异物,黏黏的,定睛一看。竟然是男人的具,又粗又,又硬又,真像大香蕉一。

她正想大尖叫,嘴巴被人用手住,只能出「....」的音。

「叫!」

彬彬在她耳低的道他深怕主任上追了上,於是捂文老的嘴,拉她走到二的一般教室中,拴上。文老才看清楚人的,原是她曾教的生,忙道:「你做什,什子...」

彬彬不等她完,就用唇封住了她的嘴,因主任正在二探查看。

「.......」

文老扎,用手槌打彬彬的胸部,然而一用也有,彬彬的唇仍地她的嘴入她的嘴里。老扭扭腰,想要逃彬彬的吻。

然而更激起了彬彬的性欲,他的手始自由活,慢慢地享受,慢慢地拉老的上衣,手伸了去,手指始在那大、滑的乳房上地移。

文老有被男吻、摸,始她极力地反抗,但地,她感到一种有的感逐地体燃起。

彬彬乘老的度化,行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地下。

很快地,文老就完全地裸露在彬彬面前。

彬彬大了眼看得呆,心里想:「哇!真想不到老都已是快四十的女人了,身材是那的「棒」美的粉,白里透,微的唇似桃,肌洁白嫩霜雪,乳房肥大 好似高峰,乳紫大有如葡萄,黑毛好比林,臀大肉厚像似大鼓。

老身上散出的一体香,使彬彬看得神魂倒,欲火如焚,再也法忍受,於是手抱起老的,放在桌上,如虎扑羊似的了上去,狂猛地吻她全身的每一寸肌。

老被吻得全身痒酥酥的,手情不自禁地抓彬彬,喘的:「不要...啊...不要....」

「老!你的胴体好美啊!尤其是粒大奶,我想要把它吃下去!」

於是彬彬含老的一粒大奶又吸又吮又咬的,一用手揉捏另一粒奶。

老整人被他揉吮得快要狂了,她有种感,只好全身在彬彬身上任他玩弄。

彬彬揉吻吸吮老的乳一後後,把她的腿拉到床分,蹲下仔地老的小穴,只片肥厚紫的大唇上面生寸的毛,用手指片大唇一看,粉的核,一一合的在蠕,淫水潺潺地流了出,地晶的光彩,美极了。

於是彬彬伏在老的腿中,含住她那粒似花生般的蒂,用唇去、吸吮,再用舌舔,用牙咬地逗弄它。老被彬彬舔弄得全身、魂儿,身都在打,她有接触男人的,那里得起如此的挑逗。

「噢....啊.........舔....不要了....」

彬彬舔舔,於也忍不住了便自己已褪下半身的子完全地褪下!

他用手握自己裸露出的那根棒子—那根粗大肥的具,彬彬很有自信地用手搓自己那支挺比的具使得它愈愈大。

老的身体不禁往後退,她想那粗大的西居然是要插入女性身体里面的。

天啊!多可怕!她极力想逃,但彬彬一步步地逼,於是被抓住了腿.....

「不要啊!哎呀...噢....」

突然一种法言寓的痛苦,侵了她的全身,一支火的棒子,她的肉膜裂的部份,切刺了去,是她全身真是苦不堪言,彬彬在她的体一直用力地,第一次的痛苦,真是以忍受。然而的...痛苦离了老。

之而的是一快的波,她的全身,彬彬在她那小的中去,老也感到体有彬彬的在,那是一种很痛快的感,她心中越越激,地沉溺在种原始的男女系。

彬彬在大代的幻想於成真,他於自己巨大的具插入老的体了,他在可以任由老他呻吟、呢喃、尖叫。那,在台上念七月、人子等文的高文老於躺在他身下任他奸淫了,想到,他那巨大的肉柱又加快了在老的体抽插的速度!

「老,你好好的享受吧...好好地迎接我的枝巨棒吧....」

彬彬在老耳道他那膨的肉柱在里面往往地,在肉壁搓摩。

出了一种像肉唇擦蜜汁,出出入入的滋滋!

「喔...不要了...我不能..和生....啊....不....」

老嘴然而她作也始猛烈起了,她不地抬起身子迎接巨棒,彬彬的具能更深入身体,她的腰也往上挺去迎合彬彬的抽插作。

彬彬的鼻息吐出的气愈愈快了,出的音也喜的浪叫。

「我要...噢...射了...哼....」

在彬彬出音的同,肉棒的前端射出的精液,直直地射入了老的花心!

「啊....」

此,老的全身有一种四分五裂的感,十分快,像是恍恍惚惚地作了一的感!然而想到她那持了那久的子之身竟然生破了,不禁也掩始低泣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