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偷聽過張強和那個混混的話之后,每次張強來我家我總會偷偷監視著他,大

概由于我的存在,張強很少有和媽媽獨處的時間,但是盡管如此,我發現張強還

會對媽媽進行各種肢體上的挑逗,或是不經意間的往媽媽的飽美的大奶子上摩擦,

或是裝作不經意的樣子觸碰媽媽肥碩的大屁股,甚至,有時還能聽到啪啪的聲音,

而當我尋聲看去時,媽媽美臀上的臀肉還似在誇張的抖動著!而媽媽,常常對張

強報以羞喜嗔怪的眼神…

  「小凱同學,今天的值日拜托你喽哦,另外這是二百塊,做完值日去遊戲廳

玩吧,據說今天新出了幾款格斗遊戲啊!內誰,阿力阿洋,你們也跟小凱一起去,

今天哥請客!」剛一放學,張強笑眯眯的把我拉到了一邊,一邊朝他平時的兩個

狗腿子打了個眼色。

  「好啊好啊!多謝強哥了啊」我表面裝作驚喜的樣子,心里暗暗疑惑著 無

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平時張強不從我這里敲錢就不錯了,今天怎麽會主動給我

錢叫我去玩遊戲呢?!想支開我?真以爲我是三歲小孩子那麽好哄麽!

  張強一走,我飛快的做完了值日,就被張強的兩個小弟阿力阿洋簇擁著去了

遊戲廳,只是這兩個人明顯是來拖住我的。一路上我一直在想著如何脫身而走,

想了半天而不得計。沒想到的是,到了遊戲廳這兩個小子開始時還緊隨在我身邊,

沒想到不過一會兒之后兩個人都沈迷進了遊戲,其余的早就忘的一干二淨了,有

此良機我哪里還會浪費,瞅了個空,悄悄的溜了出去,向家跑去!我總覺得,張

強有意支開我總是沒安好心的!

  到家之后已是半小時之后了,輕手輕腳的打開門,入耳傳來媽媽的嬌啼嚇了

我一跳。「小強,給老師…嗯…給老師……」軟軟糯糯的聲音蘊含著一絲急切,

在我聽來是那樣的暧昧,這,這是?

  急于目睹事實真相的我心里一慌,輕手輕腳的快步向主臥走去,推開一絲縫

隙,透過門縫看到的場景總算讓我略微的舒一口氣!並沒有我想象中的媽媽與張

強一絲不挂在床上肉搏的場景出現,兩人衣衫完好,媽媽一件黑色修身包臀緊身

裙,下擺剛剛過臀,姣好的身形完美的體現了出來,大腿上大片雪白的肌膚晃人

眼球。

  此刻張強手中攥著一小團物什,高舉過頂,而媽媽面色羞紅,追著張強似是

想搶奪張強手中的東西,怎奈張強人高馬大,東西沒有搶到,媽媽倒是累的嬌喘

籲籲。

  「小強,還給老師!而且,你,你怎麽能拿老師的…嗯…內衣!」越到后來,

媽媽越顯羞澀,聲音也越發的細微了。

  「嘿嘿,老師,別騙我了,老師可是神聖端莊的代名詞,作爲老師,怎麽會

有這麽淫蕩的內衣呢!我這個年紀總是有需要的嘛,老師想要阻止我也不能用這

樣的借口吧!」張強一臉無賴的說道。

  「嗚…真是老師的,是老師的老公送給老師的!」看張強不信,媽媽有些焦

急的樣子。

  「哦?真是老師的麽?」張強似是相信了般,忽然話鋒又是一轉:「我還是

不信,這件內衣如此窄小怎麽能包的住老師熟美豐腴的肉體呢?!我還是留著晚

上用來解決需要把!」說著,一邊做勢往自己的兜里揣去。

  「別,不許拿走呀,老師的丈夫要回來了,還要老師穿的!」媽媽見張強的

動作,趕緊去搶,連不經意間暴露了和爸爸之間的私事而不自知。

  張強的眼睛明顯亮了一下:「這樣啊?嘿嘿,老師,不如你現在穿上這個給

我看看吧,若是合身的話那自然是老師的喽,如果不是的話那我可就不客氣的拿

走喽…」

  「呀,這……這怎麽行,你是我的學生呀,怎麽能讓老師穿…穿情趣內衣給

你看呢!」媽媽聽后俏臉绯紅,美熟女的嬌羞風情蕩人心魄。

  「嘿嘿,老師,上回你的大奶子都被我吃過了,老師奶水的滋味讓我至今回

味呢,而且那次在廚房里,老師肥美的大屁股和修長的玉腿夾的我欲仙欲死…」

  張強的話還沒說完,媽媽已是羞不可抑,急忙出聲打斷了張強:「不許說呀,

那,那麽下流,還…還不是老師看在你爲了老師受傷的份上才爲你做的!」張強

淫笑連連:「是啊老師,我知道老師對我很好的!我們連這麽親密的事情都做過

了,老師穿內衣證明一下也沒有什麽嘛!」

  媽媽聞言一怔,臉上紅暈更甚,羞氣的白了張強一眼:「哼,明明是你亂翻

老師臥室翻出來的,分明是故意想占老師便宜!」就在我以爲媽媽不會理會張強

過分的要求時,不曾想媽媽輕咬了下薄唇,羞澀的垂下了頭:「小色狼!再便宜

你一次了!若不是我老公回來一定要我穿這件,老師才不會穿給你看的!」

  門外的我聽了媽媽的話不禁暗暗搖頭,媽媽最后一句的解釋讓我看來是那麽

多欲蓋彌彰,內衣不知怎麽被張強搶走了,老爸一定要你穿,再買一件不就是了!

明知道張強占你便宜還穿給他看?看媽媽眉眼間所含的春情,我不禁暗暗悲哀…

該想辦法打斷麽?即使真成功了,事后也會被張強一頓海扁吧?!

  「呀…不許……脫老師衣服呀…」耳畔傳來了媽媽的嬌呼聲。

  只見張強兩手齊動自上而下掀起了媽媽的緊身裙,媽媽滿面嬌羞的拽著裙角,

勉力抵擋著張強的行動。而張強樂在其中,和媽媽玩起了拉鋸戰,一雙淫手時而

去褪媽媽的衣服,時而撫上媽媽的嬌軀大占便宜。期間裙角被掀起,媽媽雪白挺

翹的大屁股暴露在空氣中,紫色薄紗蕾絲丁字褲性感至極,讓人噴血的是情趣丁

字褲竟然是開裆的,媽媽的桃源蜜處和粉嫩的菊花若隱若現!

  「嘿嘿,想不到老師竟然還會穿這麽騷的內褲啊,是不是隨時想被人操啊」

張強也發現了媽媽內丁字褲的誘人之處,滿臉淫蕩的挑逗起媽媽來。

  聽張強一說媽媽頓時面泛嬌羞,掙扎的動作也不禁一滯:「嗚……是人家的

老公送老師的呀,老師平時從不穿的……」

  「哦?那怎麽今天穿了?難道是爲了我穿的?」張強說話擾亂著媽媽的心神,

手上卻利落的褪掉了媽媽的緊身連身裙,得手之后還不罷休,熟練的一把將媽媽

的胸罩解了開來,隨手仍到了一邊,媽媽的一對大奶子頓時彈跳而出。

  「才不是呢,人家……人家別的內褲都洗了嘛!」媽媽被問的語塞,隨后不

顧自己被脫的半裸,竟向張強撒起嬌來。

  「嘿嘿,還別說,只有這等性感的內褲才配的上老師性感的大屁股還有這件

情趣內衣哦!」張強說著,展開了手中的布片,往媽媽的身上套去。此時我才看

到原來那布片竟是一件紫色薄紗情趣肚兜,通體透明,卻是剛好合身,一對飽滿

的大奶子在薄紗下若隱若現,更添了幾分朦胧的誘惑。紫色更是襯得媽媽肌膚猶

勝雪三分,凝若玉脂。

  「小色狼,不許對人家說這麽下流的話!」媽媽雖然如此說著,臉蛋上分明

流動著羞喜的春色。

  「哪里下流了?我說的是實話啊,老師不但大屁股又翹又挺,十分性感,一

對大奶子也同樣誘人的很,若是用老師的這對大奶子來打奶炮,不知道會有多麽

爽呢!」張強說著,手撫上了媽媽的腰際,在媽媽小蠻腰嫩肉處撫摸了起來。

  「什麽…什麽打奶炮啊,人家可是你的老師,你怎麽能想用老師的大奶子來

給你打奶炮呀」媽媽嬌聲道。

  「叫我不想也可行啊,只要老師把這個也穿上,我就什麽都不想了!」說這,

張強卻是從兜里掏出了一雙紫色的絲襪。

  「人家…人家是爲了讓你不繼續幻想人家的……奶子才穿的,你可不許再胡

思亂想了哦!」媽媽滿面嬌羞,猶豫了一下,不知是在對張強解釋還是爲自己在

找借口。

  說完,接過了張強的絲襪,嬌柔娴雅的套向了自己的筆直修長的美腿,動作

間不免春光盡泄,看的我和張強兩眼發直,而媽媽卻是恍若未覺一般。

  紫色吊帶镂空蕾絲花邊薄絲襪穿在媽媽身上就好像量身訂做的一般,彈性良

好的緊貼在媽媽誘人的玉腿上,質地超薄更添幾分引人致勝的誘惑,若隱若現間

將熟女美腿圓潤性感的魅惑展現的淋漓盡致,配上性感的肚兜和輕薄若無物的開

裆丁字褲,曼妙的玲珑曲線展現無遺,美豔熟女的肉香撲鼻而來。

  感受到男人火熱的目光在自己豐腴惹火卻近乎赤裸的胴體上巡梭不停,媽媽

有些不堪的輕輕扭動著肥美的大屁股,輕咬著嬌嫩的薄唇道:「小色狼,不許這

樣看人家,和那些色男人一樣,那麽色的盯著人家的奶子看,恨不得把人家吃了

似的!」

  「老師不知道這樣的打扮對男人有多誘惑,老師要是穿成這樣走在街上,是

個男人都會想要強奸老師的!」張強艱難的說這,嘴里大口咽著口水。

  「不許瞎說呀,小色鬼一個!好了好了,內衣也穿過了,剛好合身,可以證

明是人家自己的吧!人家要換回來喽!」好像不堪張強的目光般,媽媽嬌嬌的軟

語著。

  「衣服這麽合身,當然是老師的了!」張強說著,雙手卻摟緊了媽媽「當然

可以還給老師了,只不過老師要補償我!」

  媽媽一臉的疑惑,嬌嗔道:「老師拿回自己的東西,補償你什麽呀!?」

  「嘿嘿,這麽性感的肚兜我本來是要拿來打飛機的,可是老師拿走了我豈不

是沒的打了麽!所以老師當然要補償我了!」張強一臉的理所當然。

  「本來就是人家的東西嘛!而且你怎麽可以用人家的內衣做那種壞事!」媽

媽嬌嗔著。

  「我可不管,反正老師如果不補償我,我可不放老師啊!」張強直接耍起了

無賴。

  「那,那你要人家怎麽補償嘛!」媽媽绯紅這小臉,似乎預感到了什麽。

  「當然是幫我洩火喽!不如老師用你嬌嫩的小嘴幫我解決解決吧!」張強笑

的無比淫蕩。

  「不可以,人家是你的老師呀,怎麽能爲你做這種事情,人家的丈夫都沒享

受過這種待遇呢」媽媽聽后一臉嬌羞的拒絕起來,「而且,這種事妻子只能爲丈

夫才能做的!」

  「哦?只能對自己的丈夫才可以這樣做麽?要是老師的老公要老師口交老師

也不會拒絕麽?」張強話鋒一轉,臉上露出一絲狡诘。

  「嗯,人家是他的妻子嘛,丈夫要怎麽玩妻子,妻子都要答應的。」媽媽臉

上羞澀更甚,

  「哈哈,是這樣麽?!老師還記得上次可是答應過讓我做老師的小老公的哦!」

張強再也難掩得意的笑出聲來。

  「上次,上次不算啦!」媽媽嬌羞著否認起來「上次是你強迫人家說的,人

家有老公的!」

  其實,上次媽媽分明沒有明確的說過,只不過被張強吃奶吃的意亂神迷,最

后又被玩到了高潮,哪里還記得到底是否真的答應過,而張強,大概也吃準了這

一點而已。

  「嘿嘿,我可不管,老師上回可承認過要我做老師的小老公了,那麽老師現

在是我的小妻子喽,現在我以丈夫的名義命令老師給我用嘴吸出來!」張強淫笑

的看著媽媽,「,老師可要以身作則啊,難不成老師說話不算話?」

  「誰,誰說話不算了…人家給你吸…吸就是了」似是受不過張強激將法,媽

媽玉頸一梗,隨即嬌羞的白了張強一眼「小壞蛋,淨要人家爲你做羞人的事兒。」

  說著,媽媽緩緩的蹲在了張強面前,輕柔的褪下了張強的褲子內褲,腫脹雄

起已久的大肉棒一下彈跳而出,猙獰異常,高高的昂起正沖著媽媽,似在發出著

挑釁,雄性的氣息充滿了征服的意味。

  「呀,嗯…好大呀……」張強的大肉棒彈跳而出,幾乎撞到了媽媽的臉頰,

不禁引得媽媽嬌呼一聲。「壞家夥!」似乎是爲了報複嚇到自己的肉棒,媽媽伸

出玉手俏皮的彈了一下,引來的卻是肉棒更加強烈的反彈和張強似爽似痛的冷嘶

聲和催促聲。

  聞聲媽媽含羞的瞥了張強一眼,輕啓朱唇,淺淺的含弄上了張強的肉棒,一

下一下的吞吐了起來。不過張強的肉棒實在太過壯碩,媽媽每次含弄不過剛過肉

冠處一寸多些而已,僅僅如此,張強的表情也如飄飄欲仙般,下意識的緩緩聳動

起了屁股,緩緩抽插起來。回應她的則是媽媽的嗚嗚聲。

  「用舌頭舔…嘶……含的再深一些……蛋蛋也要舔……哦……乖寶貝…」不

知足般張強指點起了媽媽口交的技巧。

  男女床第之間,女性從來都是處于弱勢,盡管媽媽身份上高于張強,但在此

刻只有男人與女人而已,尤其媽媽更顯順從,聽著張強提出的羞人的做法,媽媽

也不敢拒絕,柔順的聽著指揮配合著張強,丁香小舌粉嫩誘人,靈活的從檀口中

時隱時現,含羞帶怯的舔舐遍了張強陽具的每一寸地方。

  十五分鍾的時間,媽媽還在賣力的舔弄著,而張強似乎沒有一絲射精的迹象,

媽媽此刻已半跪坐在了地上,雙手不得不扶著張強的大腿來獲得一些支撐的力量,

妩媚的大眼此刻滿是迷離,俏臉绯紅著,浸滿了細密的汗珠,云鬓散亂了開來,

喘息急促而嬌媚,嘴角處盡是晶瑩的液體,順著下巴直流到深深的乳溝之間,繼

續蔓延著。白嫩的大奶子則已被張強的大手所占有著,揉捏成各種的形狀,同樣

是一片的濕潤,卻是被張強所強擠出來的乳汁痕迹。

  忽然張強的手離開了媽媽的大奶子,扶上了媽媽的螓首,不待媽媽反應便牢

牢的固定住,臀部快速的聳動了起來,似是將媽媽的小嘴當成小穴一般沖刺了起

來。

  突如其來的粗暴讓媽媽很是不適,媽媽兩只小手頻率很快的拍打起張強的大

腿,而肥美的大屁股更是誇張的牽起了弧度的搖擺起來,怎奈螓首卻被牢牢控制

住,讓一切的掙扎顯得那樣的徒勞。

  「噢……嗯……」張強一聲悶哼,屁股努力的向前頂去,被拒在小嘴之外的

陰囊也一收一縮,釋放起了濃濃的精華。

  「吃下去!」張強話落的一瞬間,媽媽不禁的停止了掙扎,感受到男人的噴

射,不敢拒絕男人的要求,羞怯的撇了一眼高高在上的張強,只得含羞的張開檀

口賣力的吞咽起來,似是爲了男人獲得更高的享受,玉手也同時輕柔的撫上了張

強的精囊,緩緩的摩挲起來。

  「咕…咕噜…嗚。」足足過了二十秒,張強的射精似乎才停止。松氣般下意

識的后退了一步,卻不料媽媽還沈浸在剛才被射的沖擊之中,小嘴緊緊的抿著張

強的肉棒,隨著張強的后退,螓首不受控制的被帶動了過來,

  反應過來張強的射精已經結束,而嘴里還含著張強的大肉棒,媽媽不禁羞紅

了嬌靥,忙吐出了讓自己出醜的巨大物什,一縷秀發散亂在嘴角,輕輕的干咳起

來。

  「壞小強,射了這麽多到人家的小嘴兒里,想噎死人家呀。」看張強一臉舒

爽的樣子,媽媽有些羞氣的嬌嗔起來。

  「都是老師的技術太好了,粉嫩的小嘴都要把我的魂兒吸走了。老師真是上

生賜給男人的尤物。老師,我精液的味道怎麽樣?」張強一臉的享受難以言述。

  「男人得都不是好東西,淨想著玩弄人家,得了便宜還賣乖!強迫人家吃你

的精液就算了,還羞人家。」媽媽嬌嗔著,有些無力的站起身,扭動著肥美的大

屁股,款款的走到了床頭櫃前,抽出了一些紙巾,擦拭起了剛才的痕迹。

  從我和張強的角度看去卻看到了讓人噴血的一幕,只見媽媽本來曲線誇張又

翹又挺的大屁股更是高高拱起,臀肉雪白飽滿,像是在向男性雄壯展示雌性最美

好的嬌弱柔媚般。開裆的性感丁字褲基本起不到任何遮掩的動作,精致小巧的雛

菊若隱若現,深紅色的桃源秘處也是難以得窺全貌,盡是亮晶晶的露水卻反射著

明亮的光芒,讓人破生心癢難耐之感。由于美臀高高翹起,一雙玉腿微曲緊並在

一起,過膝的吊帶絲襪以這等誘人的姿勢看來更顯淫靡。

  目睹這等誘人至極的春色,張強還未完全消退變軟的肉棒瞬間更是怒勃而起,

雙目反著血絲,直直的走到媽媽的身后,而此刻媽媽混不知自己身后不足半米處

一根雄性粗壯的大肉棒正對著自己嬌嫩的小穴耽耽虎視,只是專心的撕些手指擦

著自己臉上的痕迹,肥美的大屁股還隨著自己的動作而微微的擺動不已。

  目睹此景的我再也難忍的驚呼一聲,卻被一聲低沈的悶哼和嬌吟所掩蓋過去!

竟然是我發出聲音的前一瞬間,張強再也忍不住般猛的前聳著屁股,碩大的肉棒

一下頂進了媽媽嬌嫩的小穴,發出一聲舒爽的悶哼,繼而飛快的抽插起來。

  小穴內突然被強擠而入的火熱所充滿,雌性被雄性所寵幸慰藉的本能下,媽

媽不自禁的嗲嗲嬌吟了一聲,聲音婉轉柔媚,蝕骨銷魂。

  「噼噼……啪……啪…」感受到一向引以爲傲的美臀被噼啪的撞擊著,傳來

的聲響才讓媽媽從連續的快感中清醒過來,忙扭著渾圓白皙的大屁股掙扎起來:

「小強……嗯呀……快……嗯……放……開…嗯………人家呀………你……怎麽

………強……嗯……奸…嗯……人家…………人家………有………老………公…

…嗯………哦………不……嗯……能………被………你……干……呀!」

  「哦……老師,真爽啊,你的小穴好緊啊!我哪有強奸老師呢,我可是老師

的老公哦,老公干自己老婆的小穴,有什麽不對麽?」張強哪里會理媽媽的掙扎,

雙手攀上媽媽不斷在胸前劃著圈的大奶子,入手滿滿的乳肉,專心的享受起來。

  「哦………嗯……你不是………人……家………老……公……啦……喔……

好大…嗯……」雖然口中如此說著,媽媽的身體卻漸漸的有了反應,本來剛才給

張強口叫時媽媽已有些心猿意馬般,此刻不但最敏感的大奶子被張強肆意享用,

小穴也被張強火熱的肉棒所充滿,嬌軀不免有些微微的迎合起來

  眼看著張強粗大的肉棒在媽媽的翹臀中進進出出,每次的抽插都會帶著媽媽

的陰唇隨著一翻一翻。媽媽艱難向后伸出玉手推在張強的小腹,似是在抗拒,又

像是在撫摸一般,而妩媚的俏臉上布滿了春情與嬌羞,隨著阿誠的抽插一對大奶

子晃動的幅度更大,嬌嫩的櫻桃小吻里有些難堪的嬌喘著發出誘人的呻吟。門外

的我只覺一陣難受,一陣興奮,情難自己的手淫了起來。

  「哦?老師又不認我這個老公了麽?」不待媽媽答話,張強繼續道,「既然

這樣,老師爲什麽翹著大屁股勾引我干你呢!」

  「哦……人………嗯………人家………嗯………哪………有…嗯……是……

你………強……呀…奸人家……的………嗯………」雖然如此說這,媽媽臉上卻

是露出了滿足享受的表情,美眸微眯,小嘴張開兩指的寬度,嬌嬌的喘息了起來,

身體更是最大限度的翹起肥美的大屁股來迎合著張強的侵犯,迎合著雄性強壯火

熱的征服。

  「這樣麽,既然這老師不是自願的,那就算了,我不操老師就是了!」感受

到媽媽身體的變化,張強有恃無恐的逗弄起了媽媽,說著,也果真停止了抽插,

將肉棒緩緩的退了出來,只是放在小穴上上下的摩擦起來,雙手繼續時輕時重的

擠著媽媽的大奶子,甜美的乳汁一會兒就浸滿了雙手合媽媽的粉色的鮮嫩乳頭。

  「別,別停嗯……」正在享受著的快感戛然而止,小穴上肉棒的摩擦無異于

隔靴搔癢,媽媽绯紅的俏臉上滿是難耐的春情,情難自禁的搖晃著母性十足的倒

心形大屁股,渴求著雄性粗暴的侵犯。

  「什麽別停啊老師,我聽不懂老師在說什麽啊?」張強放肆的淫笑起來。

  「小壞蛋呀,別欺負人家啦,人家還想要…」媽媽語氣中似乎都帶了似哭腔

般。

  「可是老師不是說我不是你老公嘛,我可是老師的學生哦,怎麽能操老師啊,

這可是不對的哦!」張強絲毫不爲所動,繼續好整以暇的挑逗著媽媽。

  「不是嗯,好小強,小強是人家的老公,快點嘛,老公,人家好癢啊……」

受不得蜜處傳來的巨大空虛感,媽媽不知羞恥的發起騷來,聲音比平時更加嬌媚,

軟軟糯糯的發嗲好似能膩到人的心里去。

  「快點干什麽啊?乖老婆,你不說清楚老公怎麽知道該干什麽啊?」張強毫

不客氣,直接將自己代入了丈夫的角色。

  「人家的小穴好癢啊,好老公快點干人家的小穴……人家要被老公的大肉棒

干啊……」饑渴難耐之下,媽媽終于崩潰了,說到了后來幾乎是哭喊般的尖叫出

來。

   啪 的一聲,張強大手落在媽媽高撅著祈求被雄性享用的嬌俏美臀上,蕩

起臀肉一波一波連綿不絕。「真是個欠操的大騷逼!跪下,翹起大屁股!」

   嗚… 媽媽只覺得屁股火辣辣的,又痛又麻,床第間的男尊女卑感讓媽媽

想要的同時也在一心的討好男人,聽到張強的命令絲毫不敢違抗,嬌嬌怯怯的嗚

咽了一聲,乖乖的跪在了地上,撅起肉哜哜的大屁股。

  爲了以后可以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都可以隨心所欲地的玩弄這個嬌美熟婦,

剛才張強已是強忍著爽到骨髓里的酥麻勉強拔了出來,此刻見目的達到張強再也

忍耐不住,同樣的跪著將自己的身體貼在媽媽身上,調整肉棒對著小穴一插到底,

惹得媽媽咿呀咿呀的嬌吟連連,渾身的白皙美肉隨之亂顫不已。

  「哦……真爽…騷老婆…哦……知不知道現在老公操你這個姿勢叫什麽啊?」

張強望著自己身上的成熟美婦被自己干的欲仙欲死的嬌叫不已,顧盼間滿是得意。

  「嗯嗯嗯呀…人…嗯呀………家………不……不…嗯……知………道……嗯。」

媽媽陷入半昏迷般,只是被插的咿呀亂叫著。

  「這叫狗交式,母狗發情時就像你現在這樣趴跪在地上撅著大屁股被操,說,

你是不是想被操的母狗?!」干到興起處張強雙腿發力,一下狠似一下,毫不憐

惜,仿佛真的將媽媽當成淫蕩的母狗般。

  「嗚嗯嗚…喔……人家是母狗………想被……………老…嗯……公…………

操………啊………輕………嗯點……嗯。」媽媽的臉上布滿了酡紅,嘴里說著淫

蕩的話,迷離的美眸卻滿是興奮的光芒。

  「真是騷逼啊,被插兩下就騷成這樣了……哦……看你平時走路都是緊夾著

淑女的大屁股,裝的一副端莊賢淑的樣子,想不到在床上竟然這麽浪啊,真是天

生用來給男人操的尤物,哦…大騷逼…操…操死你……」張強一邊說著,嘴里一

邊羞辱著媽媽。

  「嗯………輕……輕點………人家…嗯……人家………不……行………了…

……哦嗯……」似是不堪張強一陣淫語羞辱,從來文雅知性的媽媽瞬間被刺激到

了高潮。

  與此同時,張強卻是加快了抽插的頻率,一下猛過一下,媽媽的高潮也隨之

延長,吟叫聲嬌嗲尖細,即使房內隔音極好,我也很懷疑是否能阻擋住聲音的穿

透力。

  「哦………唔嗯……」高亢的聲音到了盡頭,趴跪在地上的媽媽高潮過后,

支撐著的雙臂再無一絲力氣般,整個人徹底軟倒在了地上,美眸迷離,小嘴微弱

的喘息著。

  高高已射過一次的張強此刻威風抖抖般,沒有一點兒要射的樣子,不顧身下

美婦嬌怯柔弱的樣子,翻過媽媽的身子,擡起媽媽的雙腿架在了自己的肩膀,調

整位置,一插到底,大起大落的干起了媽媽,每插一下,媽媽的嬌軀都會不由自

主的隨之顫動不已。

  不幾下,剛剛泄身的媽媽小嘴里卻發出嬌羞的求饒聲:「老公……饒……了

……嗯…………人家………吧…呀呀………人家…嗯…………不………行了……

………不能………嗯……………再………嗯………操。了………人。家…………

小……穴……要………壞了………嗯」

  張強卻是渾不理會,繼續肆意的玩弄著媽媽的美豔肉體,似是打定主意要一

舉征服媽媽的身心。接下來的一個小時里,張強若發情的公牛般不知疲倦,在主

臥的任何一個角落,連換數種姿勢的奸淫起了媽媽。即使以媽媽豔熟的身體也被

干的高潮叠起,連連求饒嬌吟不已。只是不知是天生的男尊女卑般的馴服,還是

被張強所俘獲了身心,盡管被干的不堪承受般,媽媽還是努力的配合著張強的奸

淫,糯糯軟語的臣服和美豔肉體一齊作用下,終于讓張強在自己的小穴內射出了

濃濃的精華。

  只是此時的屋內已是一片淩亂,倒是都是激戰過后的痕迹,媽媽性感的內褲

文胸散落一地,到處都是濕漉漉的水漬,寬大舒適的席夢思上更是如媽媽的下體

般滿是狼藉,淫水四溢。而我則不知何時沈入了眼前香豔誘人的性戰,也射了足

足有三次。

  此時,壓在媽媽性感胴體身上的張強休息了下恢複些力氣般,一巴掌扇在媽

媽在剛才的交配中已被撞擊的粉紅的大屁股上,難掩得意的笑了起來:「真是騷

貨,夾的老子爽死了,干的老子口干舌燥的,先去喝點水,休息休息,看老子回

來繼續操你,哈哈」

  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房門,門外的我不料張強突然走出來,躲閃不及,被

瞧個正著,而張強也不料開門就碰見個不速之客,臉上舒爽的笑意也嘎然而止,

一時間,只剩我倆四目相對而無言………

              (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