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夏天,许丽和她的男朋友去海边渡了一个星期的假,强烈的阳光,给许丽的肌肤染上了一层黑油油的秀色。她回到洛山已是八月末了。许丽年轻俏丽,她的一张鹅蛋脸特别迷人,双眼皮、大眼睛、性感的嘴唇,一头乌黑飘逸的披肩秀发。她体态丰盈,风姿绰约,与深褐色的皮肤很协调。   一条金项链在露乳的褐色胸前闪闪发光,更使许丽显得姣美妩媚。   许丽会喝一点酒。她愿意边喝酒边与知心朋友开玩笑。这天班后,她跟三个大学时代的朋友雄,喝酒聊天。聚会结束时,已过十点。许丽家距梅花公园车站步行十几分钟。跟朋友分手后,许丽乘车抵达梅花公园时,己过十一点了。   这时,站前商店大都关门熄灯了。许丽在想要不要打手机让同居的男友来接她,但转念一想那样又该被男友嘲笑自己胆小了,一旦想到男友那张总带着坏笑的脸,她便打消了求助的念头,所以她还是壮壮胆子,迈步向家里走去。   出检票口时有十几个人,但是走着走着就分开了,到许丽家附近时只剩下了二个人。不一会,最后一位职员似的中年男子也拐到右边不见了。这一带街灯昏暗稀疏,许丽只听见自己脚上的高跟凉鞋的登登声。从路口到她家要经过一条小巷,大概有百来米的距离。由于住在这片小区里的都是有钱人家,平时来往经过的路人一向稀少,巷子里显得很僻静。盛夏的夜,已经很深了。   凉风时不时的卷起废弃在地面的报纸刮过空无一人的街道,远处传来驶过这个繁华都市边缘火车的轰鸣声,整个城市已经由喧嚣变的格外的沉静,人们似乎都已经沉沉的睡去……正在这时,一阵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的哒哒声打破了寂静的夜色,一个美丽的身影急匆匆的穿过一条条泛着银色月光的街道,“哒!哒!哒!”寂静的马路上,只有着她的脚步声,黑色的高跟凉鞋踏在露水打湿了的草丛上,留下一个个纤巧的脚印。   她不断的走着,脚下的高跟凉鞋发出“登登登”的声音,心中暗暗的怕着,但说怕什么?她却说不出来。操场上没有人,她只听见自己脚上高跟凉鞋那节奏分明的声音。许丽急着回家,美丽的脸上露着有点紧张的表情,这样的表情使她的美丽带上了一种特殊的吸引力。快步的行走让她喘的厉害,年轻坚挺胸部不停的起伏,今天的许丽穿着得分外艳丽性感,她身上穿的是一件简单的粉红的丝绸连衣裙。连衣裙圆领,无袖,露出了许丽美丽的双肩和手臂。连衣裙紧紧包住她23岁苗条,成熟的玉体,尤其是她一对乳房高高挺起,包紧的衣裙上还看得见两个乳头,许丽的连衣裙紧紧地包裹住她细细的腰肢,丰满的臀部,更把她丰满,略略鼓起的小腹包紧让人垂延欲滴。裙摆长过膝盖,在侧面的开衩高过膝盖至少10cm,走路时许丽动人的大腿时隐时现,令人联想联翩。   从裙摆往下,许丽就没有遮掩了:她两条修长美丽,腓部突出的小腿露在裙外,往下便是许丽那双美丽动人的玉脚!许丽赤着她35码的美足,穿在一双黑色的细带高跟女式皮凉鞋里。这双凉鞋是典型的时装模特的性感凉鞋,三寸的细高跟,鞋面只有5条黑色细带组成,每条不到0.8cm宽,鞋跟处是标准的“人”字勾跟细带,鞋头处3条细带相交于正中便是勾趾带了。除此之外,这双凉鞋一切敞开把许丽的玉足展示得淋漓尽致:许丽三个美丽纤长的脚趾露在凉鞋头外:大趾宽大端正略略翘起,二趾修长突出,其他脚趾亦秀丽整齐,脚趾甲端端正正美丽大方。   许丽动人的脚背之后便是她更为挑逗的模特式后跟,她的后跟饱满地充实着敞开的凉鞋跟,细细的黑色勾跟带诱人地勾住这几乎完美的35码玉足的后跟,脚后跟上的皮皱更让人深知许丽是光着脚的。三寸多高的细钉鞋跟撑得许丽纤巧的双足尖点地,显得两条小腿愈发笔直纤婷,又细又长,更显得她身段苗条,体态婀娜,袅袅婷婷。跑道又黑又长,头顶的灯光又是那样的昏暗,其中有些还如濒死般的闪动,闪动,熄灭。走在这里简直是折磨,肉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眼前不远是就是尽头,光明的大街,虽然那里空无一人,但却可以摆脱黑暗的压抑,人对黑暗的恐怖和对光明的向往,在一个人的时候显露无疑。许丽希望早一点到家,洗个热水澡然后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睡它一整天。她的脚步加快了,但由于穿着高跟凉鞋的原因她也没能走得太快。   这时,周围一片寂静,突然,一条黑影突然从暗巷里跃出。“啊!”许丽刚惊吓得喊了一声,她的脖子就被人从背后紧紧地勒住了。一只手堵住了她刚要呼喊的嘴,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被一种强力拖到了阴暗漆黑的角落里。许丽拼命地挣扎,但已无济于事,只听一个男子的声音在耳边低吼:“再闹,就杀死你!”   她努力地挣扎,手脚向身后的人乱打乱踢,混乱之中,高跟凉鞋的鞋跟狠狠踩在男人的脚背上。男人未料有此一着,痛得双手一松,许丽趁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身子向前一倾,脱离了男人的控制范围后,便向前朝着出路奔跑,想逃离这偏僻的地方。男人的脚背虽然瘀了一片,也疼痛得厉害,但到了嘴边的天鹅肉,却是说什么也不能够让她就此飞走,而且行动暴了光,要是今次不成功的话,许丽以后就必定有所防范,那就没可能再把她弄到手,所以他咬紧牙关,忍着痛楚,一拐一拐地从后追上去。穿上了高跟凉鞋的许丽,要在平地跑步已经不容易。而当她回头察看后面情况时,心头慌张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