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我從來都沒有忘掉我的工作,雖然老是給珍妮責罵,但她的電腦智識確是厲害,不喜歡她之餘,但又不得不佩服她。一星期七日,六天都要加班,當中,有幾天都要在公司過夜。不過在她的「協助」下,我終於完成了全公司的系統改良,新程式令公司節省了很多開支,人手也能更有效運用,成本一下子得到控制。

管理層對我的表現感到萬分滿意,決定先額外送我馬上放一星期薪假期,回來後剛好是下個月,就晉陞我為公司的電腦部經理,工資一下子增至二十萬美元一年,並且免費給我一個貼身秘書,替我換一間更好的宿舍,而且送我一輛新的七人車代步。珍妮就會升任做公司的副行政總裁,主管電腦和研發兩部門。

不過我不打算放假,先把假期儲起,留待最後一次過放。正式升職前的一晚,我邀請了珍妮,潔文,芳芳,玉桂,曉雯,天娜,安娜,這七個比較熟絡的到我新居,慶祝遷居升職。我的新屋子很大,有花園,有小泳池。客房都有八間,這可

令我每晚放心,不怕沒有地方給陪我的美女睡覺。

這晚,我和珍妮親自下廚,吃飽後,我攬著潔文和芳芳,大家坐在客廳聊天。聊了一會,珍妮說:「威廉,現在你升職了,我也實話實說。其實我一見你,就覺得你編程能力很好,但我怕性政策會令你荒廢工作,浪費人才,才對你諸多要求,迫你做多幾倍的工作,令你少了很多時間去享受性愛。現在你能夠公私分明,幹出成績,我很高興,希望你不會怪我吧!」

「怎麼會呢?老實說,我在你身上也學到了很多。多謝你,如果不是你,我真怕我會沈淪慾海。」我誠懇說。

潔文說:「對了,威廉,你明天先到我這裡來,我替你安排新的辦公室和其他事宜。另外,這個月的新守則你想到沒有?你之前的化淡裝和不穿衣服,已成為永久的規則了。」我問大家:「你們有什麼提議?」可是其他人都沒有反應,我想了很久後,說:「這樣吧!加一條新例,女同事的指甲不能過長,以免傷害到人。」

天娜一聽,說:「你怎麼下條這麼無聊的規則,真服了你,你不如說,容許我們對男同事進行性挑逗更實際。」潔文說:「這不是牴觸了不容許女職員主動求歡這例嗎?」我說:「不淮挑逗,等同強行壓抑慾望,不太好。這樣吧!把它改了,容許女職員向男職員挑逗,但我有權阻止或者不作理會,而且當我示意她們不可再挑逗我時,不得再糾纏下去。好嗎?」

「我想,應該可以通過的。」潔文笑說。

第二天,我一早到了潔文的辦公室。潔文一見我,馬上就撲上來攬著我,說:「太好了,你的新規則得到董事會通過,你解放了我們的慾望,現在女同事可以隨時擁抱你,盡情挑逗你了。你今天的行程很忙呢?首先去看看你的新辦公室,之後我們挑選你的新秘書。走吧!」說完就拉著我的手,兩人一起走出了辦公室。

我的新辦公室比舊的大上兩倍有多,有酒吧,有大梳化,還有一張床,寫字桌很大,有個很大的洞,可以容納六七個OL。旁邊更有一個小形SM房,有齊各種基本的道具,還有一個裝修華貴的淋浴室。這個規模,要容納50人,也是遊刃有餘,看來我以後可以在自己的辦公室裡和OL水中交歡了,又或者開淫亂派對。

之後我們到了有一個大廳,那裡坐了幾百個沒穿衣服的年輕美女。潔文帶我進了一間房坐下,說:「一共有417名應徵者,你想怎樣面試?一個個來,還是一批批來?她們都是新入職的員工或本來的員工,人事部已經淘汰了一些不合資格當秘書的了,剩下的清一色是大學生兼處女,成績優秀,都是美貌與身材並重,而且全都在公司的性技巧考試中獲得綜合第一等成績。面試期間,你叫她們做什麼都可以的,總之挑一個你喜歡的,就可以了。」

「每批十個吧!否則四百多人,很耗時間呢?」我奸笑著說。第一批十個,魚貫而入,分兩排坐在我面前。我一看她們的履歷表,就嚇了一跳。全都是名大學的高材生。很多人除英文外,還精通多一兩門外語。面試中,我問的問題很普通,都是關於些喜好、時事之類的問題。但最糟的是她們嗲聲嗲氣地的回答,還故意擺出很嫵媚的姿勢,竭盡所能的露出嫩嫩的陰戶,但又要不失儀態,看得我的陰莖硬硬的,心癢癢的。突然間,我感到龜頭濕濕的,一看,原來潔文一早就鑽到桌下,用高明的口技為我服務。她吐出陰莖向我笑了一笑,又繼續服務,我也撫摸她的秀髲,示意她繼續。

為了方便我淫辱面試的美女,我把她們都叫我身旁,一邊問題,一邊玩弄她們的乳房和私處,甚至用震動器令她們浪叫。就這樣我面試了足足一整天,記下我對她們的印象和特徵。我也射了四次,幸好我一早就換了面試的美女輪流替我口交,否則真的累死了潔文。當然,我也累得差點連回家的力量都沒有。可是晚上還不能睡覺,因為我還未挑選到我的秘書,她們的質素太高了,只可挑一個,怎挑?給我100個名額還差不多。但我聽從珍妮給我的建議,先挑出100人,再作複試。

接下來的幾天,我與這100名美女聊天,平均都聊上近半小時,看看她們跟我能不能合得來。這100人的不但知識淵博,活潑好動,記憶力又十分好,而且全是第一天面試令我心動想插她們陰戶的美女,因此,我很困難才從當中踢走80個。當然她們全裸著面對我,我是不會放過狎玩她們的機會。最後,我把餘下的20個都叫來,決定狠狠操她們,那個最浪,最好操,最令我舒服的,我就挑她。廿十個年青美女,靠牆站成一排,彎腰擡高臀部。我就一路上一個個插了過去,廿十個美女的處女血,染紅了我的陰莖。一時間,房內充斥著陣陣淫叫,我輪著幹她們,讓她們出盡渾身解數去令我興奮,處女的陰戶就是緊迫,令我不得不抽插了一會便拔出來,換第二個美女,否則我很早就會洩了。本來,我以為我一次過開廿十個處女的苞是件很刺激的事,後來才發現那是吃力不討好,因為都是處女,陰戶是很難打開的,儘管已經春水滿盈,但要進入深處,也要費一番周章。除非我強行進入,否則不可能順利,但我又不想過份粗暴。

結果就在我興奮得想換人時,陰莖往往就有好幾分鐘無法刺激,雖然這時美女會用口替我服務,但感覺總是差一點。最後,我在一個叫心蘭的美女的體內爆發了。而她,也成了我的秘書。心蘭只得22歲,大眼睛瓜子面,175cm的身高,配37E-23-36的三圍,簡直巧奪天工。他剛剛大學畢業,主修比較文學,一級榮譽畢業,早半年已被公司錄用了,只是一直在接受培訓才沒有露面。她的性技方面尤其卓越,在公司的考試中,她的分數竟是頭八萬多人的頭20名!她平時笑容可掬,一本正經,但一做愛就會得淫蕩不堪,她不論上班還是假期都會跟著我,替我接電話,安排工作,打理一切私人事務,晚上,亦會住在我的家裡。

雖然我是升了職,可是工作量戶而下降了很多,適當的分工,加上我熟悉我編寫的系統,每天只需巡一巡,簽個名,確認無問題就可以了。因此我的精神都花在和研發部的合作,為公司的新產品的電腦技術出點意見。其他時間,自然是用來玩弄美麗的女同事了。

自從放寬了規例後,女同事對我放蕩了很多,她們不會只打開雙腿,讓我看她們的陰戶這麼普通。她們會言語上的挑逗我,甚至主動在我面前自慰,用淫叫挑起我的性慾。但我喜歡到康樂大樓多做運動,有全裸美女作指導,令我對一些以前不會玩的運動產生興趣,一方面緞練身體,一方面又可以侵犯美女。而最喜歡的始終是遊泳,除了OL們的水中姿態優美外,在水中做愛,更是別有一番快感。

也許是因為摸捏得乳房多,開始有一套心得。乳房大,不一定好,有時候,彈性和觀感都很重要。我最喜歡芳芳、莉莉、潔文和心蘭的奶子,大得來充滿彈性,一隻手玩不來,但又不會下垂,而每捏一下,都會彈回原狀。乳房圓圓的,脹鼓鼓的,粉紅色的乳頭,配合大小適中的紅乳暈,很好看。打奶炮時,可以包著整根肉捧,加上光滑的皮膚,真是很好的享受。即使公司美女如雲,也不是很多人有雙這麼極品的乳房。

多了心蘭做我的秘書,我的生活更是輕鬆。每天晚上她都會替我挑選三十位美女都我家,煮晚餐和料理家事。她的眼光很好,經她選出來的美女真的是入得廚房,出得廳堂,上得大床。如果當天我比較累,她又會替我按摩,而且替我安排第二天的事務。每次在辦公室,想一次過玩一大批美女,有心蘭做聯絡和安排,我可以專心享受。

不過,過了這麼長的日子,幹過的美女,都有幾百個。當中,最令我回味的都是芳芳,心蘭和潔文。可是潔文的工作繁忙,很多時都找不著她,雖然我可以運用性政策的權利,迫她放下工作,先替我服務。但這樣做,會令她要開夜班完成工作。反而,身為模特兒的芳芳就比較有空,因此我很多時都可享受到芳芳和心蘭兩個絕色美女的身體。不過,相比之下,芳芳雖然比心蘭高,波又大點,但技巧上,心蘭卻優勝很多。她們經過多次合作後,已經很有默契,知道怎樣配合可以令我達到興奮的頂點,又能不會馬上射精而掃興。

有一次,我含著芳芳的乳頭,輕輕的吸吮著。我說:「如果你可以分泌乳汁,我一定會更愛你的奶子。」旁邊的心蘭馬上說:「你想吃人乳?很易啊!公司裡有剛生育的女同事,你可叫她們過來餵你吃人奶。」

我說:「真的可以嗎?那心蘭你快替我安排。」

第二天,心蘭帶了十個女人到我的辦公室來,她們的長相雖然普通,不過都擁有一對走起路來會左搖右晃的大奶子,一看就知道她們並不年輕,有幾位已經三十開外了。「李生,她們都是剛生過小孩的豐乳尤物,奶水十分充足,請隨便享用。」心蘭驕笑說。我見有幾個女人的眉頭皺了起來,冒出幾滴冷汗,臉色因為疼痛而些扭曲。

我問:「你們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不要去看醫生?」其中一位說:「沒事。只是『漲奶』而已,如果有人幫我把乳汁吸出來,那就好了。」她說的時候含情脈脈,低下了頭,分明就是勾引我!

她沒說謊,這群奶媽全都裸露出奶子,可以清楚見到當中有幾位的乳頭已經滲出奶水。我毫不客氣,微微張開了雙唇,一口就把奶頭含入嘴中。溫暖微酸的乳汁源源不絕的流入口中。我用舌尖輕碰著母親的乳頭,舌頭在乳暈上畫著圓,不時還用牙齒咬它那麼一下。在喝奶的同時,我的右手冷不防地大力地抓另一邊乳房上。接下來的景象,讓我看得目瞪口呆,由乳頭噴出來的乳汁在空中劃出一道白色的弧線。我更忍不住,停了吸吮,雙手粗暴地擠壓蹂躪一對肥乳,一擠一抓,兩道乳汁噴了出來,在空中成天女散花之狀。

接著,我看到另一對高聳堅挺的奶子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奶頭是濕潤的,乳頭竟分泌出奶水弄濕了胸前的一塊。只見她拿著一隻奶用力擠,奶水呈小水柱狀噴向了我的身上。我想她已經感覺到乳房脹痛持續,所以才擠奶。褐色的大乳暈因為哺乳的關係,擴散成一圈帶點淺咖啡色的腫漲浮島。她用手托著右乳,中指和食指夾住了乳頭盡力送到我嘴邊。我擦了擦嘴角的乳汁,再一下子的含住了她的乳頭,不待我吸,一股甘甜的乳汁便噴進我的口中,我忘情地吸吮著她的奶,直到我把她的一邊乳房的奶水吸乾。在我的強力吸吮下,她也開始有了反應,開始細聲呻吟,嘴裡開始發出含糊不清的話語:「使勁吸啊!啊…啊…好舒服!」

我在一旁幾乎看呆了,慢慢的端起聞聞,嘗了嘗,這奶有點甜,而且有很濃重的奶腥味。原來,不同的女人,奶水的味道都不同,第一個的奶比較酸,第二個的奶味卻又重些。我一飲而盡,我見她的乳房漲的越來越大。她不斷搓揉她的大乳,雪白的大乳被她揉的變了形狀,之後,她兩指捏住她那黑黑的大乳頭,旋轉的擰了下,一股白白的乳汁噴了出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噴乳?果然,乳頭經過這麼一擰,幾十道乳線自動般如噴泉一樣灑出來,停都停不了。噴了好幾分鐘,,乳頭才停止了噴灑只見地上全是白白的乳汁。

我完全呆了,湊過去想喝乳汁,但一點乳液都沒有,可能是剛才噴多了奶,這時任憑她怎麼擠也擠不出來,雪白的大乳被捏的白一塊紅一塊的。她擠不出來,我就停下來,休息一會,我發現當中有位哺乳期少女。她身高168cm,二十歲,長得挺漂亮,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特別迷人,除了美麗動人的臉,尤其讓人喜歡的是她的身材,上街肯定成為男人注視的目標。她雙腿修長,當其他女人的大腿越往上越粗,她大腿近臀部的地方卻不是很粗,這才顯出了她雙腿的秀美。一對乳房爆炸式地挺著, 屁股並不是很大,前後略厚一些,左右窄一點,給人一種圓滾滾肉鼓鼓的感覺,屬於豐臀的那一種類型,腰很細,更襯托出臀形的肥美。特別她的乳房異常的肥大而不下垂。

這麼漂亮豐滿的乳房,在性政策下,自然是隨便我摸,看著她鼓漲的乳房露出一條深深的乳溝,顯出了乳房的高聳,讓我直流口水。兩隻球形的乳房長得十分肥碩,乳峰上乳頭突兀而起,兩隻乳房顯得霸氣十足,隨著漂亮女孩的動作肉騰騰亂晃,它們彷彿是向世界展示它們的美麗與性感,向世界宣洩它們的溫柔與母愛。

我一手攬住她的細腰,一手將她的一隻乳房托在手中。她當然不會拒絕,反而帶著一種自豪的微笑,將胸挺得高高的。她的乳房真大,一隻手連一半都握不住,我又將乳房向上托了托,十分肉實沈甸,真的是貨真價實。我將乳房托高了些猛地一放手,肥乳沈沈地往下一墜,十分有彈性地顫動了幾下。我捉住乳房揉捏把玩,手掌輕輕愛撫乳峰,手指滑過她的乳頭和乳暈,感到柔軟而有彈性。乳頭受到這樣的刺激,明顯勃起,摸起來像一顆硬硬的橡膠球,頂得我的掌心兒直癢癢。整只乳房在我的手掌下蠕動著。她輕輕呻吟起來,我不自禁的揪起一隻勃起的乳頭,輕輕一捏,竟然噴了我一臉乳汁。

原來哺乳期的少女的胸可以這麼大!她的乳房與一般少女小巧玲瓏的乳房完全不同,它們充滿了溫暖甜美的乳汁鼓漲飽滿,沈重地垂著,足有香瓜大小,掛在胸前肉呼呼地直晃蕩,散發出熱乎乎的體溫和腥腥的奶香,我幾乎可以聽到兩隻乳房相互撞擊的肉擊聲和裡面乳汁晃動的聲音。深褐色的乳暈幾乎蓋住了整個乳峰,又高高隆起形成半球形上面嵌滿了少女乳婦特有的小肉珠兒,還長了一層細密的軟汗毛。乳暈中央,一隻大乳頭示威似地挺立著,足有一寸長,半寸粗,烏黑油亮,壯碩發達,上面還佈滿了縱橫的肉紋,濕呼呼,粘漬漬的。好像被糖漿醃熟泡透的大蜜棗兒,散發著誘人的成熟魅力,加上少女的光滑雪膚,令碩大的乳房甚有溫暖彈手的手感。

我吸吮她的奶頭,她撲哧一笑,說:「你枕到我的大腿上,讓我來給你餵奶,讓姐姐我把你給餵得飽飽的!」我馬上照辦。她左臂托著我的頭,右手托著乳房,乳頭對準我的嘴巴,將乳頭連同整個乳暈都塞進我的嘴裡。她乳頭本來就大,再加上整個乳暈,幾乎將我的整個嘴巴塞滿了。我還來不及吮吸,就感到嘴裡的乳頭開始膨脹變硬,她的胸脯不由自主地向前挺,好像要把整個乳房都塞進我嘴裡。我也配合她將臉往乳房上擠壓,臉緊緊地貼著乳房,感到好溫暖。我雙手握著其他女人的奶子,呼吸著少女身上獨有的體香夾雜著乳汁腥香的味道,舌尖在她的乳頭和乳暈上舔刮,細細品味著那種軟中帶硬的感覺,舔著她乳頭上粗糙的肉紋,舔刮著她乳暈上顆顆肉粒及細軟的汗毛。

只感到不斷有甘甜的乳汁從乳頭處流出,我大口大口地吮吸。乳頭與乳暈反射性地縮了一下,一大股甜美的乳汁從乳頭處噴湧出來,灌入口腔,熱熱的、粘粘的、腥腥的,一股奶香從鼻子直往外翻。 她半閉了眼,任憑我玩弄她的乳房。 我捧起另一隻乳房,輕輕地托弄,揉捏乳頭處淌出一滴白白的乳汁掛在乳頭尖上搖搖欲墜,我抿住乳頭,輕輕地彈了一下,乳頭猛地湧出一大股乳汁,噴射在我的身上,嘛得我連含著的乳頭也差點兒吐了出來,乳汁也從嘴角流出了一些。

我簡直不敢相信,一個漂亮豐滿的少女在給我哺乳,這是我做了多少夢都盼不來的。我加大力量,故意發出「滋滋」的聲音。她一聲不吭,挺著乳房任我吮吸。 一會兒,她用雙手緊緊地抱住我的頭生怕我跑了似的,又像是怕我停了吸吮。她乳汁又粘又多。我每用力吸一下,她都不不經意地繃緊身體,乳房象高壓水槍一樣將乳汁一股股地往外噴,我想,這天底下能有幾人可體會到哺乳期少女射乳的快感。

我吮吸了好一會兒,射乳的力量弱了一些,乳房也漸漸軟縮下來。到最後乳汁完全被吸空,只用小股淡淡的清液從乳頭出流出。我吐出左乳頭,上面口水混合著奶水,濕漬漬的。我騰出雙手,捧起另一隻好乳房擠壓,又用牙輕輕地呷住乳頭,想搾乾她最後一滴乳汁。她滿臉桃紅,輕輕哼著,我突然咬了一下含住的乳頭。她驚叫了一聲,身子一抖,乳房快活地蹦跳著,滴滴嗒嗒地淌著乳汁,肉呼呼地晃來晃去,像抖動的肉色鉛球,在燈下閃著白花花的光。我胃裡翻了一下,打了個滿嘴生香的奶嗝。 她主動側過身子,把乳房送了過來。我托起乳房,鼓脹而沈重。我將乳房托高,又猛地往下一撤,乳房又忽顫忽顫地顛動了幾下。我扶住乳房,手指在乳頭上輕輕地撥弄了幾下,她微喘起來,直嚥唾沫,頭朝後仰,身體抽搐了幾下。右乳房一抖,暴起隱隱的青色血管,乳頭勃起大如乒乓球,尖端射出一股乳汁,我伸出舌頭接住,一股人奶香沁入心脾。

她忽然伸手將我的頭擁住,挺胸將乳房朝我臉上擠,軟肉將我的口鼻堵個嚴嚴實實。乳頭幾乎伸到了喉嚨口,乳暈兒膨脹得頂住了上頜,把嘴巴塞了個滿滿當當。我幾乎無法呼吸了。嘴一動,一大股又腥又粘的乳汁直灌喉嚨,我只得拚命往下嚥。乳汁噴得更勁了。她興奮得渾身亂抖,嘴裡含混不清地呻吟起來,我悶著頭,不停地吮吸,隨著乳汁的漸漸減少,呻吟也漸漸低了下去,嘴裡的乳頭也漸漸軟縮下來。

吸淨乳汁,我將乳頭吐出來,乳頭已經失去了充滿入乳汁時的威風,乳暈兒只是微微隆起,上面的肉粒兒稍稍消退了些。我越看越覺得可愛,於是雙手環握乳峰,輕輕緊握,使乳暈凸出,乳頭突兀外挺,乳頭又溢出一絲絲殘乳,濕潤了我的雙手,散發出幽幽的奶香。 我輕輕地呷住乳頭,用牙輕咬,舌尖在乳暈上輕刮,細細品味上面香甜的殘乳,享受上面軟軟的汗毛和刺刺的小肉粒兒。舌尖撥弄著乳頭,每次舌尖將乳頭壓倒,每次乳頭又站起來,甚至舌尖將乳頭壓進乳房,一放開,乳頭又噌地彈起來。我雙唇用力抿住乳頭向上提,竟然如拉膠皮,連帶乳暈扯起兩寸多長,一張嘴,乳頭又縮了回去。乳頭在我的刺激下又充血勃起。

我分開五指按在乳房上,乳頭硬硬地頂著我的掌心,怪癢癢的。一種奇妙的感覺從掌心直傳到全身,直鑽到我心裡去。那對豐乳被我抓在手中,軟綿綿,熱乎呼的,彷彿有汁液要從指縫中流出。我左右開弓,盡情把撫摩,乳房是如此柔軟,摸起來是如此舒服。我時而輕輕愛撫,適時而大力揉捏,她兩隻乳房彈性十足,摸上去的感覺飄飄欲仙,令人愛不釋手。 我小心地撫摸手中的這對大奶,深怕一用力就弄壞了。她隨著我的刺激輕抖身體,發出嬌嗲的喘息,兩隻肥乳隨著她的呼吸起伏著,像兩隻吸盤,將我的雙手牢牢吸住,無法放開。

摸了這麼多對豪乳,我的肉棒自然是硬硬,但我對於喝人奶,意猶未盡,因此示意只需口交,這樣我便可以一邊飲奶,一邊享受搓揉豪乳的快感,也可以愉快的射精。

我偎依在少女軟綿綿而有溫暖的懷中,她深情看著我,左臂環抱住我的頭,用手撫摩著我的臉,梳理著我的頭髮。其他女人每當乳漲,就給我哺乳,幫我解渴,她們用手端著一隻乳房,食指托送起乳房前端的迷人乳首,像一個哺乳的母親一樣給我餵奶。她們輕輕的把乳頭放在我的唇邊,然後用乳房在我的臉上摩挲著,用乳頭在我的唇縫滑弄著,像是試圖用乳頭撬開我的嘴唇一樣。我感覺著那充滿汁液乳房,柔滑的乳肌在我臉上的觸感讓我陷入如癡如醉的狀況,只是反射一樣的含入在我唇邊舞動的充血的乳頭。

我聞著她們身上的乳香,吮吸那些彈軟的乳頭,不一會兒就有一大股如泉湧的乳汁開始衝擊我乾渴的口腔,我大口大口的吞嚥著美味的汁水。帶著微溫的甜香濃郁的乳汁,漸漸填滿了我的空虛,這刻,我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真的很想永遠永遠的靠在美女的懷裡,像孩子一樣吮吸奶水。

我察覺到有幾個淫蕩的女人的蜜穴開始分泌出淫水,我順勢把手指插入了她們濕滑的肉穴之中,肆意挖掘,不一會就令她們噴出一股股淫水,看著她們的淫水弄濕了地板,我也喝夠了人奶,肉棒也漲得難受,很自然的射了精,替我口交中的女人自然把我的精液全喝下去,還把我殘留的液體都舔得乾乾淨淨。但被她這麼一舔,我頓時有了尿意,正準備離開她的嘴,但她說:「讓我的嘴給你接小便吧!」立刻含著我的肉捧不放。這個騷貨,我還沒使勁,她就用嘴把小便吸了出來,我盡情地射進她的嘴裡。

自此,我愛上了飲用人奶,想起以前聽人說,人奶的營養價值很高,甚至可以止癢消腫,當然這是太誇張了。有時候我會叫人把奶水射到碗裡,用來沖咖啡,而人奶也變成了我的主要飲品。

為了令我製造更多奶媽,我在下個月給女員工的新規定是要她們天天注射和服用大量催乳劑與催乳藥,多進食高熱量的食物,以保證乳汁的充足與濃稠。在催乳劑與催乳藥的作用下,這些熱量全部會轉換成濃厚稠密的乳汁供我吮吸。

可是這做法太昂貴了,公司不肯提供這麼多藥品,而且這些藥品用得多,也會對人體有害。幾經商討,決定讓所有哺乳中的女同事都可以作為我的私人奶牛,但絕不能使用任何催乳劑與催乳藥。

在心蘭的幫助下,我們找到了很多乳汁豐富的尤物,個個的奶水都是非常充足,令我每天我的早點由牛奶變成了人奶,喝都喝不完。不單是沖咖啡的奶,連平時飲用的水都是每天新鮮從乳房擠出來的人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