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573


                (一)

  「杨涛,今晚你要辛苦一点了,加个班,把这个XXX的4。5的版本给赶一赶,我们争取在这个星期就发佈。现在的市场的份额越来越小了,妈的,不想点办法不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吗?」

  我对着老宁郑重地点了点头,以表示我对工作的热爱,虽然在心里早已把他全家骂了个遍:『操你妈的,怎么又加班了,除了加班,你他妈还知道什么?』
  我的大学专业是学软件开发的,C++、C#这些在学校里都学得不错,原本是打算毕业以后去软件公司开发PC端软件的,没想到科技发展太快,一款手机游戏竟然能够日

进百万,所有的程序员像疯了一样全跑去开发手机软件去。
  好在万变不离其宗,无论是PC端的软件开发还是安卓软件开发的编码应用框架,都离不开C++和java,我后来还是在一家公司里担任了一个软件开发的程序员。

  而刚才那个我称呼为老宁的就是我们的部门主管,男的。干IT行业的女性确实不多,而且基本上都是长相有限,起码我还没看到过有什么特别好看的女程序员。

  当年班里那些学编程的班花一级的美女据说都已经换了工作,有得开起了淘宝店、有的搞起了微商,据说还有当了别人二奶的,总之就是,好看的早已经转行,而丑的依然坚守岗位。

  说到我这个主管我就得多说两句了,三十出头,娃娃脸,看起来年纪也比较小的那种。平时整个部门就是我们几个人,所以我们办公直接就在一个小型的会议室里,大家围坐在一起干,省得在外面还要走来走去,喊来喊去的麻烦。
  老宁什么都好,平时偶尔说几句粗话,高兴了,和我们直接就在办公室里鬼吼鬼叫地唱歌;难过了,就拉着我们在那里诉苦。

  平时的他在外人的眼里应该是那种比较靦腆和害羞的类型,但私底下却是超放得开的,所以才会有很多人说,程序员都是闷骚男(女),这句话确实有点道理。

  老宁他有一个小他五、六岁的妻子,还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按理来说应该是家庭美满生活幸福,每天来到公司想的第一件事就是什么时候下班才是。
  可他倒好,至少在我来了之后就从没见过他有哪天会准时下班的,别说准时了,如果不加班都已经是奇蹟。好在他加班都只是拉着自己,偶尔遇到重要的程序要开发了或者什么难题了才会拉着我们一起加班,这一点上我们都很喜欢他。
  据我这么长时间以来的观察,老宁的身体比较虚,具体体现在每回我们在会议室里开空调,他都会感冒,而且一连就是算天。但就是这样的身体情况,他仍然坚持每天过来准时上班和加班,我觉得公司老总要是知道了,非要搞一个最佳员工奖给他不可。

  「涛子,你等一下把那个调试记录的文件複制一下给我拷一份过来。」
  这是我们这个部门少数的几个女性同事,其实也就只有两个人。

  这一位叫王宁,三十多岁了,我们都管她叫宁姐,属於那种大姐大的风范,确实后来在酒桌上看她和男同事拼酒,才知道她不是盖的。

  另一个是90后的小女孩,性格也比较活泼开朗,然而,长相实在是有些对不起观众,所以我平时和她的交际会比宁姐的少许多,谁叫咱是外貌协会的骨干呢!

  而宁姐虽然算不上很漂亮的那一种,但不知道是女人结婚以后还是到了一定年龄就会散发出一种成熟女性所特有的魅力,和那种所谓青春小姑娘完全不同,也更加吸引成熟男士。

  其实要是认识我的人肯定会说:「快拉倒吧,你小子他妈就是一个人妻控和熟女控,以为我不知道啊?」

  确实,实情就是这样,我虽然年纪不过也才二十出头,婚都没结,但就是对那种人妻和熟女有着特别的迷恋,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心理疾病。所以我的女朋友都会偏向於成熟气质的那一种,对什么萌系萝莉一直无感。

  「宁姐,你就非要沖我叫一个这么奇怪的名字吗?我这都提议这么多次了,小杨也行啊,要不然直接叫杨涛,你这要是吐字不清晰,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宁姐抿嘴笑了笑:「怎么会,我觉得『涛子』这个名字特别好,也特别容易记,像什么小杨这样的,太俗了,叫你全名这不是显得咱俩太陌生吗?」

  宁姐在再次提到「涛子」这两个字的时候,故意加重了口音,让人听着「涛子」、「套子」傻傻分不清。

  「嘿,您这倒好,显得亲切,那天在饭店里这么叫我,愣是让隔壁桌的两个女孩听见,看着我笑了半天。」

  「哎呦,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名字起得还能吸引小姑娘的注意力呢?我都开始佩服我自己了,这你可得请客,是不是啊?小方。」

  一旁的方胖子使劲憋着笑不住地点了点头。

  「行,我算是服了您了。说吧,去哪儿吃啊?」

  「嗯~~这我可得想想。等会啊,我上网查一下有什么餐厅好吃又不贵的,总不能让你出血,你说是吧?」

  我直接翻了个白眼,在我们大天朝,好吃又不贵,那只能来一盘《中国梦》了。

  你们别看我这么豪爽,其实我这是黄鼠狼没安好心,稍微有点阅历的都知道我这是打的什么算盘。平时你随便问问我的其他几个男同事,你就知道我是抠门到了什么地步,每回请客,只限女士,这是国际惯例了。

  宁姐的老公之前有见过一面,加班太晚过来接她,当时还打了个招呼。宁姐的老公一看就是那种经济适用男,很会过日

子,但没什么生活情趣。

  在他们要上车走的时候我还听到他抱怨了一句「什么破公司,这来回油钱都够加班费」的话。由此我也可以大胆猜测,这兄弟绝对比我还要抠门,我的抠门是生活上的节俭,是一种良好的习惯和自律,但对於女人我从来都不心疼钱,很舍得花钱。

  不是有一句话说,男人赚钱给女人花,天经地义吗?对,这就是一句屁话,但你在心里默默地这么想就好了,当着女人的面你却一定要这样豪气地说出来,倍儿有面。

  之前我也以其它各种藉口请过宁姐吃了几回饭,但都效果不大,期间顶多是不小心扶一下她的腰什么,话题也只限於八卦和玩笑。

  或许女人到了这个年纪,阅历和社会经验都已经具备得足够多了,男人自作聪明地在她面前耍小聪明,其实她们都知道你的真实目的,只是介於各种情况,不拆穿而已。

  如果这样一想的话,宁姐应该也是对我有意思的,三番两次地请她一个人吃饭,连老宁和方胖子他们几个兄弟都没份儿,我不信她看不出其中的意思。就是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该不是拿我当饭票这么简单吧?那老子可亏大了,这请吃饭花的钱,都能去洗好几次足浴加全套大保健了。

  「你们在这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老宁从会议室外面走了进来。

  「来,老宁,涛子说待会要去吃饭,他请客,你提议一下咱们去哪吃好。」
  因为老宁和宁姐的名字里都带有一个「宁」,所以我们平时都是宁哥或者宁总(有时候在外人面前必要的客套还是要有的)这么叫着的,只有宁姐会这么直呼「老宁」这个名字。

  「放屁,他小子除了会请女生吃饭,什么时候见过他请男的吃饭,哪回不是我们自己买单?嗯,对了,想起来,上回那顿饭,你小子是不是还欠了我钱没还来着?」

  「还有这事呢,涛子,那你这回可得请客了。」

  「好好好,我请,我请还不行吗?怎么说得我跟周扒皮似的,不就是一顿饭嘛,待会我们就走,这回我请你。」

  「滚滚滚,我这还得加班呢!你们几个去吃吧,我就不去了。」

  其实我早就知道老宁会这么回答,我太瞭解他的工作作风了,不加班到全公司的人走光,决不收兵。一个说不准,或许你第二天过来还能在会议室的桌子上看到他那销魂的睡姿。所以我才敢这么豪爽地答应请他吃饭,反正到时候方胖子还不容易搞定,我不是打无准备之战的。

  「咚咚咚~~咚咚咚~~」会议室的大门被人敲响,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那个90后不是说来大姨妈提前回去了吗?

  「请进。」

  「吱……」

  「你们好,没打扰你们吧?」门外进来一个漂亮的女生,如果要打分的话,十分为满分,她有九分,只可惜我词穷,没办法具体地描述出来。

  「嫂子好!没打扰,我刚才还在说要去哪里吃夜宵呢!」

  进来的这位美女是老宁的妻子夏晓璐,之前他加班的时候也来过公司几次,和我们大家也算是认识,只是不太熟而已。

  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老宁一个这么木讷,生活中只有加班的无聊IT男到底是怎么找的这样一个大美女做老婆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夏晓璐时产生的妒忌想法。

  然而家里就是有着这么一个漂亮老婆,老宁还是毅然决然地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真的不愧是我共产主义的接班人、好同志。

  有时我也会邪恶地幻想着,老宁这么一直老不着家,他老婆一个人该不会经常找隔壁老王来家里作客吧?光是这么想想,我都硬了,这也侧面证明我的身体还是和上学时那会儿一样「棒」,你们懂的。

  「这样啊,那我在外面等你吧,不妨碍你们工作了。」夏晓璐说完又从会议室里走了出去。

  「老宁,你看小璐都来了,在外面等着多不好啊,要不今天就到这吧,明早一早再继续。」宁姐的这句话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不行,明天一大早就要把新版本提交上去,现在也只剩下最后的一点收尾工作了,大家再努把力。」就算是自己的老婆来了,加班的事情还是没得商量,这就是我们的老宁。

  所谓的一些收尾工作其实才是最累人的,还要加上一些测试,所以我觉得待会的夜宵之行算是泡汤了,一下班,还是赶紧回家洗洗睡觉吧!

  「吱~~」会议室的大门又被打开了。

  「那个,能不能帮我弄一下电脑呀?我那打不开。」夏晓璐进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小杨,你去帮她弄一下。」

  老宁对自己的老婆还是比较爱护和客气的,平时夏晓璐过来等他下班,太无聊了就会打开我们的电脑玩会游戏打发时间。

  虽然老宁自己是学电脑IT的,但他娶的这个老婆绝对是一个电脑盲,除了关机开机,估计其它也不懂了。

  我们这里的电脑虽然都是公司的电脑,但由於我们工作的特殊性,都会自己带一个或两个笔记型电脑来,平时工作也是用自己的电脑,很少会用公司配的电脑。加上每一个学IT的基本都是宅男,电脑里装一些网路游戏都是标配。
  我一猜夏晓璐肯定是哪个游戏又打不开了,等我出去走到她的那台电脑前时真让我猜中了。

  「是什么打不开了?」

  「就是这个游戏突然打不开了,刚才还弹出了什么错误提示。」夏晓璐站在我身边俯身用手指指了指萤幕上的LOL图标。没想到她这么一个大美女竟然也会玩这个游戏,真是太少见了。

  我试着先点了点LOL的游戏图标,确实登录介面没有弹出来,还弹出了一个错误提示信息。

  但这种小儿科问题又怎么能难得倒我这个所谓的IT精英,稍微把萤幕的分辨率改了一下,又查看了一下C++的组件,发现有一个2010没装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被什么流氓软件卸掉了,帮她下好后又装上,再次点击图标,成功运行。

  「哇!可以了耶,你真厉害。」夏晓璐以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我,顿时让我的虚荣心爆棚。

  「我这算什么呀,宁哥可比我厉害多了,你要是没事在家里和他学两手,半个月也能成电脑高手。」

  没想到我这么无聊的一句玩笑话把夏晓璐逗得笑个不停,但一会儿以后她又变得有些落寞起来,尽管很努力地想掩饰那份内心的孤独,可我这个在女人堆里打滚这么多年的花丛老手还是能看出一些猫腻。

  「他每天都加班这么晚,哪有空教我这些呀?啊!我有没有耽误你?要不你先去忙吧,别管我了。」

  「没事,现在就剩最后的测试了,一般都是他们负责做的,我在旁边也帮不上忙。你也玩这个游戏呀?是哪个区的?」

  我又不是傻瓜,一个是坐会议室里无聊地测试程式,一个是和美女聊天,换了你,你会选哪个?

  「我也是刚玩的,不太会玩,就随便进了一个XXX区玩,一直输。」
  「没事,这回有我这个大神在,带你飞。」

  夏晓璐突然惊讶地看了看我,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我当时都纳闷了,这么一句人尽皆知的游戏用语,有必要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吗?难道是不相信我的游戏水平?

  虽然在夏晓璐玩的那个游戏区我没有号,但我还是骗她说,自己最近也在玩这个区,以后可以带她的谎言。我想我当时也算是色胆包天了,这可是自己部门上司的妻子呀,竟然还敢用泡女生的方法和她勾搭,这要是让老宁知道,真不知道我会怎么死。

  「那行,反正我一个人玩也很无聊,玩得不好还被自己人骂,以后你来带我玩,你冲前面。」

  我心里暗笑了一下,这又不是CF,我冲前面有个什么用啊?不打配合,我们俩还不得一块死?不过这些话我也只是在心里说说,和这样的女生在一起玩游戏,重点还是游戏吗?是她本身好不好,所以是活该有一些男生成为单身狗,不是没有道理。

  在游戏的过程中,我除了必要地指点了一下必要的基本操作以外,就是又一茬没一茬地和夏晓璐瞎聊,从高中时期和大学生活,聊到了孩子的尿不湿、早班教育,总之是能聊什么就聊什么,我俩之间的关系也在这不知不觉中慢慢变得熟悉起来。

  「呦,你这倒是会偷懒啊,在这打游戏,害我们一直在里面忙个不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宁姐他们已经工作完了出来。

  「那我马上去帮你们做测试吧!」

  「一边去,都已经忙完了才知道过来帮忙呀?」

  「不好意思,是我让他教我打游戏的,耽误到你们了。」夏晓璐看我被宁姐数落个不停,不忍心地帮我开脱。她其实不知道,宁姐只是刀子嘴豆腐心,根本不是要真的责怪我。

  「现在你可行了,有小璐罩着了。」这句话多少带有些歧义,尤其是老宁还在这个公司里呢!

  夏晓璐听完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装作没听见来化解尴尬。宁姐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马改口说:「走,不是说了要请我们去吃宵夜吗?」
  「现在还去呀?」我没想到宁姐今晚的兴緻这么好,这都快十点了还要去吃宵夜。

  「去,干嘛不去?难得你这个铁公鸡从身上拔了根毛下来,不吃多对不起你呀!」

  夏晓璐听了捂着嘴笑了笑,一扫刚才的尴尬气氛。

  「那你们去吧,我可不去了,我还得回家洗澡睡觉呢!」

  「小方,你最近是不是在减肥啊?」

  「没有,我是真不想吃了,都睏死了。」

  这时候老宁也从会议室关了灯走出来,我客套地问了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吃宵夜,他的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一回我却没有丝毫省下钱来的喜悦,我想那是因为,如果他要去的,夏晓璐也一定会跟着去,那样我就可以再多看她一会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