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7022


                第29章

  武蓉坐在餐桌边,表情极其不自然,上午小军并没有闯进她的房间,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眼神飘忽躲闪着,要不是拗不过李芬和诗雨一再相求,她根本不好意思和几人坐在一起吃饭。

  刘菲也是坐立不安,本来她的身份就不同,平常和三女一起上桌也就罢了,但小军回来了,而且自己还目睹了那么疯狂的场面,总觉得自己是多余的,难怪李芬给她的菜谱上有那么多补肾壮阳的食材。偷偷看武蓉,似乎也有些不对劲,相比当事三人,两个各怀心思的少妇反倒像做了亏心事般心虚。

  作为女主人,李芬对武蓉的反应不奇怪,但刘菲的过分紧张让她有些诧异,很快就想明白了中间缘由,心里倒不以为意,为了这份收入不菲的工作,想必刘菲也不会四处去宣扬,只是这眼角含春的少妇该不会对小军也有了心思吧?心里一阵气恼,看着大大咧咧的小军旁若无人地大吃海喝,一阵无力感油然而生,这家伙简直就是女人的克星。

  诗雨反而是几个女人中最坦然的,她一点都不掩饰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的小男人,一上午激烈而疯狂的欢爱让她身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如同驯服的小兽般依偎在小军身边,时不时给他夹着菜,对桌上的怪异气氛丝毫不觉。

  艰难地吃完午饭,武蓉又逃回房间,不知为何,她和小军一起吃顿饭下面都有湿润的感觉,一些淫靡的场面时不时闪过脑海,自己真的有那么饥渴么?背靠着门,高耸的胸部起伏得有些急促,下午他们会怎么……样呢?他……会来么……下身湿得更厉害,今天都换了两条内裤了。一只手不自觉地探进双腿间,慢慢地哆哆嗦嗦抚弄着,眯着眼趴在床上又一次胡乱想象着一些下流场景,嘴里无意识地喃喃喊着的名字竟然是小军。

  小军摸进房间时,武蓉正极其不雅地翘着浑圆的美臀分腿跪趴在床上,一手从腹下探入腿间,一手则绕到屁股后,双手的手指在私密处会合,侧着头,一边俏脸贴埋在枕头里,嘴里发出细细密密如小猫般的呜咽,依稀蹦出小军的名字。恍惚间觉得身后有人,也分不清是现实还是虚幻,浑圆的丝臀摇晃着,分外诱惑。
  「啊……呀……」情欲漩涡中的武蓉突然被一双大手捧扶住屁股,同时不设防的绽放花穴被男人火热的唇舌吻着了,连带纤纤细指也被温柔地吮吸,那滑腻的舌头灵巧而体贴地照顾着她下身每一厘每一毫敏感之处,武蓉那一点幽怨顷刻间烟消云散,但这种姿势好羞人,幸好不用和小军对眼,任命地随屁股后的男人胡来,甜美的感觉迅速在全身扩散,根本停不下来了。

  「蓉蓉姐……唔……你好香……」小军轻轻卷动舌尖,吭哧吭哧地说着,「这么湿了……等久了吧……」

  「呀……不是……不是……你……不……啊……」武蓉羞愧难当,可根本不想拒绝,那舌头舔得自己太舒服了。

  「嘿嘿……我可是一直……盼着今天……」小军也不去揭穿,他很明白这个羞涩而饥渴的少妇此时的内心矛盾,「上次……你打得我……好痛……可我就是想……让你快乐……舒服么……」

  「啊哦……」显而易见,武蓉光被那舌头在穴口一阵阵舔扫就舒服得说不出话来了,纤细秀美的手指悄悄开始和小军的灵舌互动起来,隐晦而又有些迫不及待地掰开花瓣,粉嫩的花蕊微微开合着,下身轻轻扭动,摇晃着邀请男人更深入的品尝。

  小军哪会客气,绷紧舌尖抵了进去,一手抚弄那浑圆的翘臀,一手前探,托住一只结实的坚挺大力地拿捏着,美丽的少妇即刻发出更为娇美的喘息。

  感觉男人的大拇指按压着自己的菊蕾,武蓉叫声变得大了,屋里的三个少妇对肛交都不抗拒,这让小军如获至宝,上次和武蓉做爱,光舌头舔一舔那里这敏感的少妇姐姐就哀叫着高潮了,看来她对后面格外的有感觉。

  武蓉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仿佛又回到第一次失身给这个男孩的场景,这个小自己很多的大男孩太厉害了,相比之下,自己知道的那点技巧简直像个懵懂无知的小学生,猛烈的情欲被那火热滑腻的舌头轻而易举地引爆,娇俏的少妇把脸埋在枕头里,全身哆嗦着,大量的花蜜喷涌而出。

  突兀地,男人离开了她的身子,美妙的感觉戛然而止,武蓉下意识就回头,嘴里居然蹦出「不要」。

  小军爬上床,身上早就一丝不挂,粗硬的巨物在武蓉湿滑的柔嫩处研磨着,「骚姐姐……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咿哦……」被火烫的坚硬一碰,武蓉就完全失去抵抗了,最后一点难为情也被那下流至极地磨蹭驱走,美目含春略带幽怨地看着小军捉狭的笑容,「要……要……插进来……哎呀……」

  虽然有过一次被小军插入的经验了,但感觉仍然是那么无与伦比的充实美好,太大了,粗壮而滚烫的东西撑开身体摩擦穴壁的美妙让武蓉有些缺氧,小嘴张得大大的,大口吸着气。

  「痛么……」小军有些怜惜,毕竟和这个美艳的少妇姐姐做的次数太少。
  武蓉坚定地摇摇头,没有撕裂的痛感,但麻酥酥的挤胀让她几乎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的快活,轻轻摇动美臀,「快……用力……」

  这就是人妻少妇的优势了,虽然现在很多未婚的年轻女孩性经验很丰富,但结过婚后真正成了人妻给男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虽然她们也会羞涩,有些甚至会生涩,但如果真的敞开身心,那便是无所顾忌,大胆奔放至极,她们喜欢温柔调情,也能接受粗暴的插干,相比还为未来丈夫留有一丝余地的未婚女性,人气少妇们更忠于自己身体,武蓉此时需要的正是小军强有力地抽插。

  狠狠一挺腰,两人结合处便发出响亮的噗呲声,小军激动地压下身子,「蓉蓉姐……你好多水……吻我……」

  虽然不是头次承受那根巨物的征伐,但武蓉还是由衷地发出抑制不住的娇叹,「小军……小军……你的……好……大……唔……」

  「喜欢么……舒服么……」

  「啊……额……舒服……喜欢……好……喜欢……用力……」

  「噢……蓉蓉姐……你……比我还……用力呢……哦……爽……」

  「嗯……哈……别说……不许……说……谁让你……撩拨我……啊……呃……哦……好深……还……还要……」

  武蓉肆意地在男人面前展露自己的欲望,从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的粗俗话语里得到前所未有的放纵快感,铺天盖地的灼烈欲望反复炙烤着她每一根神经,身后小男人高频而深入的挺进,那根滚烫的坚硬势大力沉地一次次填满她的身子,钻进最敏感最幽深的地方,在里面顶撞搅动突刺,绽放的菊蕾和娇嫩的阴蒂轮流被粗糙的手指或轻或重抠弄捏玩着,膨胀的乳房顶端因为男人大力揉扯而传来又痛又麻的快感,一切的一切都让她疯狂,只想着尽情地宣泄,小嘴无意识地张着,晶莹的口水从嘴角流出,端庄秀美的脸庞此时布满淫欲。

  「啊……小军……来了……来了……呀哈……喔……」死命收缩起肉穴,裹着丝袜的小腿高高后翘,脚尖抠紧,腰肢癫狂地上下起伏,姣好的身子抖得像中风,狠狠咬扯着床单,武蓉的高潮来得极其迅猛。

  「骚姐姐……」小军赞叹不已,成熟女人毫不掩饰的高潮总是让男人们成就感倍增,轻巧地把武蓉发软的身子翻过来,那根粗大却还牢牢扎在泥泞不堪的花蕊间,仅仅这个动作又让武蓉刺激得一阵发颤,看着男人把自己的双腿扛在肩上,色情地吮吸着自己的丝袜脚尖,体内那根坚硬如铁的粗大又缓缓抽动起来,武蓉快活得有些想哭……

  吊袜带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一只白色的长筒丝袜退到腿弯处,有些松垮的袜尖被小军的口水浸湿在足尖耷拉着,随着身体的震动一晃一晃的,这是第几次了?武蓉脑子有些迟钝了,屁股坐在梳妆台上,赤裸的后背靠着冰凉的镜子,一条腿被小军勾在腰间,一条腿脚尖拖在地上,男人壮硕的身子在两腿间挺动,不停地挺动,那根粗硬的巨物似乎从未疲软过,即使剧烈喷发后仍不依不饶地继续来回抽动,猛烈的高潮往往一波还没消退,另一波接着又涌起,双手死死勾着男人的脖颈,小嘴急切地搜寻着男人的唇舌,此时的武蓉不再是以前那端庄守礼的人妻了,持续的高潮快感为她打开一扇新的大门。

  「又开始了么……」门外从门缝里偷窥的李芬和诗雨两张滚烫的俏脸凑在一起耳鬓厮磨,两人本来都说好要给武蓉和小军单独相处的时间,可也不知是谁的提议,竟还是忍不住趴在门缝上偷看起来,要命的是,两人都尝过小军的厉害,看着房内热火朝天的情形,很快有些忍不住了,两个发热的身子黏在一块,互相抚慰起来,纤手都互相摸向对方,在对方臀腿间游动起来,娇喘吁吁地死死看向房内疯狂的一对男女。

  「芬姐……我……忍不住了……」诗雨掰过李芬的发烫的俏脸,吻了上去,竖起两根手指,狠狠捅进李芬的腿间。

  「唔……」李芬何尝不是情难自禁,热烈地回应着,双腿打着颤,手指拂过诗雨的丝臀,从翘臀后抠弄起诗雨的菊蕾,两人在门口忘我地纠缠起来。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虚掩的门终于被两人撞开了,有些受惊的武蓉看着搅在一起倒在地上的两人又羞又气,虽然知道始终会有这么一天,可……这两个家伙也太不堪了吧……哎呀……小军的那东西又粗硬了几分……

  深陷欲望漩涡的三女很快交缠在一起,就像以前无数个夜晚一样,这回不同的是多了小军,一个有着一根让她们魂牵梦萦的巨大阳具的年轻男人,仿佛滚油里加了滴水,场面无与伦比的更加火爆起来。

  小军并没退出武蓉的身体,三人滚到床上,二女趴在武蓉两边,李芬吻住了还有些羞涩的武蓉的嘴,温柔地揉弄着她的一对高耸,诗雨则不客气地从武蓉被扛高的丝袜美腿舔扫而上,在绷紧的脚尖处和小军的嘴会合,两女的手都伸到小军和武蓉叠合的屁股后,下流地抚弄着激情中的一对男女的菊门。

  「哦……」小军吸着气,诗雨的指尖已经沾着武蓉的淫水抠进来了,别样的刺激让他收紧臀部,狠狠挤进武蓉的身体,双手已经顾不得扶住武蓉的美腿,分别探进旁边美艳少妇们的臀缝下,狠狠抠挖那泥泞不堪的湿地,四人激烈地喘息着。

  「嗬……啊……」武蓉兴奋得有些无所适从了,全身上下都被照顾着、刺激着,双手胡乱大力揉捏着另外两具美妙妖娆身体上的高耸,双脚在小军脑后交缠在一起,纤腰拱高,这次高潮来得更快了。

  诗雨迷离着眼在李芬的帮助下穿上那条三个女人都熟悉不过的内外长着假阳具的内裤躺了下来,屁股里还塞进一颗震动的跳蛋,武蓉毫不犹豫主动支撑着发颤的身子在小军目瞪口呆下骑了上去,冲他掰开臀缝粉嫩的菊蕾轻微收缩着,「你……轻点啊……」

  小妈李芬则分腿跨站在武蓉背上,弯腰冲小军撅起肥美的屁股,「舔我……老公……」

  三个绝美少妇如此淫荡卖力地表演,小军彻底发狂了,毫不怜惜狠狠挺入武蓉的菊蕾,不顾她略带埋怨的娇吟,大力抽送,脸则埋进小妈的屁股后,疯狂地舔吸吮咬,双手胡乱揉弄着三具玲珑有致的火热胴体,一时间房间里交合声、喘息声、浪叫声肆无忌惮地响成一片。

  武蓉彻底疯了,本来和小军单独在一起还只是一个被自己欲望控制的女人,可现在身下的诗雨叫得那么歇斯底里,骑在背上的芬姐哼得那么如泣如诉,她仅有的一丝矜持也不见了,再无顾忌地跟着二女癫狂放浪起来,化身为一只癫狂的雌兽。

  「咿呀……小军……大鸡巴……老公……我……也要……操……操我……屁眼……」诗雨扯出屁股里的跳蛋,「蓉蓉姐……我……忍不住了……」

  「嗯哼……好……呀……再……等一会……哎呀……小军……老……老公……啊……用力……哦……你……操……操诗雨……哦……芬姐……我……想……舔你……」

  「唔……蓉蓉……来……用力……啊……」李芬挺着胯,揉着自己饱满的高耸,却死死盯着小军,「小军……小妈……也……要你的大鸡巴……操……快点……操死……诗雨……来干……你的小妈……哦……蓉蓉……别咬啊……」
  「啊……芬姐……进来了……屁股……要胀开了……噢……好大……好深……大鸡巴……老公……用力……操死我……操死我啊……」

  小军快活得脸都变了形,硬得发痛的阳具神勇无比,轮流插干着三只美丽的淫兽,不断地射精然后勃起,医院里的静养虽然也有过两次做爱经历,但每天的精心食补为他提供了充沛的体力和战斗力,居然和三个美少妇旗鼓相当还有余力,四人你来我往混战成一团,每个女人都甘之如饴地承受了小军的浇灌,彼此互相索取着,爱抚着,在床上,地上,浴室里,窗台前,慢慢战火在偌大的房子里四处蔓延,三女一边惊异于小军强大的性能力,一边欲罢不能地承欢胯下,午后的疯狂毫无节制地继续着……

  「啊……小军……你……哦……太……厉害。呃……不行了……你……找……芬姐去……她躲在……厨房……啊……又……来了……」武蓉上半身趴在衣柜里,下身跪在衣柜外,浑圆的丝臀被小军牢牢按住,狠狠撞击着,光滑的背脊上搭着好几双柜子里的性感丝袜内衣,头上被小军套了只烟熏色长筒薄丝袜,袜尖被小军往后拉扯着,裹在丝袜里的俏脸顺势高高扬起,淫靡的感觉连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可就是舒服啊。

  原来四人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三女各自藏好,小军去找,找到了自然免不了又一轮鏖战,这回藏在衣柜里的武蓉被发现了。

  小军放过瘫软的武蓉,走下楼去,挺翘的巨物在胯间摇晃,此时的小军全身抖裹在薄薄的黑色连身袜里,李芬知道小军对丝袜的偏好,特地从网上买来了男式连身袜,和女用的唯一不同就是裆部针对男人那东西有特殊的设计,号称鸡鸡套,男人的每寸皮肤都妥帖地被薄薄是丝袜裹着,可惜就是那套子尺寸短了点,已经缩到肉棒的根部,所以此时小军除了一根粗大的赤裸阳具外翘着,连头脸都裹在黑色半透明丝袜里,倒有点像个体型壮硕的人偶。

  没有悬念,厨房里的李芬无路可逃,她也不想逃,蹲下身子就含住了那根粗大,让小军分外激动的是小妈穿的是他俩第一次做爱时的套装,包臀短裙,真丝衬衣,当然里面什么都没穿,一样的丝袜高跟,不同的是小妈越发的热情似火。
  「小坏蛋……你……吃得消么……」年轻的继母托着丰满的胸部为继子乳交,粉嫩的舌尖舔扫着还沾满武蓉淫液的硕大龟头,眼里情欲横流,还有一丝爱怜。
  「试试就知道了……」小军拉起热情的继母,挤进她腿间,开始奋力挺动,「今天一定要……操死你们……哦……小妈……叫啊……浪给我看……」

  感受到体内继子毫不逊色的强硬,李芬放下心来,肆意浪叫起来,「好厉害……大鸡巴……老公……操我……干我……嬲我……用力……用大鸡巴……噢……操你的小妈……操你的骚小妈……好……大鸡巴……大肉棒……后面……后面……也插……啊……」

  小半个小时,小军在小妈体内狂射一通,丢下有些失神的李芬继续去找诗雨。
  诗雨躲得巧妙些,她藏在车库李芬的甲壳虫车里,不是她不想和小军贪欢,一个也是怕小军连续做爱伤了身体,二个她确实吃不消,三女当中,诗雨是最没有抵抗力的了,哪一次她不是被这个小煞星弄得哀声求饶,可是小军还是找了过来,第二次和小军在车里弄了,除了无意识地娇吟,诗雨只有幸福,两人都穿着连身袜,薄薄的丝袜互相摩挲着发出沙沙的轻响,被小男人从车里干到车外,诗雨都喘不过气来了,「小……小军……休息……一下……我……不行了……嗯哼……求求……你……」

  小军停了下来,喘道,「嘿嘿,骚姐姐……可你还……夹得这么紧……」
  「不……要……哦……别动……啊哈……」诗雨死死抱住这个男人,心里突然有些幸福的悲伤,她想起了自己的丈夫,想起了那个外国人大卫,想起了自己被丈夫和大卫一起玩弄的情形,还有那两个火辣的外国女人,「别离开我……小军……」

  感受到怀中少妇的情绪,小军有些沉默,越发努力地挺动起来,也许唯有肆意暴虐的做爱才能驱赶这个少妇姐姐的痛苦回忆。

  诗雨马上明白了小军的意图,心里宽慰不少,很快沉迷在欲望之中,当然很快也一败涂地。

  也不知过了多久,四人气喘吁吁地一起躺在客厅沙发上,累得手指头都不想动弹。

  「以后不能……哈……这样了……小军……你身体……会吃不消……的……」李芬腿上的丝袜被扯破,一只高跟鞋不知掉在哪里,衬衫的扣子早就没了。
  「就是……小色鬼……」诗雨努力试着撑起半裸的身子,又无力倒了下去,「你……不要命了……」身上的连身袜也是支离破碎,一对饱满的高耸上咬痕密布。

  武蓉没说话,她已经说不出话了,偎在小军怀里,浑身上下都是斑斑点点的精液。身子还在轻轻发抖,腿间红肿的肉缝间还有白色精液慢慢渗出。

  「嗬……」小军确实无以为继,但一脸的满足,「下次一个个来,被你们……榨干了……再要就是尿了……」

  三个一脸舒爽的少妇齐声娇啐了一口,四人也懒得清理,很快睡了过去。
  刘菲饭后就被李芬打发走了,她也明白自己的碍事,可想到自己走后那个房子里将要发生的事,身子就激动得发抖,没想到芬姐她们的秘密如此惊世骇俗,连带着让自己也兴奋不已了。两腿间湿淋淋的,突然很想做那事,赶回家,老公不在,心里叹了口气,有种憋闷的感觉。

  苏慧珍也是心烦意乱,儿子江源的事情让她心神不宁,自己和小军又有了实质性的关系,还有……对面宿舍那个郭老师的丈夫……他最近几天没来骚扰自己,难道真的就这么放过自己了?

  明显苏慧珍的愿望落空了,郭晴的老公张大林如同一只尝到腥味的猫,这几天坐立不安,心里痒痒的,可一来自己课业任务确实重,二来还是有些心虚,虽然有了依仗,但他也明白自己的行为很危险,万一住在妻子对面这个苏老师闹起来,自己的声誉前途就毁了,还有牢狱之灾,可想到自己的老婆和她儿子搅在一起,一口恶气又憋在心头……

  其实张大林也知道,自从强奸了那个苏老师后,老婆出轨的事对他来说淡化了不少,他只是下意识给自己的恶行找个合理的借口罢了,忐忑过了几天,发现并没发生什么警察找上门来的事,明白了苏慧珍息事宁人的心态,心里又火热起来。

  郭晴出门了,张大林打了个电话,郭晴在电话了说是和以前的同学聚会,当然其实是被江源拉出去了,郭晴自从被苏慧珍找上门,就有意回避江源,可今天被江源在校门口堵个正着,看着那张邪笑的年轻的脸,自己居然立马就湿了,接下来竟然被江源带回了家,苏慧珍不在家,那种偷偷摸摸的刺激感让她欲罢不能,老公打来电话她毫不犹豫地撒谎了,说可能晚上会很晚回。

  张大林那种变态的不平衡心理又起来了,尽量维持着平常语气说自己也是过来开会,晚上统一住酒店,明天开完会就回去了,让郭晴松了口气,浑然不知自己的老公打的是此时正对自己上下其手的男孩的美艳妈妈的歪主意,心怀鬼胎的夫妻俩渐行渐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boxx18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