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和我认识已有多年,是我在公安医院做护士是认识的。那时我值夜班,经常在值班室里和大鹏偷情。这多年里大鹏和我不知有过多少次的寻欢. 但最开心、最刺激的还是我丈夫参加的那次。我的儿子奇只有8 岁. 现在已是二年级的学生了。由于大鹏喜欢画画写写,在单位里有点小名气,我的儿子奇也喜欢画画写写,这样大鹏就以教奇为由,经常来我家和我偷欢. 我儿子也非常喜欢大鹏叔叔,这给我在自己家里偷情提供了非常方便的借口。

    我在性方面的要求很高。无论是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口交还是肛交都能使大鹏快乐无比。与刚认识时相比,我无论在性欲还是在性技巧上都有很大的提高。

    就是连我的丈夫也觉得我在性技巧、性欲上比以前有大大的飞跃,日

屄时林还经常说我呢。大鹏和我以前日

屄时下面不需要垫手纸,现在不行了,如果不垫,阴水就要淌在床单上了。

    有一次大鹏和我先在床单上垫了一条浴巾,等完事后发现阴水渗过浴巾漏到了床单上,连下面的垫被也湿了。尽管大鹏和我日

屄时间要在一小时左右,有时一个半小时,但我还觉得不满足,性头越来越高。

    我的丈夫林由于从事银行的外勤工作,经常出去检查工作,在家的时间很少,
有时一出去,半个多月才回来家一趟。林很爱我,但总感觉的我有外遇,多次在日

屄时半真半假地问过我,我也似真似假地回答过,林感到半信半疑。

    一天下午,大鹏还是去我家里教奇习字,正好我丈夫林也在家。林很客气打了招呼,大鹏便教奇习字去了。到了五点左右,大鹏和我、林打招呼要回去,我和林很客气的要大鹏吃了晚饭再走,大鹏也不推辞就答应了。大鹏和我还有林都喝了酒,大家喝了许多,三人中要算林酒量稍差一点,但都还可以。

    吃完后大鹏提出要走了,这时才觉得已经很晚了,因为大鹏住得较远,要坐公交车回去。我提醒大鹏:「天色已晚,公交车已没有了。」大鹏说:「没事的。」就要走。这时林就说:「汽车没了,住在这里吧。」大鹏此时犹豫不决,只见我也朝大鹏看了一下,意思说你留下吧。大鹏就答应了。

    大鹏和奇住一间屋,我和林住一间屋。

    大鹏躺在床上不能入睡,心里想着我。大鹏隐隐听见隔壁我、林俩在呢呢的说什么,但听不清。大鹏知道我这时也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想着想着,大鹏朦朦胧胧的睡着了。

    我和林在自己的房间,和往常一样宽衣熄灯。躺在床上,我和林的脑子里各自出现了大鹏的情景。我仰卧着一动不动,生怕林怀疑我的心思,脑海里却回想和大鹏快活的时光,心里阵阵骚动,不知不觉下面的阴道内好像小虫在孺动,知道阴水出来了,但还是装作睡着的样子。

    林也没睡着,心里一直怀疑我和大鹏背着他在偷情,几乎每次回家,林总似真非真的对我说:「小屄被人日

过吗?」但我不作正面回答,似真似假含糊说:「你检查呀。」林说:「这看不出来的。」我说:「那就看你自己体会唷。」林开玩笑的对我说:「要是小屄被人日

了,当心我用刀把小屄割下来」。

    林虽检查不出来,但觉得按我现在的年龄,两、三个星期作一次应该是很激动的,但有几次为什么显得那么的平静,我的阴部总是干巴巴的,有时阴茎插进去都有困难,总觉得我在应付了事。所以经常怀疑我被人日

过,就是没证据罢了。
    林的怀疑是有道理的。有几次大鹏知道我要去林那里,就在我走之前先日

一次,加上路途劳累,这样我到了林那里当然性趣不足,下面就干巴巴了。林心想,这次大鹏住在这里,而且就在隔壁,如果我和大鹏真的有关系,我肯定睡不着的。
    如果我和大鹏就算以前偷情过也已经发生了,但林要证实自己猜测的结果是否正确. 林就装作无意翻身,面朝我侧卧睡,一只脚跷在了我的腿上,一只手从我的内裤中伸了进去,先是和平常一样把手放在了我的阴阜上,稍等了一会,林用中指再向下,伸入我的阴道口。

    林一惊,心想,平时摸了一会或者两人情调一会下面才会湿,今天没摸也没情调就湿了,而且阴水要比平时多的多。这时在林的脑子里得出一个结论,我和大鹏早已发生过关系了。此时我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对,怕被林发觉,就把两腿夹了一下。

    这一夹一动,阴水就向外流了出来,加上林的抚摸我越发难受,不由自主的把阴部往上挺。林故意对我说:「睡着了吗?」我不好意思回避说:「迷迷糊糊要睡着了。」林知道我在撒谎,也不说穿。我说:「你也没睡着呀?」林说:「还没有。」我说:「为什么睡不着呀?」林说:「不知道,慢慢会睡着的。今晚你的阴水比平时多了好多?」。我说:「没有,别瞎说. 」林说:「像你这样的年龄最想日

屄了,我在外,你难过就找一人吧。今夜隔壁有了一个,所以你睡不着了,是吗?小屄。」

    我心里是这样想的,但嘴里却说:「没有呀。」林知道我的内心世界,但不作声,只是抚摸着我的小屄。被林一提起住在儿子房间的大鹏,再经林的抚摸,我的小屄实在受不了了,阴水越来越多,阴道也在不停地收缩着。见此情景林说:「小屄想他难受了吧?」我没说,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长气。

    林知道我在想什么,就说:「我早知道你和他好了,你放心,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的开心也是我的开心,因为我太爱你了,知道吗?小屄。」我还是没说,只是用胳膊搂住林,深深的吻了一口,同时另一只手握住了林的阴茎,重重的捏了一把。

    林深知我的心思,说:「你去叫他过来睡吧!」我说:「行吗?他肯吗?」林说:「那就看小屄你的本事了。」我没想到林如此的宽容,虽然很想和大鹏一起,但也没想今晚三个人一起玩呀,他这样到底是为了什么呀?我犹豫了一下,林接着说:「去吧。」我这时才「嗯」了一声,但我还不动,林轻轻的推了推我,并把我的短裤脱下来,催我快点去叫大鹏过来。

    我这才坐了起来,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林此时想,既然你们已经好上了,背着明着还不都一样吗?就是那么一回事。更何况一来也知道小屄被别人日

是什么样子,以前只看过盘片中的情景,现在来真的肯定还要刺激。二来这样宽容你表明深爱着你。林虽这样想着但心里总有一些说不出的酸溜溜,心跳加快了,等待着刺激的那一刻。大鹏在迷迷糊糊时觉得有人开他的房门,清醒过来后,只见一个人走到床边,低声的对他说:「睡着了吗?」大鹏才知是我。大鹏心里按捺不住,但还是压制住了,因为奇睡在旁边。

    我低声的对大鹏说:「你过来吧。」大鹏心里很想和我睡,但林在家怎么能行呢。大鹏对我说:「这样不好,我对不起他的。」我说:「不要紧的,他知道了我们的事,他理解我。」大鹏还是不过去。

    我就俯下身体吻大鹏,一只手在摸大鹏的阴茎. 大鹏的手也从我的两条腿中
间伸过来。发现我没穿短裤,非常激动。只觉得我的小屄早已湿透了,大鹏也被摸得难过死了。我对大鹏说:「这是林让我不穿短裤来叫你过去,走吧,到我们那去吧,咱们三人一起玩,以后就可以不用偷着玩了。」大鹏犹豫了一下,「嗯」了一声,我站起来就走了。

    大鹏也起了床。大鹏小心的走进了我们的房间. 房间里开了一只三支光的灯,
朦朦胧胧的灯光下只见我丈夫躺在床上。大鹏走近床前,这时我叫了声:「来呀。」大鹏就上了床躺在了我的身边。大鹏虽然躺在了我的身边,心里却「嘣、嘣」直跳。大鹏既激动又紧张。激动的是大鹏能和我们一起睡,林能宽容也是大鹏心中期望,而且可以当着林的面我,这样当然最刺激了。紧张的是虽然我叫大鹏过去,但大鹏不清楚林的用意,会产生什么后果?此时三人谁也没声。

    大鹏此时心里毫无所措,手不知往哪里放。这时我的手伸进了大鹏的内裤,一把抓住大鹏的阴茎,开始抚摸起来。按平时大鹏的阴茎早已坚硬进入了临战状态,但这次由于紧张的缘故勃起慢了些,经过我的捏、勒,从微软转入了临战状态. 大鹏也将手慢慢伸入我的内衣,抚摸起靠身边的那只属于大鹏的乳房,心里那种迫切的心情无法言语,只好重重的捏了一下乳房暗示我。大鹏在想入菲菲时,不知不觉将手伸向了另一只乳房。刚伸出就碰上了林的手,便紧缩回来,大鹏觉得甚是尴尬,把手回到了属于大鹏的那只乳房。

    此时的林边摸着乳房边注意着我和大鹏的一举一动。林想,今晚既然他是客我是主,就让他们先来吧,所以不动声色,也不摸下面的阴阜,把最珍贵的让给大鹏. 倒是我这时好像显得很兴奋,一边一支阴茎揪在手里捏着,好像在掂量着两支阴茎的大小、长短、粗细和软硬程度。

    大鹏此时已将手慢慢的向下移,在探测林的手是不是也在摸我的小屄,当手伸入我的下面后,发觉林不在摸小屄,就大胆摸到了阴阜上,滑溜溜的阴毛手感很好,大鹏用手指拈摸玩弄着阴毛的同时,阴茎不由自主的一翘一翘. 玩弄了一会,手便渐渐的再往下,大鹏觉得我的阴部全湿透了,阴水比以前还要多。大鹏用中指轻轻的在阴道口划来划去,我的阴部也微微的往上抬了,大鹏便用手指迎了上去,渐渐的将手指插入屄中。这时的我呼吸急促了,喘气声明显的增大了。大鹏边摸边在我的耳边俏俏的说:「小屄好湿,阴水好多哦,我好难过. 」
    被大鹏一说我越来越难受了,屁股也上下的抬动了,我双手捏着两只阴茎,一左一右动作也快了。大鹏和林同时觉得我用力很重,深知我已激动了。我将手用力拉大鹏的阴茎,暗示大鹏快点上来。大鹏此时巴不得立即翻身上马,可是又不好意思先上。

    此时林轻轻的推我,贴着我的耳边轻声告诉我让大鹏先上,林要观淫。我轻声对大鹏说:「上来呀。」这时大鹏也顾不上了,就翻身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抓住大鹏的阴茎先是在小屄上划来划去,然后就往小屄里塞,因为阴水多,一下子就插到了底。此时我的小屄里只感到满满的微微的有点胀而且花芯被往里推的感觉. 大鹏感到我的小屄紧紧的裹住阴茎有规律的收缩着,因为插得很深,阴茎头顶住了花芯,加上我的阴部向上挺着并微微的运动,大鹏觉得龟头有些发麻,此时的大鹏已全身心的投入,体会着我给他的快活,享受着人生最大的刺激和幸福。我也发出「嘶…啊…嘶…啊…」的声音。林根据他平时的判断,知道大鹏的阴茎已深深的扎入了我的小屄里. 林的心里一片茫然,心里像有无数的蚂蚁在爬,像掉进了醋缸里一样酸溜溜的不是滋味……

    等林稍清醒了一下,觉得自己的阴茎已松软下来,爱液早已流了出来。我的手也不像刚才那样摸得起劲了,停停摸摸,摸摸停停,知道我已全身心的投入进去了。我和大鹏边吻边不时的发出「嘶…啊…嗯」的声音。林觉从没听见过我声音叫得这样响,叫得如此的难受。由于林刺激过度,阴茎反而没有刚才那么坚硬了。

    此时的我和大鹏正干得起劲,大鹏用阴茎故意的在小屄里一翘一翘挑逗我,我也有意的一收一放,弄的小屄有种非常难受、有劲使不出感觉. 过了一会大鹏就慢慢的抽插起来,先是用九浅一深方法,等到我小屄里难熬之时,大鹏就用力的刺、挑、磨、撬着小屄,还双手抓住了我的乳房不停的接吻。

    抽插了一阵,林知道我要丢了,因为大鹏刚插入小屄时,我的一只手还在摸林的阴茎,这时我双手按住了大鹏的屁股,大鹏就顶住不动,让我自已上下的运动,因为我有个习惯,在高潮将要来临时要求阴茎顶住花芯不动,自己上下运动。这时我运动越来越剧烈了,还不时发出了「嘶…啊…嘶…啊」的声音,最后发出了「嗳…哇…嗳…哇…里边抖了」的叫声。

    林听见我这样叫喊,知道我的高潮要来了,便握住我的手用力的捏着。过一会我「嘘……」的一声长叹,我的第一次高潮过了。大鹏这时也加紧的抽插,动作明显的加快。只觉得阴茎头顶在了我的花芯上划来划去,奇痒难忍。这时我也高高的抬起屁股,两腿分得更开,好让大鹏插得更深。我的这一动作使本来感到难于承受的大鹏更加感到无能承受了。

    我这时也感到大鹏差不多要射了,便用力的吸吮。大鹏这时轻轻的对我和林说:「小屄、林哥,我要射了」。我「嗯」了声,林对大鹏说:「你痛快地往里射吧,别有负担!让我家的这个小骚屄当我面过把瘾. 」这时大鹏受到林的鼓舞,阴茎好像加足马力的发动机的活塞在我的小屄里抽插着。

    大鹏觉得下体内有一股力量在运动,慢慢的从两腿向上直冲阴部。这股热量汇集到阴茎根部顺着阴茎奔腾而出。这时大鹏叫喊着:「小屄,扒开点,让我射得里一点. 嗳哇…嗳哇…小屄进来了。」一股精液就喷进了屄的深处。大鹏在射精时有高声叫喊的特点,以前大鹏和我日

屄时叫喊得更响,我总要叫大鹏小声点,怕丈夫不在家被隔壁听见了引起怀疑,这次大鹏虽然叫喊也不比以前,是因为还有林在旁边呢。被大鹏这么一叫,这时的我又兴奋了,只感到花芯里热乎乎享受着热精浇花芯的快活。大鹏再抽插了一阵,感到力不从心了,就对我说:「小屄我不行了。」我也感到大鹏的阴茎不如刚才了,就「嗯」了一声。大鹏就拨了出来,翻身下来。

    由于林在旁边,大鹏总感到刺激和有些紧张,要是平时大鹏不会这么快就射精的,大鹏下来后,我的兴奋期还没过,大鹏阴茎拔出后,我感到屄里空荡荡的,就拉着林的阴茎说:「上来呀!」这时林就翻身上去。

    因为大鹏在戳我时,林的阴茎也硬的难受了,加上看自己的我被别人干得如此的开心和骚,心里早已迫不住了,但又无奈,因为他实在太爱我了,只要我开心就什么都不顾了。林翻身上去后,我马上抓住林的阴茎对准小屄,林一挺,阴茎滑溜溜的钻了进去。林的阴茎在拚命的往里扎的同时,体会着我的感觉,觉得我的小屄不像平时,虽然此时我的性头还很高,屄里没了那种紧咬的感觉,花芯也顶不到了,屄里还有那种浓稠之感。林一边抽插一边体会着。

    我也体会着两个男人的不同感觉. 大鹏把阴茎拔出后我的屄里有空洞之感,
现在虽然林进来,仍感到不满足,体现不出刚才那种强烈的感觉,有种抓不到摸不着说不出的痒痒. 这时的大鹏在旁边凭着感觉,只觉得林一插一抽,我的阴部一抬一落,配合得很默契,过一会林的运动幅度小了。

    这时我放弃了手中大鹏的阴茎,双手用力按住林的屁股自己运动。大鹏知道我又要来高潮了,就用手去摸我的乳房,这时我发出了「嗳…哇…嗳…哇,里边抖了,嘶…啊…唷…」的喊叫声,林顶住了花芯,龟头也觉得微微的有节奏的抖动,我又一次的达到了高潮。

    接着林加快了运动,用力的抽插着,过了一阵,林的动作慢慢的缓下来了,最后伏在了我的身上。大鹏知道林射了。林下来后,我马上拿了纸垫在了屁股下面。大鹏在我的耳边俏俏的说:「这一下吃饱了吧。」我高兴的笑了笑说:「里边好多精液出来了,床上有都些湿了。」我处理了一下后,两只手握着大鹏和林的阴茎体会着刚才的一切。由于三人都感到有些累了,不知不觉的就慢慢的都睡着了。不知睡了多长时间,我先醒来了,两支手还揪在两支阴茎上,掂量着两支阴茎在疲软情况下的差异。

    这时的大鹏和林也醒了。睡了一觉,体力也恢复了,两支阴茎经我搓摸又很硬了。大鹏也摸着我的小屄,吸吮着我的乳头,此时林也在吸吮着我的另一只奶。
    也许是昨晚的精液还没全部出来,加上小屄的阴水本来就多,大鹏摸到小屄上粘乎乎的。摸了一阵后,我的阴部又在不停的上下抬动了,我话也没说就爬到了大鹏的身上,把大鹏的阴茎插进自已的屄里,成了女上位的姿势,并上下运动着。

    过了一会我对林说:「上来呀。」这时林才知道我想实现林和别人同时干我的梦想。林爬起来,跪在我的后面握着阴茎从我的后面插了进去。由于是第一次,动作生硬,加上小屄紧裹在大鹏的阴茎上,林一下插不进去。这时我伏在大鹏的身上,双手向后扒开小屄,林的阴茎才插了进去。

    本来我的小屄很紧,现在又插入一支,大鹏和林的阴茎感到非常的紧,我也从未感到那么的胀,细细的品偿着二个男人给我的快乐。其实大鹏和林都在体会着那从来没有过的剌激。

    插进去后林就开抽动了,但由于两个人一起戳,动作不协调,稍动一下林的阴茎就从小屄里滑了出来。林再插了进去,顶在里边不让滑出。大鹏也向上挺住,这样,两支阴茎都深深的插入小屄里. 大鹏虽觉得林的阴茎细短了一点但也十分的坚硬,两支阴茎碰在一起感到很剌激,加上小屄裹得紧,从没有过这样的舒服。这时我夹在大鹏和林的中间,作前后慢慢的运动,生怕阴茎再滑出去。

    过一了会三人的动作比较协调了,我的动作也加大了,由于屄很紧,又看到我兴奋难过的样子,大鹏有些忍不住了,但极力控制着。这时林也紧锁眉头,难受极了。这是我一生中最开心、最幸福、最刺激的时刻,有二个男人在爱我、服侍我、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我觉得小屄里很胀,两支阴茎又都十分硬,屄里有说不出的舒服。大鹏故意对我说:「小屄会不会胀坏呀?」我说:「小屄没事,就是里面难受死了。」大鹏说:「我会用力的。」说着就用力往上顶,抽插了一会,大鹏的阴茎头上感到奇痒难忍,就和我大声说:「小屄太紧了,好厉害,我吃不消了。」这是大鹏故意说给林听的。

    林听到大鹏这么一说,动作就猛了许多,没多久,只听林对我说:「小屄,我不行了,我要射进来了。」林平时射精时不说的,这次不知为什么也说了,也许是受大鹏的影响吧。大鹏听到林的叫声也拼不住了,对我说:「小屄,我也不行了。」

    我听到二个男人同时说不行了,心里兴奋极了,就感到小屄一阵的紧缩. 这
一阵阵紧缩,大鹏和林就熬不住了,异口同声的喊:「小穴,进来了。」两支阴茎的精液同时射向了小屄深处。此时我也叫喊着:「嗳——哇——,嗳——哇——。」两支阴茎觉得小屄一阵一阵的收缩、抖动。

    由于我的体力消耗过大,一会儿,我喘着粗气就伏在了大鹏的身上了。这时林将阴茎拔了出来。在拨出来的同时,一部分精液也滑了出来,淌在了大鹏的阴囊上。又过了一会儿,我拿了纸,慢慢的从大鹏的阴茎上抽出,又马上用纸堵住了小屄。

    大鹏望着我的动作说:「看一看有多少?」我慢慢的移开纸,把纸铺在床上,
蹲了下来,白白的精液就从小屄里流下来。大鹏说:「真得好多。」我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随后我又用手纸帮大鹏和林擦干阴茎,并在两支阴茎吻了一下,感谢这两支阴茎给我了一次有生以来难得的享受。

    接着我们三人又开始玩一一舔的游戏。先是我背对大鹏骑着,把大鹏的阴茎插入我的小屄,让林在前面舔我的小阴蒂,由于刺激,林舔得很卖力。

    我和大鹏一上一下抽动着,有时林的舌头无意中舔到大鹏的龟头. 这是大鹏
跟我说,你的小屄特别的紧,今天被日

这么多次还那么紧,是不是平时太欠了?我说:「这是让你们两个爱我的人互相享受,我的小阴蒂被舔时,阴茎在里面的滋味,一会让我老公插入你来舔。」

    就这样两个男人轮流交替舔,使我爽的再不能爽,其感觉无法言状。我们一直玩到快天亮,三人都累了。我夹在两个男人中间睡着了,一直到上午8 时多才醒。  

[ 本帖最后由 xuzichao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im118 金币 +20 回复、红心双过百,奖励!  
tim118 贡献 +2 回复、红心双过百,奖励!  
黎明前的黑暗 金币 +5 感谢您给众淫带来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