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言:

  为了答谢小小大男人大人及胡作非大人光临龙门客栈,也为了响应胡作非大人的號召,小弟也將平时一些凌辱身边女人的变態念头也写出来,为了方便写作与阅读,我会以模擬档案的方式表达,不要问我內容的可信性,万一依照文中的內容照办而被捕,也请不要告发在下。

===================================
                (一)

   胡思乱,已婚,三十岁,写字楼会计。

  从五年前接触情色文学开始,我已对凌辱婚子很感兴趣,每次收看胡作非的【凌辱女友】,我都会兴奋不已的一边想著自己的妻子被別人凌辱一边疯狂打枪,希望妻子终有一天也会如文中那样,被无数男人品嚐。

  而现实生活中,我的確有对自己的妻子作过一些出卖的行为,当然,现实归现实,我没有让她给別人干,而她也一直蒙在鼓里,只是我一个人在爽,另外,我身边和她身边的男人同样很爽。

  不明白?不用心急,让我慢慢说清楚。

  首先要说说我妻子,她是一个很传统的三十岁的的上班妇女,老实说姿色只是一般,但她一回到家里,就会穿得很清爽,背心热裤低胸短裙通通上阵。还有,她在家里不喜穿胸罩,说紧紧的很不舒服,有时天气热更会来个无上装!说到这里大家也可想像得到,一个平时普普通通的少妇,一回家就变了个开放隨便浑身上下也可看穿的艳女郎。平日

妻子穿成这样在家跑来跑去,春光无限,就是已干过无数次的我,也常常看得心猿意马,肉棒高掛。

  也多得现代科技先进,隨便一部娇少袖珍的手提电话,已经可以拍到非常优质的照片。对於眼前的性感尤物,看得多了,狼子心起,將手机校为无声,直接来个偷拍,大懵的妻子在家忙这忙那,不知她在家上走光下又走光的艳照全被我偷偷拍下。

  除了日

常的走光照,我还更喜欢在她洗澡时偷拍,妻子是个大近视,脱了隱形眼镜入了浴室,就连我轻轻拉开门探手机进去她也不知道,在水气和水声的掩护下,一丝不掛的出水芙蓉尽入镜头;其次是她穿著性感睡衣熟睡后,我隨便拉横她的睡衣与內裤,令她三点尽露,我拿专业相机来和她拍大特写,只要肯抵睡意通宵等待,翻睡的妻子还会摆出无数意態撩人的睡姿供我拍摄。

  最后,我从妻子大量的春光艳照里,挑选最美丽、最性感、最令人喷血的写真,用Photoshop將家里的背境退掉,有时再加上些特別或美丽的背景图,在妻
子面上加上马赛克,贴上情色网站的贴图区,让广大的淫民欣赏。

  而真正关於身边男人方面对妻子的凌辱,是在两个月前开始。

  那天,我隱藏来源的將妻子的写真从家里的电脑,传到我公司的电脑,到第二朝回到公司,我假装收到乱发的淫褻照片,在公司的电脑萤幕前大叫:「嗨!你们过来看看!看我收到什么好料~」

  公司里一大群狗公马上闻风而至,在我的坐位旁和我一同欣赏自己妻子的美丽胴体,当时的我,看著自己的同事与好友,一个个几乎流出口水的紧盯著萤幕內妻子迷人的奶子和微张的小穴,齐齐张起帐篷向著我的妻子,还不断评头品足,不断说著:

  「啊!那对奶子有34C吗?」;

  「哗!能將她操上两三晚就好了~」;

  「摆出这种姿势,这婊子真贱!」

  听著他们这样说我妻子,不断羞辱她,不断羞辱我,我兴奋得连双腿也在颤抖,待他们看饱四散后,我不得不衝入洗手间来一发狠狠的手枪。

  当晚,我一回家就缠著妻子,將她硬拉上床,一边干她一边想:“老婆啊!妳可知道,妳现在的模样,今早完全展露在我所有的男同事的眼前,他们全都欣赏到我妻子的美丽,妳乳头的顏色,妳阴毛有多稀疏,他们全都看得一清二楚,他们全都因妳而兴奋,他们全都想干妳啊!如果妳知道,这么多男人看过妳的身体,这么多男人想和妳做爱,妳会和我一样兴奋吗?”

  那一晚,是我歷来干妻子最长时间、最多次数、也是最痛快淋漓的一次。
  那次之后,我就经常干这勾当,每影到精彩的照片,就传到公司和同事们一起欣赏,指著妻子的身体说三道四,討论该如何玩她如何干她,让他们兴奋,让他们羡慕我,让他们用下流的说话来侮辱我。然后,就回家代他们狠狠的干我老婆。

  经常有人问我知不知道照片的来源,我当然说来源被隱藏不清楚。两星期前,坐我对面平时像个好好先生的小王,战战兢兢吞吞吐吐的过来对我说:「小…小胡,可…可否將那些照片送…送给我……」

  我大喜过望,当然答应,挑了两张姿势最下流最淫荡的送给他。当晚我又一边干妻子一边心想:“老婆啊!妳可知道,这刻在某个地方,有个妳不认识的男人,正一边握著妳的祼照,一边握著自己的鸡巴,正幻想著抽插妳水鸡的美纱感觉噢!”

  翌日

回到公司问小王,昨晚操了照片中的贱货多少发,他微笑著举起三只手指,害我又要衝入洗手间来多发。

  之后我又將妻子的写真送给了公司里两个孤家寡人,让妻子晚上可以好好的慰藉他们。

  一个月前我发现,公司里我的死对头老陈不知怎的竟然拥有我妻子的祼照,我还听到他对別说:「那照片九成九是那婊子的老公发的,又是那些想妻子被別人干的变態傢伙,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必定如他所愿送他绿帽,干爆那婊子,还要干大她肚子,给他送多个便宜仔!」

  妈的!听后我又是衝到洗手间来多发。

  两星期前,我终於偷看到妻子私人电脑內电邮帐號的密码,我乘她洗澡时,偷偷进入她的帐號,复制了里面的邮址,当中全是她的朋友、同事和客户,我刪除了女性名字的清单,然后再组合我自己的男性亲戚、同事、朋友和客户製成广发电邮档案,用外面网吧的电脑,每人送上一张加大了面部马赛克的我妻子的裸照!

  今天,所有我和妻子身边的男人,包括亲戚、朋友、同事、客户甚至仇人,全到看过我妻子的胴体,全都欣赏到我妻子的美丽。他们有些现在还天天和我妻子见面!至当中有多少个曾幻想过和我妻子做爱,有多少个曾拿著我妻子的艳照打枪,甚至有多少个已怀疑照片內的是我妻子,只是心照不宣,我不清楚,但我的妻子在我的设计下,成为了我们身边所有男人的虚擬公娼,成为了打枪发泄的幻想工具,已足够我这辈子好好幻想、好好回味了。



                (二)

   夏楼战,已婚,二十八岁,银行核数。

  事先声明,当初绝对只是一个玩笑,我没有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

  当然,我承认我是个变態,一直也幻想妻子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

  妻子原本不是这样的,无疑她很美丽,美丽的女人身边自然有一群狗公追隨著,不管她有没有男友,又或有没有丈夫。

  虽然我们结婚己有四年,但其实我妻子也只是个廿六岁爱玩的小女孩而已。经常和男性朋友逛街看戏,在ICQ和男网友倾谈至三更夜半。看著自己年青美丽的妻子经常和別的男人交往,老实说我很介意。

  我介意为何她一直没有搞婚外情~

  每次和別人约会,她都会预先通知我,每晚约会之后都乖乖的回家睡觉,太夜还竟然要我去接她回家,每次检查她洗澡脱下来的內裤,都是乾乾净净清清爽爽。

  我好失望!

  大约在半年前,我终於忍无可忍,跑到外面的网吧,在一个一夜情的徵友网站,半开玩笑的为妻子登了个徵友广告,內容如下:

  我叫阿美,廿六岁,身材超劲,我老公没用,不能满足我,好想和持久力强的年青俊男交个朋友,纯粹开心,不涉金钱交易,我的手机號码:XX﹣。
  第二朝中午,妻子从公司打电话给我哭诉:「呜鸣~老公,今早不知干么,很多不认识的变態男人打我的手机找我,说想和我交个朋友~呜呜……」

  「怎会这样的?打错电话还是手机台有问题?」我当然装疯扮傻。

  「不是呀!他们都知我名字和手提电话,都说是看到我在网站的徵友广告!呜呜……」

  「妳……妳不是玩得这样离谱吧?」我掩著半边嘴偷笑。

  「你疯了吗?怎会是我干的!我是被人整古呀!连你也这样说我~」

  妻子说完在电话那边放声哭了出来,我才惊觉这次玩大了,唯有好话说尽,尽量安抚含冤负屈的妻子。

  跟著那个星期,妻子每天都被数个电话搔扰,尤以晚上更甚,她晚晚都在洗手间偷泣,令心爱的妻子这样伤心,我开始后悔,也有点点心疼。

  但再过多一个星期,妻子的情况开始有变,没有再为经常被电话性搔扰的事闷闷不乐,取而代之,她开始经常和別人小声说电话,我留意到,她有时说著说著,嘴角还有丝丝笑意。

  那是像女孩子墮入爱河般的甜丝丝笑意!

  我预感到,有事情发生了。

  但实情发生了什么,我並不太確定,而现在妻子的转变如下:

  1。接到搔扰电话没有再鬱鬱不欢,反而终日

脸上漆著笑意,如沐春风。
  2。和男网友玩ICQ时,经常打情骂俏,一发现我偷看就遮遮掩掩,甚至將电脑关掉。

  3。经常出夜街,午夜三、四时才回来,我说由我去接她,每次她都极力捥拒。

  4。有数次妻子午夜回来,我检查她洗澡脱下来的內裤,发觉中间湿了一片。

  虽然还没有实则証据,但妻子现在的转变已教我乐上半天,她每次说和女性朋友上夜街,我一个人都会在家胡思乱想:她现在和谁人在一起呢?正干在什么呢?是那个一夜情广告招来的陌生男人吗?有没有用安全套呢?

  每次都是这样,妻子在外面不知是不是被人这样那样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里疯狂打枪。

  感谢那个令我妻子转变的男人,不论是一个,还是数个。

  我背著妻子为她发徵友广告,妻子瞒著我和我招来的男人在外淫乱!我想没有比这个更精彩刺激的夫妻关係了!

  另外,想请教各位,怎样可以教晓妻子,一个妓女在接客时应该做什么?
  为何这样问?呵呵~因为我正计划,迟些为妻子发个网上援交广告!內容如下:

  我叫阿美,廿六岁少妇,身材超劲,五百元全套,一千元过夜任做,个別要求有商量,我的手机號码:XX﹣XX。

  这个我用了无尽的金钱心思诚意追回来的妻子,这个和我交往了年余才肯和我做爱的保守的妻子,这个在半年前仍是守身如玉的妻子,很快就会被我推去接客,收五百元和任何男人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

  不论会否成事,单是幻想已令我不亦乐乎了!

  期待这一天的来临。



                (三)

  程毕禁,已婚,三十三岁,货车司机。

  我的情形是这样的,我们干运输的,工作时间非常不稳定,有时当夜更,有时还要驾长途车;而我老婆是普通的上班族,每天朝九晚五。

  作为货车司机,有时运货上大陆好几天不回家,没单接时则好几天呆在家里,妻子又要上班,閒来无事就叫行家朋友回家打麻將,消磨时间。

  起初也没发觉什么问题,但时叫朋友回家多了,发觉有些东西不妥。有个很奇怪的现像,每个朋友来我家,都轮流到洗手间,待上很长时间。

  开始时还说笑的问他们是否驾长途车多了弄至『肾亏』,他们都是一脸尷尬的说『开大』罢了。直至一次我接著老友阿全出来后入洗手间小解,发现老婆昨晚洗澡脱下未洗的內裤跌在地上…

  这时我才发觉,他们终日

藏在我家的洗手间,原来是在玩我老婆的內衣裤!
  看到地上的內裤中间地方湿了一片,男人独特的气味弥漫四周,我可以想像到他们对我妻子的內衣裤干了什么!他们藏在洗手间一边抚弄我老婆的奶罩!一边臭我老婆內裤的气味!还一边用我老婆的內衣裤包著鸡巴打枪!最后还泄在上面!

  原来我身边的行家兄弟朋友,个个都想打我老婆主意!借意来我家,一边褻玩著老婆的內衣,一边幻想著褻玩我老婆!

  这一刻,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他们来我家玩乐,每次进洗手间,我都想像他们正在里面臭我老婆下体的气味,或正用她的內衣来打枪,然后情不自禁的兴奋起来,鸡巴整天硬硬的。待他们离去后,发现奶罩和內裤沾著不知是谁的精液,我就兴奋到极点,晚上待老婆回来狠狠干她一场。

  现在,我每次叫朋友来家打麻將,之前都会將老婆昨晚洗澡脱下未洗的內衣裤换下来,然后掛上在衣柜內清洁的衣物,待那群色狼將清洁的衣物沾污后,接好整整齐齐的放回衣柜內。

  我要老婆回来,穿上满是朋友精液的內衣裤!

  而我那个无知大懵的老婆,全没机心的將那些加料的衣物穿在身上,让別人的精子贴在自己身体最神性不可侵犯的地方。

  而我,每次看到老婆穿著那些污秽不堪的內衣裤,就幻想老婆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刚刚被我的朋友轮姦得死去活来,现在奶子水鸡浑身都是他们的精液。想到这里,我就会血气上涌,刺激羞辱得全身像火烧似的,马上將什么都不知道的老婆就地正法,將她强姦两三次方可泄愤。

  有时,掛在洗手间用来招呼客人的褻衣会不翼而飞,老婆也有对我说好像遗失了內衣裤,我通常都会告诉她只是不知放在何处罢了,过一会就自然会寻到的。

  而那些下落不明的內裤,过了一段时间又真的会好好的掛回洗手间里,唯一分別是在中间贴著小穴的地方上面,多了一层乾硬了的厚厚的污跡。

  每次寻回失落了的內裤,老婆都会心满意足的將它穿上,让自己的阴唇深深亲吻那不知是哪个男人不知积聚了多少次的遗跡。

  最精彩的一次,当朋友们打麻將散场离去,我將老友阿全一句钟前才在上面发泄过的內裤好好的整理放回衣柜的剎那,老婆突然提早放工回来,二话不说就拿了那条私处位置仍湿漉漉的內裤入洗手间洗澡!

  我嚇得不知所措,深怕被她发现,谁知老婆洗完出来若无其事的坐在我旁边看电视,一脸无知的俏脸淡淡的说:「现在〝回南天〞了吗?怎么放在衣柜內的衣物仍像未乾似的,黏黏的穿得我很不舒服……」

  知道这刻老友新鲜的精液正沾污著老婆的阴屄,我兴奋得全身都在打颤!感觉就好像老婆刚刚和自己老友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完,现在阴屄被干得一塌糊涂那样!那个晚上我整夜竭力压住自己的性慾不搞老婆,我要她尽情吸吮阿全的新鲜精液,希望有一条精子真的可以游进老婆的子宫內,令老婆受孕!

  那晚我发了一个梦,梦到老婆真的大起肚子来,然后诞下一儿,那孩子的样子和阿全一模一样!

  我满身冷汗的醒来,火热的鸡巴却在高举著。我不知那是个恶梦,还是个美梦~

  各位同志们,下次招呼一大班猪朋狗友回家玩乐,不妨將老婆最性感迷人的褻衣拿出来宴客,將洗手间装饰得琳瑯满目,看看平时和你称兄道弟的好朋友,会对它们干什么~



               【一至三完】

[ 本帖最后由 曾经上当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15 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