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7142

               (第四章)

  野外一周后,叶诚许久来的禁欲生活终於宣告完结,在妻子同意下,他得以行使一个丈夫的义务,重新获得了妻子性器的主权。

  当叶诚手握肉棒,提高已变得低垂的性器,插入那被两个奸夫操了数年,并在他亲眼所见、亲手接生下产出两个野种的宽松骚穴时,妻子刻意并腿夹紧下,他感受到被妻子阴道肉壁、肉疙瘩紧夹肉棒后,叶诚不知是因为禁欲太久后的心酸,还是因为久旱逢雨下的异常激动,总之他在性器完全进入妻子的穴道后,不禁眼眶泛红,眼角有了些泪水。

  下方的咏欣,看着丈夫眼泛泪光、情绪激动时,随之而来心内的感触、纠结不可谓不深。最初时在丈夫的大度、怂恿下,她顺从丈夫的意思,从一个贞洁的良家,变为如今一个近千人骑过的淫妇,并且还喜欢上做个淫妇的快乐。

  这种巨大的改变,对现在的她来说还是有点难以接受,可是眼下已成为操控着、掌管着老公性事的她,却不能表示出软弱的一面,只得硬下心肠,在丈夫眼前摆出一副嘲讽、轻蔑的神色,口出羞辱他的言语. 这么做的原因,是咏欣深知越是这么做,她的变态丈夫就越是兴奋,夫妻俩今后的生活也越是性福。

  「老公,你一介大男人,居然落泪了,是心酸还是激动了?」

  「太久没操穴,激动了。」叶诚掩饰了他的情绪,答道。

  「别太激动了,我俩在野外的时间还长着呢!」

  「嗯。」

  与上两个野外不同,在这个野外,叶诚的鸡巴能够变硬粗长,这里的妖物,在妻子使用老技能「淫穴初开」,以及从丰润村新得到的技能「后庭绽放」,两穴齐开下,同样是悬浮开腿,可效率却翻了倍,一次两支妖物阳具插穴,进而冒出银光的两穴快速吸收妖身,直到妖物完全消失时,妻子的骚穴和屁眼里会有一粒银白、一粒墨绿的圆珠,看颜色就知道,银白色的自然是妻子服下,绿色则归叶诚.

  前两处野外,妖物分解后,留在妻子骚穴中的恶臭液体可没少让叶诚舔吃时反胃、受罪,这里要吞吃下的鸡蛋大珠子,却少了异味,还有些嚼性,除了没味道、略显怪异外,并不显得噁心,以此物裹腹,还是能够让他欣然接受的。
  「老婆,我要射了……」才急速抽插了百多下,叶诚就觉忍不住,欲要射精了。

  「这么快?别内射!」刚有少量快感的咏欣听到丈夫的急语时,心内一阵诧异,觉得老公的性能力不是差了这么多吧?这也太快了……她一楞后随之想到,许是他憋了太久,眼下太激动了,所以这次才会这般迅速吧!

  叶诚依言抽出肉棒,侧身移开妻身射出,白色液体喷洒到了床边的地上。一旁看着的咏欣,看着丈夫马眼喷出十数股量极大的精液时,不由暗道:自己果然猜对了,老公是憋疯了,因此这次才会这般草草了结.

  「老公,好了没?你爽了,该轮到我了,你现在也就剩下那张嘴管用了。」
  「别催,这就来。」

 骚臭的气味、小指大的阴蒂、肥厚黑褐色的肉唇、娇小可爱的尿孔、微涩带
  腥的大量淫水、舔吃妻子的骚穴,使得叶诚射精后,刺激得肉棒又一次变成坚硬的最佳物体,他不知不觉中已迷上了妻子的骚穴,有了强烈的恋阴癖。
  咏欣在丈夫口舌奉仕下,变得极为敏感的她,在十来分钟后就已经达到了高潮。咏欣支起上身,眼见丈夫像只公狗般趴在她两腿间,像个奴才般吸食她体内涌出的大量淫液时,她的内心被一种异样的征服感充沛着。

  咏欣高潮后,老公又一次操了她,这次操穴的时间变得更短了,她的老公只抽插了不到百下就已忍不住射了。休息片刻后,觉得丢人了,不死心的丈夫又来了第三次,这次进入的时间又更短了,只操了数十下就……

  这才是第一天,到了第二天,丈夫同样操了她三回,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的时间一次比一次短,到最后一次,只是坚持了十数下,老公更感丢人了。第三天,仍不死心的丈夫初步还能抽插过几下,到了第二次,他刚把肉棒顶到阴道口时就已射了,精液喷了咏欣一穴都是。

  『好噁心。』在丈夫精液射满穴时,咏欣心想道。随后她内心就暗自惊讶,不知何时,她竟然开始嫌弃深爱着的丈夫了『是嫌弃他这个人吗?不是的,只是嫌弃他的性器、他的精液而已。』

  也许是被大量粗长的肉棒进入过,也许是老公的肉棒进入体内后再难带给她大量的快感,更别说令她高潮了,咏欣才会在心底暗暗反感着老公的性器。
  叶诚几天后就知晓了他早泄的原因,服食那些绿色珠子,附带的作用是使得他龟头处逐级敏感起来,於是他就成了个不折不扣的早泄男,别说插入,很多时当他一兴奋起来,只要稍稍一摩擦肉棒龟头处,就能转瞬高潮,射出精液。
  知道原因后,同在一屋两人分床睡,叶诚裸睡也成了常态,现下他只想快点到达目的地,结束这种一触既发的日

子。其实经历过三个村子的夫妻俩,都心知肚明,在这世界,前方的目的地,不出意料也会有一个变态的主题在等着他俩,可是夫妻俩的内心却都有着强烈期待的情绪,迫使两人快步前行。

  丰润村北方微西位置就是夫妻俩的目的地——淫习镇的所在,两人一共用了近一年时间,才来到了地方。「淫习镇」背靠着澜沧河而建,镇子居民有四万多人,入镇后,街道上走的、商铺民居外的全是男性,不见一个女人,夫妻俩眼见於此,不由想到了曾生活过的安乐村。

  两人一路询问,来到了镇长家中,从此镇的矮胖村长口中得知,此镇男女比例为3:1。为了解决男女比例的失调,从几十年前,此镇就实行了女性村民娼妓化这一变态的主题.

  正常情况下,甘心戴绿帽的绿夫毕竟属少数,在女性娼妓化变成硬性的规矩后,民众只有稀少的一部份会结成夫妇. 村长得知夫妇俩是天选之人时,也是极为热心,特地带了两人去到几户已成婚的人家里走动,参观、倾听这些夫妻叙说他们婚后,妻子成了娼妓的生活模式,以做两人今后生活的模板。

  「本镇男性从事各行各业,而女性的收入却只靠皮肉生意得来。你俩虽是天选夫妇,但入住本镇后也得入乡随俗,妻子会作为妓女,以卖肉为生,而丈夫可以选择一个行业,自食自力养活自己,也可吃上软饭,只靠妻子卖肉生活……」
  「我们夫妇会选前者!老公,你说过,我俩间,你得听我的,在这我养你,这事就这么定了。」

  「老婆,让我吃软饭……」

  「这有什么的!我们俩还需要计较谁养谁吗?」

  「额……」

  「定了!」

  「好吧!」

  「这事你俩自行商议,我要做的,是先给你们找个住处。跟着来吧!」
  「嗯。」

  ……

  「还满意吧?」

  「还成。」

  「那我就功成身退了。嗯……多说一句,无论你们商量的结果是怎样,娼妓的工作时间是在晚上,从今夜起,无论夜里多晚,只要有客人上门,除了生理期外,妻子都必须接待卖穴,不得无故拒客,否则……」

  「嗯,镇长慢走,我俩就不送了。」

  ……

  「老公,还在纠结呢?」

  「不,你从妓这事,仍然让我觉得有些彆扭。」

  「你可以这么想,那些人不是嫖客,只是我的奸夫,只是奸夫的数量过多,并且夜夜上门. 而这些奸夫在与我通奸后都会觉得心内不安,於是放下些钱财,用以我俩生活之资……」

  「额……这样想,我好似没那么彆扭了。」

  「矫情!」

           ************

  此镇的居民穿着、风度、举止,已是那世民国之风,男性多着各式马褂、长衫,女性则为旗袍,只是一侧下摆开衩直至大腿根部。此镇男女皆不着内衣、小裤,这方面的穿着比起那世开放了许多,所以在片刻后,镇长交待的人上门,送上些衣物、日

常所需时,妻子换上了旗袍后,在特定角度下,叶诚看到开衩下那露出的雪白半圆时,比之亲见妻子裸体时还更显撩人。

  当天的夜里就有男人开始上门,有时来人太多时,还会有数个男人在住处厅上坐等。来客多时,叶诚会为来客奉上热茶,同他们聊上片刻,详细瞭解这些人的情况,之后收取嫖资.

  而咏欣则在夫妻俩的卧室里,用身体接待着一个又一个的嫖客,与之短暂交媾。这期间卧室的门从来不关,而她也由始至终淫声大作,叫得甚是骚浪,究竟实际如此还是刻意为之,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方水土养出的男人,个个的性器都极为粗长、性事了得,至少在咏欣看来,来人在性事上全都完爆她的丈夫,已为淫妇的她自是得了满足,极为性福。在来人不多时,咏欣并没有忘了满足丈夫的癖好,让他来到屋内,亲眼看着她的空虚处得到嫖客性器的填满,进而收获高潮,装下他们射出的子孙.

  「老公,到今天我总共接过多少客了?」

  「一千零三十六个。」

  「不重複?」

  「嗯。」

  「花了多少天?」

  「一百九十三天。」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极快,这些日

子以来,你夜夜眼见我做新娘,有什么感觉?」

  「既兴奋又憋屈。」

  「是吗?那你想操上我几回,宣示下这个身子主权的归属吗?」

  「不想。」

  「为什么不想?」

  「他们在床上都比我强,已能给你足够的性福。自从你从妓后,我就觉得我的性器已像早前所说的那般,是配不上你的性器了,而且换言之,它要是进入了你,就是种对你穴内污染的存在。」

  「真心话?」

  「真心!」

  「真心就好。作为下贱的绿夫,要用自撸取代操他的妻子,要视妻子三穴的所有权永远只属情夫,要把尊严同妻子被操后的烂穴划上等号……」

  「老婆,你一直都这样做着。」

  「嗯,舔吧!」

  百多天下来,禁欲的叶诚,骨子的下贱被咏欣一点点的开发到了一个极限,胀硬着鸡巴的他,很自然地钻进了妻子双腿之间,那张饮水、吃饭、当年说出无数甜言蜜语追求到妻子、亲热时亲吻妻子的口舌,现在却是贴紧了妻子那张每日

被数个男人内射后的烂穴,为其舔吸他男的精液,为其洁净下体.

  「老公,人说娶妻有屌用,这里是说丈夫的屌,你呢?」

  「我的骚妻是用奸夫的屌。」

  「那你的屌呢?」

  「为妻守贞,作为备胎使用。」

  「真贱!想撸了?」

  「想。」

  「那就把尿盆拿上来。」

  「这就拿。」

  「转过身去……哗……要我用手帮你撸吧?」

  「别玷污了老婆的纤手,还是我自己来吧!」

  「你也别太委屈了,给你只脚吧!」

  「谢谢老婆。」

           ************

  戴着怪异的绿色贞操带、仍被禁欲的叶诚,有时一月能释放个一两次,有时个把月都未有一次,在这事上,全凭妻子的心情。他如今享受着时时处於兴奋状态却不得发泄、被妻操控的耻辱感。

  今夜已经算好的了,嫖客不多,他能舔着妻子的脚掌、对着她放尿的专用盆子,还在她的注视下撸射高潮,他下贱的子孙和妻子高贵的尿液融为一盆。
  「几个了?」

  「满一万. 」

  「几年了?」

  「三年零四十五天。」

  「想操我吗?」

  「肉体想,心也不想。」

  「为什么?」

  「没得操,想操;真要操了,又不想了。」

  「就是这理。去领下个爷进来。」

  「这就去!」

  「爷是熟客,你就别走了,躺在我旁边……牵我的手,吻我时自己撸吧!」
  咏欣说完解开了丈夫的贞操带,准备被操着穴时同夫亲吻,让他自撸.
  「爷~~」咏欣见时机成熟,骚浪的对那个熟客开口道。只见熟客马上抽出了鸡巴,把硕大的龟头插入夫妻俩四唇接吻之处。这么做的后果,是使得夫妻俩似是两人舌吻,又似共同为他男口交的意思。

  「知道我让他这么做的目的吗?」咏欣问丈夫。

  「嗯。」

  「我要你说出来。」

  「是爱情也好,将来只剩亲情也罢,我俩肉体、内心的当中,永远都会横上个粗长的鸡巴……」

  「只是鸡巴!」

  「还有奸夫的子孙. 」

  「咯咯……我真是爱死你这个下贱的绿夫了。」

  「我也爱死你这个骚烂的淫妇. 」

  过了十多分钟,熟客在射精后离开,夫妻俩在说这番对话时,两人的脸上、口中却有着大量残留的精液,异常腥臭。就在此情况下,夫妻俩就着嘴里的奸夫子孙,兴奋又激烈的交吻了起来。

  不重複的嫖客数量破万后,镇上村民与家中夫妻俩又是开放了不少,群交共淫开始变为常事。而绿夫叶诚在这情况下,充当的角色则是负责打水递巾,为众嫖客、妻子擦汗抹身,从后推推他们交媾的屁股,为其省力、助兴. 完事后,充当用口舌为妻子清理穴道的下贱角色,并乐此不疲,每每异常兴奋不已。

  「可以了,你俩出村的条件已经满足。」转眼已满五年,夫妻俩在此镇上已成了不大不小的名人。这天夜里,正等着嫖客上门的他俩,却迎来的许久未露面的镇长上门,他一开口就是这话。

  「那现在……」叶诚听后一楞,转而问道。

  「跟我来吧!」

  「嗯。」

  镇长住处,后院里偏僻处藏着两口水井,两口水井中的井水又是一银一绿.眼见於此,夫妻俩已然明白,不等村长招呼,自行就选好水井,跳入了其中。
  绿夫体质:体质为常人两倍,性器粗、长,持久度减少三分之一;射精量、造精速度、射精快感时间增强一倍,称号自带被动能力「绿夫光环」。

  淫妻在绿夫视线范围内与奸夫通奸时,其体力、精力、敏感度上升30%。
  绿夫配戴:「怪异的贞操带」,用於禁欲. 长期配戴,有压制性器翘立、促使其早泄、流精的作用。主动能力:「化地为牢」,针对妖物,绝对防禦.
  「真——受孕成型」:作用於淫妻,顾名思义,加真后受孕期性事无恙。
  「虚指隔绝」:作用於淫妻,有排精、不使受孕等功效。

  淫妇特质:体质为常人两倍,三穴宽、深,持久度增加三分之一,淫水量、敏感度、高潮快感时间增加一倍,称号自带被动能力「淫妇光环」。

  绿夫在淫妻视线范围内,淫妇给夫戴绿帽时,绿夫的体力、精力、射精快感持续时间上升30%。

  主动能力:「淫穴初开」,针对妖物,用性器吸成灰灰。

  「后庭绽放」:针对妖物,用后穴吸成灰灰。

  「真——淫元复体」:自身作用,具有完美淫妻的种种功效,加真后具有化精、加速恢复体力作用。

  这是泡井后,夫妻俩如游戏般收获的能力属性,这类能力对两人今后的淫妇绿夫生涯有着极大的用处。

  夫妻俩一番交流后,跟着镇长出了后院来到他的睡房中。

  「你俩近前来。」

  进入房中,矮胖的镇长从一破旧的小皮箱中取出了一个灰暗的金属,单手握着,之后让夫妻俩近前站着,另一只手先是按着叶诚的额头片刻,放下,再按到了咏欣额头,也是片刻后,这才算是完事。

  「去照照镜子吧!你俩额头上有本镇长赐予的身份证明,有了这证明后,你俩才算是真正的绿夫淫妇. 」

  「绿夫」,镜中的叶诚额头上多了两个绿色大字,表明出他的身份。

  「淫妇」,咏欣也是如此,额头上多了两个银色大字,视为她的身份。
  「这个性器模样,不知是何材料的阴蒂环是本镇独特的淫器,为淫妇专用,要绿夫亲手戴上才能发挥奇效。给,为你妻子戴上吧!」

  叶诚接过,只是一楞后就马上为妻子戴上。这模样犹如男性完整性器的阴环真是奇物,在他把此物那环状根部贴到妻子骚处的小豆芽上时,一阵银光闪现,在妻子发出「嘤」的一声后,此物那圆环处已穿戴在了妻子阴蒂的正位之上。
  「奇特的阴蒂环」用於绿夫禁欲. 长期配戴,与绿夫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时,有骚穴宽松、淫水枯竭,毫无快感的作用。

  「我知道你俩一直在禁欲,不如现在就试试新能力和此物的功效。」咏欣戴上这阴环后,就轻声把此物的能力和属性告知了一脸好奇的丈夫叶诚,在她说完时,镇长马上插嘴说道。

  夫妻俩听后,还是咏欣先反应了过来,她伸手除去了丈夫的贞操带,之后背向着他脱了身着的旗袍,并翘起了丰满的圆臀。妻子身后的叶诚看着妻子蜜桃般的丰臀、迷人的骚穴后,多年禁欲的控制下使得他能瞬间处於兴奋肿硬态度,这时哪还忍得住,他手握着肿胀却低垂着的鸡巴抬高,对准了妻子的美穴奋力一刺后,他感受到的是性器进到了一个空荡荡的所在地。

  「据说,淫妇戴上此环后,淫夫就算操上她一百年,两人也不会有太多的快感,夫不会射精,妻不得高潮。而两人这般交媾时要想有快感,就得藉助外人、外力,好比这样……」

  矮胖镇长说着来到了妻子的正前方,让妻子支起身子,而后他手握着硬立的大肉棒,在叶诚的肉棒还在妻子的体内时,同时也插入,整根挤了进去。也就在他插入后,咏欣的穴为之一紧,淫水泛浪,有了快感。

  镇长的大肉棒在前侧,挤佔了妻穴的三分之二还多的空间,叶诚的肉棒在后侧,只佔了不到三分一的空间,被妻子的肉穴挤压肉棒一面,而那另一面则被镇长的阳物挤佔。这种两屌入洞,与他人共享妻穴的感觉是叶诚从未有过的感受。
  两人一起抽插妻穴,镇长在这次交媾中绝对是为主力,他的肉棒更粗更长,给予咏欣极大的满胀感,也带来了大量的快感。相比之下,因能力缩了三分之一的叶诚,原本就很难满足妻子,现在更是如此,他那物就似镇长那物的陪衬品,两人这番共穴后,突显出的是叶诚性事的无用感。

  「老婆,我要射了。」

  「这么快?拔出去,别射在里面。」

  「嗯。」

  「真噁心,人家大男人都是射精,你却成了流精。」

  在妻穴和镇长肉棒的共同压挤下,叶诚只抽插了妻穴数十下就已坚持不住,有了射精的感觉. 在妻子的话语下,他依言抽出了鸡巴,在一旁手撸了十数下后到了高潮,却没想到他这次射精时,大量精液只是缓缓流出,这不,又受到了妻子的羞辱和嘲讽.

  叶诚的退出,使得镇长独享其妻穴,一旁的他眼见着镇长的粗长鸡巴急速的在妻子骚穴中进进出出,两人的身体、性器配合得天衣无缝,再扫了几眼妻子一脸满足、舒爽得变形的俏脸时,他心里很是清楚,至少在性事上,作为丈夫的他很难再在妻子的心里还留有位置。

  交媾的时间很长,镇长这才射了精,一脸满足的抽出了妻穴中软下的鸡巴,去到了妻子脸前,让妻用口舌含吸着,清洁他的性器。而作为绿夫的叶诚,眼下要做的,就是在镇长性器退出妻穴后,凑上嘴去吸吮妻子被大量淫水精液交夹的骚穴,同时撸着自己的鸡巴,并在之后把本应装入妻穴的他的子孙,全流在了这室内肮髒的地板之上。

  在夫妻俩第二天离镇的时候,包括镇长在内,操过妻子的所有嫖客全都出现在了镇口空地上,他们进行着一个荒淫的仪式,欢送这对够浪够骚和够贱的夫妇俩. 万人以上的男人撸着鸡巴,射出精液,喷满妻子全身上下的震撼场面让叶诚呆楞在了现场,直至满身恶臭精液的妻子伸手环过他臂弯,拉他前行时,他这才回过神来。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菊花好养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