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偷情

2004/01/10发表于:羔羊


  深夜,景秋刚洗完澡,穿着一身米白色的连衣睡裙坐在床边,她没带乳罩,一对尖挺的奶子若隐若现,两个红红的乳头格外显眼。

  这时,门外一阵拍门声,景秋起身去开门,我扶着景秋的丈夫银生进了门.
  景秋忙扶着丈夫的另一只手,嘴里娇嗔着:「喝不了就别喝那么多,看妳这死样。」

  我陪笑着说:「嫂子,妳别生气,今天我们朋友都在,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
  银生挣着想甩开我们的手:「放开我,我还能喝,阿强,拿酒来,我们再喝。」
  景秋和我把银生扶到床上,不一会儿,景秋的丈夫就睡死了过去,嘴里喘着大气。这时,我看了看床上已睡死的银生,突然猛的一把抱住景秋,一只手用力地抓着她的一对大奶。

  景秋被我突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忙推开我,回头望了望熟睡的丈夫,然后轻声娇嗔地对我说:「妳疯了,万一被我丈夫看到怎么办?」

  我淫笑地看着景秋:「妳看妳老公那副死样,还能看到吗?」说完又一把抱住景秋,一只手握着她的乳房,一只手则不停地摸着她的大腿,景秋也不禁发出轻声的呻吟:「我们到客厅去吧,万一他醒了就麻烦了。」

  于是我一把抱起景秋,然后把她放到客厅的沙发上,把她的上衣吊带拉到腰间,用嘴含着景秋的一只大奶子,一只手轻轻地在她阴部游动着。

  「啊……嗯……好……好舒服……」景秋不停地呻吟着,伸手抓住我的东西不停地上下抽动着。

  「阿强,快用手抠人家的小妹妹嘛,我好想……啊……对……就这样……」
  我脱下了景秋的粉红色叁角裤,淫笑地问景秋:「宝贝,干嘛穿着那么性感的内裤啊?」

  景秋妖淫地回答道:「还不是穿给妳看,这些天我都不让我老公碰我,我对他说我大姨妈来了,可妳这死人都不舍得来找我,搞得人家好想,哼,下次再这样看我还理不理妳。」

  我陪笑着说:「别生气嘛宝贝,我这不是来了嘛,再说这几天妳老公也没出差,我哪有机会来啊?乖,别生气,先把哥哥的东西弄大,然后今晚爽死妳。」
  说完脱下裤子,把他那根东西送到了景秋面前。景秋白了张强一眼,轻轻地把阳具含入了嘴里不停的上下抽动着。过了一会,我起身躺在沙发上,示意景秋坐上来。

  景秋说:「阿强,这几天是我的危险期,今晚我们先用套子吧,我老公上个月出国买了几盒超薄的安全套,今晚我们先用吧,等我危险期到时随便妳怎么弄都行,好吗?」

  我想了想:「可到时妳老公发现套子数量不对怎么办?」

  景秋淫笑地说:「管他呢,我就说有一晚他喝醉了我太想,所以用套子套住黄瓜自己解决咯。」

  说完便光着身子走进了睡房,看了看已睡死了的丈夫,轻手轻脚地打开抽屉,拿出一个安全套走到客厅的沙发边,一手抓起我的东西,把套子套上后,便骑在我腰间上,拿着我那根又大又粗的东西对着准自己的小洞,然后猛的把屁股往下一坐。

  「啊……」景秋轻叫了一声,已把我的东西整根地吞进了自己的阴道里,我双手抓着景秋的乳房:「宝贝,快动。」

  景秋点了点头,双手撑着我的肩膀,屁股开始不停地上下套动着。

  「啪……啪……啪」,由于是半夜,因此比较安静,客厅里回响着肉体相撞所发出的声音。景秋忘情地摇着头,一头黑发也跟着左右摆动着。

  过了一会,我要景秋背对着自己,景秋也听话地起身转声,挺起她圆圆大大的屁股,阴道和屁眼两个洞都清楚地展现出来。我低下身子对景秋说:「秋,今晚让我弄弄妳的第二个洞好吗。」

  景秋娇嗔地回答:「我都肯背着妳的好兄弟、我的老公和妳做爱了,妳还有什么不能的,只是妳要慢些哦,太大力我怕会痛。」

  刚说完我便用手撑开景秋那红红的屁眼,把阳具对准后慢慢地送了进去。景秋闭上了眼睛,一副很痛苦的样子:「阿强,妳再慢些,好痛。」

  这时,整根东西已完全进入了景秋的屁眼里,我也没理会景秋的叫痛声,双手扶着景秋的屁股,用力的把阳具对着屁眼猛干。

  「啊……好痛……啊,嗯……」景秋趴在沙发上大声的喊叫着。

  我也不禁加快了抽动的速度,边用力干边用手拉着景秋的头发问:「贱货,快告诉我,是我厉害还是妳老公厉害?」

  景秋不停的把自己的屁股用力向后挺,嘴里说:「阿强,妳比我老公狠多了,啊……妳厉害……和妳做爱好爽,啊……我要……啊……不要停……我要妳永远的干我……唔……」

  约过了半小时,我发现自己要射精了,忙把阳具从景秋屁眼里拿着出来,脱下安全套,景秋忙用嘴含着我的东西,并不停地套动着。终于我觉得全身一麻,啊了一声把精子全射进了她的嘴里.

  两人休息了一下,景秋看了看睡房,靠在我怀里说:「阿强,妳先走吧,不然等会我怕他突然醒过来事情就难办了,过几天他要出差,到那时我危险期也过了,妳再到我家来,那时不管是睡房、厨房还是天台,只要妳喜欢,在哪做爱我都随妳。」

  我看了看墙上的钟,都叁点多了,想想还是回去吧,于是两个各自己穿好衣服,景秋帮我打开门,我亲了她一下走下了楼梯。

  (续一)

  一个细雨连绵的深夜。

  博爱小区C座13楼204室,一阵轻声的门响后,我快速的走进房里然后轻轻的把门关上。

  今晚的景秋格外的动人,一袭淡红色的长裙毫不保留的展示出她一米六八的曲线身材,略红且稍卷的披肩长发幽幽的微掩着半边面部,房里回响着让人幻想的萨克斯曲子。

  我淫笑的看着眼前这个淫荡的尤物,景秋也不说话,拉着我的手来到沙发前轻轻把我推坐到沙发上,然后趴到我身上用嘴轻轻的在我耳边吹着气幽幽的说:「他现在应该在飞机上,妳今晚可以得到妳想要的一切,包括和我做爱。」
  说完,便用舌头慢慢的在我耳边滑动,我闭上眼睛享受着,一只手轻轻的在她的肩背上游动,房间里的音乐让我格外的兴奋,景秋顺着我的耳边慢慢的往下亲,一只手也不安份的隔着裤子抽动着我的阳具,我开始喘着大气,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用姆指和食指搓着她温软的嫩穴。

  突然,房门被粗鲁的打开了,我和景秋触电般的分开,她的丈夫我的朋友银生幽灵般的站在门口,手里那把锋利的斧头在淡紫色的灯光下暗暗着闪着血光。
  银生表情麻木,眼里闪着火一样的怒光一步步的向我们走来,我和景秋被这突来的举动吓呆了,木木的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也就在瞬间,随着景秋的一声尖叫,银生的斧头也着着实实的砍在了我的颈上,一阵钻心般的尖痛后我麻木的靠在了沙发上,痛苦无力的喘着气,一幕幕往事没有思维的在我脑海里闪过.
  (续二)

  一年前夏天的一个傍晚,我正在健身房跑步,突然接到银生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他正在外地出差,而景秋今晚要参加朋友在郊区一橦私人别墅里举行的舞会,因为是郊区而且还是晚上,银生不太放心她一个人去,便问我能不能开车陪着景秋一块去,由于我和银生是好朋友,和景秋也算谈得来,便爽快的答应了银生。

  晚七点半,我准时把车开到了银生家楼下,当我透着车窗看到景秋从楼口走出来时,我惊呆了。

  一套黑色的低胸晚裙简直无可挑剔,白嫩的双肩,那一条深深的乳沟,天,太性感了!

  整个舞会我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景秋,而她也理所当然的成了舞会上众多男士敬酒及邀舞的主角,以致于散场时景秋醉得连走路都困难了。

  当我把她送到家门口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从她包里找到钥匙打开门后,我扶着她走进了卧室,快走到床边时景秋突然被高跟鞋绊了一下,我下意识的想抱稳她但因为惯性太大最终整个人把我压在了地上,那一对让我幻想了一个晚上的乳房紧紧的贴在了我的脸上,我感到我的东西迅速的胀了起来。

  这一摔把景秋摔醒了,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正匆忙想起身时手一滑又再次压倒在我身上,瞬间,我整个人失去了理智猛的把景秋翻过来压在了她上面,疯狂的亲着她的脸。

  景秋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呆了,之后便拼命的反抗:「放开我、放开我,妳疯啦……不要……不要……」

  我一手按她,一手粗暴的拉下她的肩上的吊带,然后贪婪的吸着那对白嫩的大奶。

  景秋仍拼命的挣扎想脱开我的手,嘴里哭叫着:「不要,求求妳不要,放开我,求求妳了,我是妳朋友的老婆,妳不能这样对我。」

  我没有理会她,一手继续用力按着她,一手则从侧面打开了她的腿,景秋微微凸起的小山丘在黑色的叁角内裤的包壤下显露在了我面前,我迫不及待的把头伸到了她的两腿间,隔着内裤用舌头疯狂的舔着她的阴道。

  景秋依然挣扎着,但却显得那么的无力,我不在满足于现状,因为我感到自己下面的东西已经胀得发痛,于是用手把景秋的内裤扯往一边,把阳具对着她的嫩穴,「啪」的一声,整根东西如鱼得水般的插了进去,与此同时,景秋整个人也触电般的颤抖了一下,身体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在地上。

  我双手抓住她的两只乳房屁股快速的不停前后抽动着,景秋不再挣扎,慢慢的轻轻的发出阵阵呻吟,这使我更加兴奋,我把她的身体翻了过来让她背对着我跪趴着,然后骑在她圆滑而挺翘的屁股上,轻车熟路的把东西放进了她的阴道里来回的抽动着。

  景秋渐渐的开始放肆的呻吟起来:「啊……啊……唔……嗯……唔……」
  这种狗爬式使得我的阳具和景秋肥大的屁股不断撞击,我伸手用力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厉声问:「贱B,快告诉我这样干妳妳爽不爽?」

  此时的景秋已完全失控,嘴里不停的呻吟着回答我:「爽、爽,好爽……」
  我更加用力的扯着她的头发厉声喝问:「有没有谁像我干妳这样爽?」
  景秋不停的把屁股往后挺以配合我的抽动,嘴里喘着大气回答:「没有……
  妳干我最爽……没有谁像妳这样厉害……啊……啊……「

  景秋的连番回答使我愈发的兴奋无比,更加快了抽动的速度,终于,我啊的一声,把精子全射进了她的嫩穴里.

  第二天我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光着身子躺在了朋友的老婆床上,景秋躺在我怀里,睁着那双圆大的眼睛痴痴的看着我,我对她笑笑,她娇声的说:「有人连朋友的老婆也不放过. 」

  这句话激起了我意识上的刺激,我猛的转身把她压在身下淫笑的说:「那我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吧。」

  说完便用手抓住景秋的大奶子,她尖笑的躲闪着,最终半推半就的让我安逸的揉着她的双乳,接下来我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的用舌头在她的嫩穴上游动,吸着她露出来的淫水,景秋也不甘寂寞的把屁股往上挺,以把她的嫩穴贴着我舌头更近一些。

  这时电话响了,我没有理会接着用舌头不停的亲着,而她也没有接电话的意思,继续扭动着,但电话好像也没要要停下的意向,不停的响着,于是在我的点头下,景秋不情愿的拿着了电话:

  「谁啊?」

  「老公啊,人家刚才在洗澡,没听到嘛!」说话的同时示意我不要出声。
  「想,我也想妳,妳要回来哦!」

  我突然想要做点坏事,趁景秋打电话时把阳具对准她的阴道一挺,整根东西全被吞了进去。我看到景秋突然轻声「啊」了一声,吃惊的白了我一眼。

  「没,没什么,有只虫子飞过来吓了我一跳。」

  我没理会她,继续用力的抽动,看着景秋那副欲罢不能的表情,我心里直想笑。

  「那先这样吧老公,我刚洗完澡身上的水还没擦干凈呢。」

  「嗯,嗯……知道啦,我在家乖乖的等妳回来,拜拜。」

  景秋刚说完也没等银生说再见便迫不及待的挂上了电话,我看着她淫淫的笑着,她突然猛的一翻身便骑在了我身上:「哼,看我怎么收拾着。」

  说完伸手拿着我的东西对着小洞坐了下去,然后卖力的上下套弄着,我躺在下面,双手揉着她的双峰,兴奋的享受着……

  从那一刻开始,偷情成了我和景秋最热衷的事情。

  (续叁)

  「啪」的一声雷响,把我从无头绪的回忆里带了回来,我依稀觉得外边的雨越下越大,而我的脑海也越来越迷茫,一幅幅回忆在我面前快速的不停的掠过,时长时短。

  房里那轻轻柔柔的萨克斯曲依然回响着,让人幻想,让人动情,我不能控制的慢慢的闭上了双眼,我感觉我的身体已随着音乐在房里飘动着,一阵阴风后,我渐渐的飘出窗口,飘向了遥远的西边。

  ***********************************PS:我看了很多朋友对我上一篇文章,也就是这个系列的上一集的回复,有很多朋友对我的文章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当然从回复里我也看到许多朋友给我意见最统一最多的是觉得太短了。

  在此,我想和那些朋友解释一下:我本人比较喜欢那种比较直接给人感官刺激的文章,就像我写的这类,而这一类文章的特点是短、狠、直,也就是内容要短,干得要狠,写得要直,也只有这样才能最直接的激起看官的感官刺激,当然在这一篇续集中,我也听取了那些朋友的建议,适当的从其它方面描写了一些附加的内容,力求有各类要求的朋友都能得到综合的满足。

  另外,细心的朋友也许不难发现,这篇续集和第一集一样,我也留了一个伏笔,如果大家喜欢我的这类文章,我会找时间再写第叁集的:)

  最后,提前给各位朋友拜个早年,祝大家新年快乐,「性」福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