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汉是一个年青的心理医生,两年前娶了爱娜。
  爱娜是张汉大学时期的大学校花,裙下之臣不可胜数,但却倾心于张汉的果断及乐观性格,委以终身。

  婚后两人形影不离,性生活频密,羡慕死身边的朋友、同事。

  某天,他们相约好友阿强及倩影出海钓夜鱼。
  阿强及倩影恋爱成熟,现正考虑结婚。

  阿强首先钓到一条石狗公,叫道:“你还不上钓?”
  张汉道:“你是在说那条鱼,还是说情影呀?”
  阿强望着倩影笑道:“她啊,早已经上钓啦!”
  爱娜道:“我赌十万,倩影还是处女。”

  倩影低头不语,阿强道:“她的第一滴血,早已经双手奉献给我啦。”

  倩影抗议道:“你乱讲,我们都没有做过。”
  张汉道:“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海面上一艘漂浮的游艇上,一个处男和一个处女……哗 好浪漫呀!”

  阿强说:“我只会用张嘴讲,不像你,说得出,做得到。”

  张汉道:“今晚我和爱娜做证,月老为媒,你嘴巴不能只是用说话了,瞧着吧!我来示范。”

  张汉一手抱住老婆,就和她口对口,舌头相碰,互相纠缠。

  一个大浪,将船抛得一摇一摆的,两人顺势倒在船头甲板上面,爱娜的外衣褪去一半,露出半边乳房,张汉用舌头去舐她娇嫩的乳蒂。

  爱娜亦顺势拉开张汉裤链,一手拔出张汉阳具,用五支手指搓来搓去,阳具开始胀大,在月光之下好似一支会发光的香蕉。爱娜突然身体一缩,对准目标,一口就含住阳具,阿强和倩影看到这里,互相对望,感到有点儿尴尬。

  阿强低声说道:“我们到楼下船舱吧!”

  两人到了船舱,阿强发觉自己下体忍不住大起来,将裤裆也顶高了,十分尴尬。

  倩影见到,不禁笑道:“你好冲动吗?”

  阿强道:“见到他们这样的三级表演,是男人的都会有反应啦!”

  倩影嗔道:“你去死啦!”说着一脚踢正阿强下体。
  “你做甚么嘛?”

  “我以为你是因为我才会胀大,原来与我无关!”
  “原来你吃醋,说真的,其实和你在一起就令我胀大啦!”

  “是吗?那你为甚么又从来都不理我!”

  “我以为你想等我们结婚之后嘛!”

  倩影又想一脚踢过去,这次,阿强学机灵了,他避了一避,就抱住倩影。

  倩影半闭双眼,娇声说道:“我要你吻我,好像张汉吻他老婆那样。”

  阿强没有讲明,紧紧抱住她,舌头好似上了发条的机器那样,由嘴吻到颈,再由颈吻到肚脐。

  倩影衫裤已经被一件又一件地剥去。

  倩影身段迷人,一对乳房,好似一对水晶梨那样,由胸至腰,好像一个连一个的山峰。

  阿强用唇、用舌头去嗅倩影的身体,感觉一阵芬芳的香味,世上再没有一种香比得上女人的体香,尤其是自巳心爱的女人。

  阿强变得更冲动,更粗暴,更淫乱。

  他脱光倩影衣服,将她身体一寸一寸的吻,吻得倩影全身骚软,整个身子偎进阿强怀里。

  就在两对男女亲亲热热、物我两忘之时,突然,有另一支快艇接近游艇,然后有一男两女跳上了船。

  刚才船上的浪漫气氛即时变得紧张起来。

  张汉问:“你们是什么人?”

  男贼喝道:“继续做爱啦!”

  张汉上前,想和他们交涉,男的拔出手枪,向天开了一枪,张汉等四人吓得面无血色,四条肉虫,光秃秃地不知所措。

  男贼道:“我要杀死你们,用你们的身份证,这样,我们三个偷渡客就可以冒充真正的香港人啦!”

  “杀人要坐监的!”爱娜大叫。

  男贼大笑道:“坐监最好,我第一个就先杀死你这个臭婆娘。”

  男贼一怆射中爱娜右脚,大喝道:“跳下水,如果不跳,第二枪就打死你。”

  爱娜危急之下,就跳入茫茫大海之中。

  跟住是阿强和倩影,两人亦被枪指吓之下,跳入海中。

  剩下张汉,男贼正想向张汉开枪之际,其中一个女贼制止道:“不要杀他,原因之一:要他开船,之二:要他提供资料,证明我们的假身份,之三:我想和他做爱。”

  男贼人话:“你发骚了吗?”

  女贼人一手捉住张汉下体,说道:“你看,起码比你大一倍、粗一倍呀。”

  女贼对张汉道:“和我做爱啦。”

  张汉见女贼人样貌甜美、身材惹火,要是平时已经流口水了,但现在身处危急,明知对方是一支漂亮的女蜘蛛,和女蜘蛛做爱之后就会被对方杀死,不禁不寒而栗。

  男贼说道:“说得对,如果你听听话话的就留你一条狗命,快点将你们的身份、关系讲一次。

  张汉被迫一五一十地将一切讲出来。

  女贼说:“好极了,从今日

开始,我叫爱娜,是你老婆,他们就是阿强和倩影。”

  他们各自拿身份证在看,说道:“都很相似!”
  张汉赤裸裸地站着,假爱娜抚玩着他的身体,并问道:“我现在是你的死鬼老婆了吧。”

  “你们是杀人凶手?”

  “不要说那些,我们现在来做爱。”假爱娜道。
  假倩影抢上前一步:“我也要做。“

  男贼人道:“你们这两个淫妇,真没办法!”
  假爱娜道:“谁叫你不能满足我们呀。”

  男贼人道:“不理你们了,我到船舱睡觉去。”
  假受琴抱住张汉,一面吻他的身体、一面自己脱衣脱裤。

  这个假爱娜身材高大,想不到脱光之后,身体之美,会令张汉呆住了。

  张汉心里想:“反正都是死,临死前能玩个够本也好。”

  于是,他也老实不客气,双手去摸假爱娜的乳房,两人搂作一团,翻来翻去。

  突然张汉大叫:“好痛啊。”

  马上传来一阵笑声,原来假倩影正在用鱼勾钓鱼,她所钓的不是鱼,而是张汉的阳具。

  张汉说道:“你真是变态。”

  假爱娜代答:“答对了,她真是变态的。”
  张汉说:“他那样会绝我后代的。”

  假爱娜道:“我和她玩惯性游戏的!不用怕,没事的,我们会适可而止的。”

  张汉道:“又不见她勾你的乳房、勾你下体?”
  话说没完,鱼钓果然勾住爱娜的乳房,假爱娜不但没有反抗,脸上还露出痛苦的笑容。

  张汉问:“你们玩‘SM’吗?”

  假倩影说:“不是我们,是我们三个一齐玩。”
  假爱娜乳房被勾出一条血痕,说道:“老公,我要你用舌头舔我的血渍。”

  张汉见到假爱娜的媚态,竟然冲动起来,他一口含住假爱娜的乳蒂,拚命地啜,假倩影亦俯身向张汉的身体进攻,不过,她没有再用鱼勾,而是用她的舌头。

  张汉的宝贝很快就被她们俩玩得胀大了,两个女人,把四个嫣红欲滴的奶头挤在一块,饱满的乳房夹住张汉的龟头,爱娜叫这一招做“四乳伴龟,五头相搓”什么的,很快就分出高下。

  四个奶头,分别都胀大起来,又红又硬,好像四粒大红枣似的,中间个龟头就大热胜出,突了出来,高高在上、鹤立鸡群,胀得如铁笔一般。

  一个大浪打了过来,二人你跌我撞的,张汉一会儿分别插入两人的玉门,一会儿又插在她们的乳沟。

  两个女人都已经不是处女,两个女人的做爱技巧都十分纯熟。

  好快,精液就喷射出来,分别喷向两个女人的乳房之上。

  一轮春潮之后,男贼见甲板上面没什么动静,就走上甲板,“命令”张汉将船驾驶靠岸而去。

  回到岸上,张汉先送“阿强”及“倩影”回家去,自巳亦带着“爱娜”返回自己的家里。

  “爱娜”一进屋就惊奇的叫道:“哗 好漂亮呀 这间房子这么大,只是我们两个人住吗?我们有没有儿女呀?我们的房间在楼上吗?……”

  张汉没好气的对她说道:“你玩够了吧?你们是偷渡客,还杀了我的老婆,你还是走吧。已经到了香港啦,走呀。”

  “爱娜”道:“我不走,我叫李爱娜,我是你老婆。”她举起爱娜的身份证示威。

  张汉说道:“我好累了,想睡一会儿。”

  “爱娜”道:“你想我陪你上床吧 是不是?”
  张汉道:“我有你那样好心情,你自便啦。”
  张汉登上二楼,一进房就上床睡下了。

  “爱娜”走来走去,走到一间房,里面仿如一个大衣柜,有好多漂亮的时装,她十分兴奋,轮流地换上身。

  玩了一会儿,她亦因为太累而伏在地上睡着了。
  一觉睡到天明,“爱娜”首先起身,她走到隔壁另一间房,一进去就觉得有点异样。

  那房里面有好多古灵精怪的东西:墙上有手扣,还有皮鞭。房的右面有几个铁环,几条麻绳,房的左边有一支木马,“爱娜”爬上木马,觉得木马坐位处十分贴服屁股,坐上去十分舒服。

  突然,背后有人拍她肩头,吓得“爱娜”大叫:“是谁呀?”

  “是我嘛!你怕什么呀?”原来是张汉。

  “你想做什么嘛 你走啦。”

  “你不是好想我做你的老公吗?”

  “你真的肯做我老公?”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你说出来啦,你想我怎样呢?”

  “我要你好像我老婆那样,和我玩这间房里面的游戏。”

  “你们经常玩这些变态游戏吗?”

  “很刺激的,包你有高潮的!”

  “那好吧,哼,你可要顾着我哦!”

  张汉将“爱娜”手脚扣住,令她动弹不得,然后,他走到墙边,按着一个电掣。

  电掣一开,假爱娜的脸容就开始大惊失色。
  木马开始摇动,假爱娜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叫:“放开我呀!”

  张汉扯开假爱娜的衣衫,露出她的双乳。

  假爱娜问:“怎么好像有一条东西一直插入我下面啊!”

  张汉道:“是这支木马的假阳具啦,舒服吗?”
  “好痛呀,求你把那个电掣关上吧!”

  “不好,关上电掣之前我先将抽插速度加快一倍,等你有了高潮之后,才会关上电掣。”

  “你好残忍呀,你这样会插烂我的下体哩!”
  “是吗?但你又知不知道,我见到心爱的女人痛苦,就会好舆奋的。”

  “你将兴奋建筑在爱人的痛苦身上,你好自私啊!”
  “爱情本来就是好自私的,是不是呢?”

  “好痛呀,好痛呀,好痛呀,好痛呀……”假爱娜不断狂叫。

  张汉道:“我有办法减低你的痛苦的。”

  “那就快点啦,快点关上那个电掣,我求求你了。”
  “不是关电掣啦,是用这一条皮鞭,将你的痛苦分散到其他地方,你就不会觉得下体痛啦 ”

  张汉一鞭打落假爱娜身上,手法纯熟,一鞭又一鞭,打得假爱娜呼天抢地。

  打完一轮,张汉又将假爱娜用麻绳吊起,然后点起支大红烛。

  假爱娜问:“还没玩完吗?你放过我啦!”
  张汉道:“我老婆最喜欢玩滴蜡的!你呢?”
  红蜡滴满假爱娜的屁股,有些还滴入她的肛门以及下阴之内。

  假爱娜就在这个时候,整个人的态度都改变了,她不断喘着大气,模 糊糊咬着牙说些不清不楚的话,都不知她想讲什么。

  张汉道:“有一个游戏,好刺激的!想不想玩玩?”
  假爱娜应道:“玩呀,继续玩啦!”

  “我都估计你会愈玩愈刺激啦,好!最刺激的一刻就来了!你等一等。”

  张汉用黑布蒙住假爱娜双眼。

  假爱娜大叫:“你想搞什么鬼呀?”

  张汉道:“我要将着火的蜡烛插入你下阴,火烧阴道,好好玩的!”

  假爱娜不禁胆颤心惊,她拚命挣扎,突然感觉下体一热,一件大家伙插入抽送。

  奇怪的是,她感觉蜡烛的抽插并不痛苦,而且十分舒服。

  抽插一轮,爱娜就进人高潮,同时,张汉亦表现极度兴奋。

  此时,张汉解开假爱娜眼前的黑布,假爱娜抱住张汉,这时才知道插入她下体的,原来是张汉的阳具。

  好快的,张汉射精了,精液全数射入假爱娜身体。
  事后,假爱娜问:“你又不戴套,你不怕我有小孩子吗?”

  “那还不是更好吗?你可以真真正正做我老婆。”
  “你真的不把我送去交给警察 ”

  “我已经失去一个真老婆,我不想再损失一个假太太。”

  两人一直相处了一个多月,惭惭地,张汉真的把假爱娜当成真老婆,每天晚上都一起睡。两人的感情一日

比一日

好,张汉好似重新堕人爱河似的,渐渐地爱上了这个冒充的假爱娜。

  某日

,两人坐在电视前面一起看新闻报道。
  “……今日

下午,警方在流浮山一带发现三具死尸,已经完全腐烂,面目全非,无法辨认,警方初步怀疑三具尸体在一个多月前已死……”新闻报道这样说。

  “爱娜”望住张汉说:“是他们了。”

  张汉抱住“爱娜”:“他们真的死了。”

  “爱娜”问:“你是不是想去报警?”

  “一个是前妻,一个是后室,叫我怎办?”
  “爱娜”道:“一个是死人,一个是生人,你要那个?”

  张汉似乎有了答案:“当然是要生人啦!”
  “那你会去认尸吗?”

  “我不会因为一块烧焦了的炭而放弃一棵活生生的树。”张汉道。

  两人相拥而吻,假爱娜已经变成死去之爱娜的替身。
  张汉打算忘纪一切以前的事,和假爱娜从新开始。
  三个月后,假爱娜对张汉道:“阿基,我有了你的骨肉了。”

  张汉大喜:“太好了!琴,我爱你。”

  “但……,我始终只是你爱的替身。”

  “不,我已经忘记了她,今生只爱你一个。”
  “那又怎样呢?我也无法忘记她。”

  张汉逍:“我已经有了安排,我们移民去加拿大,小孩子也在那边出世,我们在那边注册,一切从新开怡。”

  假爱娜笑了:“今天开始,不要再叫我阿琴好吗 我叫阿珠……” 

[ 本帖最后由 遨游东方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5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