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妻少年


排版:tim118
字数:53704字
来源:巨豆情色网
下载次数: 173





目录:

  前 言
  第一章 耻辱
  第二章 淫辱
  第三章 污辱
  第四章 屈辱
  第五章 凌辱
  第六章 魔辱
  第七章 闷辱
  第八章 羞辱
  第九章 怖辱


                前 言

  白色的车在开向小高地的路上奔驰,这一带是砍伐山林后的山地,还没有经过整修的路,只通到小高地上。车停下来时,卷起一阵灰土。水岛令子走出车,长长的头发在秋风中飞舞,开始散步。

  这里是完全没有人影的广大空间,但是一年后这里也变成新兴住宅区的一个角落。能来这里欣赏广大空间,今年是最后一年了。令子这样想着来到暴露的红土中留下来的小水池边。

  圆圆的小水池,约四十公尺左右。绿色的水无法看到池底,唯有池面像镜子一样照出天空的情景,不想令人知道究竟有多深,令子没有理由的喜欢这个小水池。

  将来在这里建造房屋时,这个小水池可能也会留在小小的公园里。小水池四周有人行道,种上各花草树木,为这里的居民添加一个休闲的地方。可是,令子还是喜欢这样风景的水池。

  来到池边时,平常没有人的地方,难得有一位先客。一位年轻的少年,卷起制服的裤管,把脚放在水里用网捞东西。在这一带是少见的风景,水池边有篮色的塑胶筒,学生制服的上衣随便丢在旁边。令子从远方望着那位少年一段时间。
  少年像生锈的弯钉一样向前倾,忘我的看着水里。大概是住在这附近的住宅区,皮肤白而有气质,有一个可爱的面孔。附近住宅区很多中产阶级的上班族,也许是这样的关系,小学生到高年级就会为功课忙,很少会看到在外面玩耍的儿童。令子想起自己在北海道广大土地上成长的幼时期,望着少年独自的游戏,突然产生乡愁。少年手里的网从水里出现,被捕的猎物在网底猛跳,少年很熟练的把猎物放入塑胶筒里。

  在这种小小的水池里能捕到什么东西呢?令子慢慢走过来,轻轻抬起头向她看一眼。

  「午安,你在抓什么呢?」

  「……」少年没有回答,可是也没有接脸转开,只是毫无表情的看着令子的脸。

  「啊,是螫虾,抓到这么多了。」令子看塑胶筒说。里面大约有十只螫虾,举起很大的剪刀在里面活动。

  「你是国中生?住在这附近吗?」

  「……」少年仍旧凝视令子不肯回答。

  「你真不喜欢认话,不愿意和陌生女人谈话吗?」

  少年木纳而无表情,但眉清目秀的可爱模样。可是,再仔细看时,能认为是美少年的脸,像冰凉的假面具一样没有表情,看起来就很聪明的额头下有一对凤眼,散发着分不出是锐利还是迟钝的眼光。

  当这个孩子说话时,不知从嘴里会说出什么样的话……这个孩子笑了,不知有多么可爱的笑容。可是照一般的情形,现在应该是上学的时间吧。

  令子看一下手表,马上就要到三点钟。看起来绝不像不良少年,一定有什么缘故跷课的,身体苗条,从后背看出孤独的身影。是受到同学的欺负吗?父母或老师知道这孩子像小学生一样独自在这里玩吗?令子对这个不肯说话的少年多少产生一些兴趣。

  「在学校也是这样不和任何人说话吗?」

  少年不理会令子的问题,又走进水池。令子蹲在塑胶筒前,她想等那个少年再捕捉螫虾回来。

  可是令子并不是每天都过着无聊的生活,更不是无法打发时间。令子二十四岁,是新婚才三个月的新娘,丈夫是将来受到瞩目的二十九岁菁英份子。

  每天都生活在幸福里,而且一天的工作也很忙。上午要洗衣服扫地,到黄昏要为心爱的丈夫准备晚餐。只结婚后立刻搬到这里的新居,所以还没有亲蜜来往的邻居。开车到超市买东西后,偶而就开车到这块空地来散步,为将来梦一般的生活设想,已经成为习惯。

  令子痴痴的看着塑胶筒时,少年又抓到螫虾回来。仍旧默默的坐在令子的对面,把捉来的螫虾放进筒里。刹那间放在筒里的螫虾一起跳动。

  令子感到惊吓,立刻向后退,可是身体失去平衡,一只手按在土地上。纯白的上衣下隆起形成美好的乳房,发出银色的光泽。原来靠在一起的双膝分开,从迷你的紧身裙露出一点没有穿裤袜的雪白大腿。没有一点赘肉,光滑无比的大腿看起来就很柔软,充满性感大腿。

  少年毫不客气的将视线射入紧身裙里,令子急忙站稳身体时,裙子里面又变成一片黑暗。可是少年的眼睛,好像到这时后才发现令子的肉体媚力,在她的身上缓慢徘徊。

  米黄色的紧身裙包围性感的屁股,腰和腹部形成美妙的曲线,在上身的胸前能透出乳罩的影子。刚到达思春期的少年,这是过份刺激的成熟女人的肉体。她肩上的黑发在风中飘摇,把富有刺激的发香送入少年的鼻子里。

  笑时从粉红色的柔软嘴唇间,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眼睛有明显的双眼皮,形成弧形的眉,使她的眼睛看起来很温柔。眼睑有浅蓝色的眼影,使不高不低的鼻子显得非常清爽,可以说是非常有气质的美女。少年的眼睛盯在令子美丽的脸上。可是除了好奇的眼神外,没有任何表情。

  「像你这样看我,就是国中生我也会感到难为情。」

  令子也感觉出少年的眼里,充满对异性的好奇心,观察她的肉体。可是,少年的眼睛里有孤独寂寞的影子,让令子觉得不能就这样走开。

  「喂,你说话吧……譬如说你的名字或年龄,还有抓这样多螫虾做什么?」
  「……」

  「你这样不说话,就不能做朋友了。」

  「朋友……?」少年终于开口说话,声音细微,仍有少年的声带。

  「是啊,要不要和我做朋友呢?我最近才搬到这下面的住宅区,邻居还不大认识,还没有什么朋友。」

  「……」

  「我的名字是水岛令子……你叫什么名字?」

  「日

高……日

高和彦。」

  「是和彦小弟弟。你是几年级?」

  「国中一年……」

  少年确实对令子说的「做朋友」有了反应。这个孩子果然希望有朋友,好像忘记笑容的眼神,是缺少温柔……这种年龄的男孩,究竟想什么呢?这样热衷的捕捉螫虾,真可爱……但他也差不多到思春期了。在他的眼里把我看成什么样的人呢?男孩的思春期是什么情形呢?令子想试一下,就一面看少年的表情,故意把双腿分开一些。在暗暗的紧身裙里,露出洁白性感的大腿。

  「你是不喜欢和年纪大的女人做朋友吗?」

  「没有不喜欢……」少年的眼光像从树上捕捉猎物的黑豹,射入令子的裙子里。

  「那么,从现在起就做朋友吧。」

  「可以是可以……」

  少年的话不多,可是,绝不是难为情,也不是对令子有戒心,逐渐在脸上出现开朗的表情。令子慢慢把腿合拢。可是少年冷漠的眼睛里更增加光泽,用思春期的男孩该有的好奇心看令子的身体。

  「在这附近兜风吧,我到超市买东西回来,我的车停在这下面。」

  令子觉得心情很愉快。有这样一个可爱的朋友也不错,如果他在学校受到欺负,就听他诉说苦恼。国中的功课还可以罩得住,在白天空闲时,一起在水池抓鱼也很开心……令子任意的幻想,对出现一个这样的朋友,心里感到很兴奋。
  「要去市中心,还是喜欢美好的山景?」

  「……」

  少年默默的将视线从令子的身上转到了水筒,伸手到筒里时,螫虾举起大剪刀,做出反抗的态势。少年是不是仍在犹豫,还是突然出现女的朋友感到困惑。令子站起来时,少年仍旧坐在那里。

  「拿出精神来,做出开朗的表情吧!」

  令子一面说,一面把手向少年伸过去。可是,少年像扇走香烟的烟一样,拒绝她的手,然后突然推倒水筒,把螫虾丢在红泥土上。令子急忙跳开。螫虾好像很惊慌的在地上跳跃。少年从丢在地上的学生制服口袋里,掏出报纸包的瓶子,然后把瓶子里的液体倒在螫虾的身上。

  「你看吧,很好玩的……」

  少年一面说,一面拿出打火机,点燃报纸丢到螫虾的身上。火焰立刻包围螫虾。从红黑色的盔甲冒出白烟,螫虾被烧得发出吱吱的声音。眼珠在火焰里像失去目标的潜望镜,只有活动剪刀被烧烤的螫虾,卷起尾巴拼命想逃走,像火球一样的螫虾……一直没有表情的少年脸上,微微出现喜悦的表情。

  「很好玩吧?」少年对令子露出笑容,再一次把酒精倒在正在燃烧的螫虾身上。红色的泥土也开始燃烧。

  「这样螫虾太可怜了。」

  令子的声音有一点沙哑,同时悄悄看少年的眼睛。在少年的瞳孔里,反应出地狱般的情景,螫虾在火烧中做最后的挣扎。这的孩子的心里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在学校也一定受到欺负,然后以烧死螫虾的残忍行为发泄出来……

  令子拿起空的水桶,她准备用水熄灭螫虾身上的火,然后慢慢听少年叙述苦恼。蹲在水池边用水筒捞水时,水边的泥土松软,脚下不安定,令子当然不会想到少年会从后面突然推她。精神完全集中在自己脚下,全无防备悄悄走过来的少年。

  「啊!不能这样!」

  少年用力推令子弯下的腰,令子没有办法站稳,手里拿着水筒倒在水池里。水池的深度是到腰上,能立刻站起来。可是喝不少水,一直咳得说不出话来。
  少年露出笑容看令子,然后就这样穿着裤子走入水池里,竟然向令子发动攻击。根本来不及逃避或生气。令子被推倒,被少年抓住头发,把头浸到水里,呼吸困难,要喘气,喝进水之后又咳嗽。

  「对不起……」

  只有道歉,令子觉得不道歉会被杀死,在这刹那,令子产生强烈恐惧感。少年使令子变成落汤鸡,就开始抓住领口,从水池间外拉令子。

  四周没有一个人,就是逃走也会立刻被抓到。逃走后被抓回来,就不知道少年会用什么残忍的手段。少年看令子,又做出毫无歉意的笑容。令子完全看不出少年的意图,她只想现在只有任少年摆布。

  少年的精神有问题!为什么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还能做出可爱的微笑?令子实在想不透,心里只有恐惧和必须逃走的想法,像小兔子遇到狼时的本能。在令子决心要逃走的刹那,少年的动作更快,用捕鱼套在令子的头上。

  一股寒意从令子的背脊上掠过,心里充满恐惧感与屈辱,但没有办法甩开鱼网。少年一手拿着鱼网的柄,一手抓起没有被火烧的三只螫虾,丢进水筒里,然后穿上学生制服,左手提水筒,右手抓稳鱼网的柄,使令子无法拿开。

  「去兜风吧。」

  「……」

  少年拉着鱼网走在前面。令子像不喜欢散步的小狗,头上套着鱼网,手握脖子前面的柄跟着走,衣服湿湿的贴在身上。秋风使令子感到寒冷,她全身颤抖,但并不完全是因为秋风的关系。


              第一章  耻辱

  日

高和彦用鱼网套住令子的头,就这样推进汽车里。把鱼网柄转到后坐的方向,他自己坐在助手席上,然后脱去无表情的假面具,在嘴角露出兴奋的微笑。把水筒放在脚下,原来放在助手席上的购物袋放在自己的腿上。

  「我们去橡树林,那是小学生时去捡橡树果的树林,虽然远一点,开车去时很快就到了。」

  令子用畏惧的眼光看和彦的动向,看起来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但觉得对他不能掉以轻心。——倒车,怎么可能和这个少年去橡树林,她想这样直接回家。
  「我们做朋友吧!我怎么叫你呢?」和彦拉一下鱼网,看着令子问。

  「你说什么?」

  「名字,问你什么名字?」

  「叫我令子吧。」

  「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可以……」

  令子应付着他,总算把车子掉头过来。这个男孩究竟想什么呢?把我推倒在水池里,又用鱼网套住头,还能天真的说这种话。令子的心里对这种无法理解的事感到恐惧,觉得少年的性格非常恐怖。

  「你可以叫我和彦,好朋友都是这样称呼我的。」

  「是吗?那样就好……我可以取下这个鱼网吗?不好驾驶,别人看了也会觉得很奇怪。」

  「不要拿下来比较好。」

  和彦的口吻仍旧是那么天真无邪。这个男孩确实有问题。如果再犹豫下去,会有更惨的后果……令子向住宅区开去。和彦从水筒里拿出螫虾在手里玩,右手抓住螫虾的背,用手指挑拨、恐吓,又偶尔向令子修长的大腿看。路是只有一条泥土路,到前面能看到住宅区时才有柏油的丁字路。回家是左转,令子打开左转的方向灯。

  「橡树林是右转。」

  「可是要回家换衣服……这样的话二个人都会感冒的……」

  「我说要右转……」

  和彦一面说,一面撩起令子的紧身裙。能看到三角裤时,就把螫虾塞到丰满的大腿根里。

  「好……好了……右转……所以不要做那种事!」

  令子急忙向右转动方向盘。和彦从大腿根拿开螫虾,然后用火热的眼光注视令子的大腿。湿淋淋的白色三角裤,能透视下面的皮肤。在下腹部附近有蔷薇的刺青,能看到湿润的软毛。一撮黑毛看起来黑玫瑰,和红色刺青的蔷薇形成强烈的对比。

  和彦试着回忆幼小时看到的母亲的大腿根,母亲的阴毛没有那么丰富。有漂亮、高雅的面孔,但这个女人为什么长这样多淫邪的毛呢?卷曲的毛会长到那里去?还有女人的性器是什么样子呢?

  和彦再次试图想起母亲的大腿根。可是对女人的性器,没有办法想出形状。和彦是独生子,没有姊妹,以前朋友告诉他,女人性器的构造,但还是无法想像什么样的形状。

  尿尿的洞在哪里呢?插入阴茎的洞是什么样呢?真想看一看……拜托她给我看一定不肯。如果强迫的看或摸,一定会像火烧的螫虾一样怕羞……怕羞是什么情形呢?真想摸摸看,向她做最淫邪的恶作剧一定很好玩……和彦想到这里,一只手拿螫虾,另一只手解开裙子的挂钩。

  「啊!不要!」

  令子扭动屁股发出轻微的尖叫声,和彦根本不理会令子的拒绝,解开挂钩拉下拉炼。

  「要抬起屁股才能脱下来。」

  「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吧。」

  令子反覆的说毫无意义的要求,同时看和彦幼稚的表情,完全无法了解这个少年在想什么。他有精神官能症,还是对女人的肉体开始有兴趣的时期,难为情的感觉反而变成残忍的恶作剧发泄……

  两个人的视线相遇,和彦的脸上又露出了无法理解的笑容。二个人的视线相遇,她也想微笑,但肌肉不听使唤,只能做出恐惧的表情。和彦笑嘻嘻的看着用鱼网套在头上的令子,竟然大胆的在大腿上抚摸。

  「我开车的技术并不是很好,不要这样。发生车祸就麻烦了。」

  令子的腿本能的夹紧大腿,然后尽可能说的温柔一些。她怕左手拿着螫虾的和彦,惹他生气,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可是和彦完全不理会令子的话,在大腿根隆起的三角地带轻轻抚摸。

  「快一点脱吧。」

  「不!不能!那是不可能的,有人看到不穿内裤开车,那会有麻烦。」
  「不会的……」

  和彦的手指拉着三角裤的松紧带,令子在心里想,他的手终于要进入三角裤了。可是,少年的目的不在那里,意外的是,他把螫虾放进三角裤里。害着令子开始尖叫,车子开始蛇行,差一点撞上电线杆,靠紧急刹车才避免撞上。

  「快拿出去!快把螫虾拿出去。」

  螫虾在三角裤里蠕动,尖尖的角拨开阴毛,碰到三角地区柔软的肉。

  「我怕!会夹我的!」

  痛!怕!令子把头上的鱼网拿掉,双手捂着脸发出惨叫声。

  「嘻嘻嘻……真的那么可怕吗?」

  和彦又笑了。这一次很显然的是表示很愉快的,发出有如幼儿的声音。然后拿开购物袋,用双手开始拉裙子。令子已经达到恐惧的极点,吓得发不出声音,现在只有任他摆布,如果反抗,下一步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只好抬起屁股让他容易脱。

  三角裤也一起被脱下来。露出光滑雪白的下腹部,黑色有光泽的黑毛使和彦的眼睛得到享受。螫虾也怕掉下去,用一只剪刀夹住阴毛,眼睛向侧方突出,以一付怪模样吊在令子的股间。

  「不!不要!」

  令子分开双腿想用手背甩开螫虾,螫虾也拼命的用另一只剪刀向令子的手指挑战。和彦好像很快乐的欣赏令子恐惧的模样和螫虾的反攻。令子抬起屁股时,从股间的裂缝露出和彦从来没有看过的红豆肉山脉。

  真好看!那个肉片是什么?看在眼里的同时,和彦的心开始猛跳。在那肉片的四周竟然还长毛!但不知道插入阴茎的肉洞在那里……根本就看不见洞……应该拿开螫虾看清楚点。

  和彦抓住螫虾的背抬起来。可是螫虾不肯放松夹到的毛。用手指弹螫虾的头也顽固的不肯放开。没有办法看到想看的地方,和彦也开始对螫虾生气。

  「我怕!快拿走螫虾。」

  「不用怕,只是夹到毛而已。」

  和彦用力拉,螫虾就拉耻毛,耻毛把三角地带的肉拉得很高。

  「痛啊!痛啊!」

  在令子叫喊的同时,螫虾的剪刀从根折断。可是剪刀仍夹住耻毛,像很大的身环吊在三角地带的正中央。

  「太过分……」令子紧闭双腿,用双手掩盖大腿根,屈辱到了极点。眼睛冒出泪珠滴在大腿上。

  「我们继续兜风吧。」和彦把失去一个剪刀的螫虾丢进一个水筒里。

  这时候,和彦的命令是绝对的,令子流着泪伸手握住方向盘,双脚分别放在油门和离合器上。双腿分开成V字形时,和彦的视线集中在大腿根上。这个少年不正常,对面来车时,一定要求救……

  实际上已经有好几辆车,从对面开过去,可是她也发觉根本没办法求救。不只是下半身赤裸的,竟然还有螫虾的剪刀吊在耻毛上,如今反而没有车来还好一些。

  不过,就是这样下去会被他强奸的……令子想不出逃走的办法,只好继续开车。全身开始颤抖,握住方向盘的手也哆嗦,脸色苍白冒出鸡皮疙瘩。汽车在杂树林边缘的路奔驰,这样看不到一个人影。

  「三角裤脱下来以后,原来是这么小,那样大的屁股怎么能进的去……」
  和彦把三角裤拿在手里玩,有的时候放在鼻前闻一闻。然后不知道想到什么事,打开车窗。令子握着方向盘,用眼睛的余光看和彦的动作。然后对刹那间发生的事,令子几乎不敢相信,和彦拾起掉在脚下的虾子,和三角裤捆在一起丢树林里。令子发呆,现在绝对没有办法离开汽车。

  「前面有向右转的小路,从那里进去就是橡树林了。」和彦一面说,一面把购物袋丢在后座上:「就是那一个路。」

  令子照他的话右转,从杂树林里的上坡路开过去。想到以后不知他会做出什么事,心里就感到不安和恐惧,不过现在还没有办法违背少年的命令。

  「在前面停车吧,这里有很大的橡树果。」

  看到前面的路边有一块能停车的空地,令子想要在这里骗过和彦,突然开车回去。

  「我在这里等你,你去捡橡果吧……」

  「不,要一起去。」

  「那是不可能的,我这样子怎么能离开汽车……」

  「不要紧,这里很少人来。」

  「当然要紧,有人来了,怎么解释呢?我说实话,你就会被带到警察局里去了。」

  「真啰嗦,究竟要不要下去?」

  和彦一面说一面伸手到水筒里,抓起螫虾给令子看。令子的身体像触电一样跳动一下。

  「我下去,但要很短时间,我这样子被别人看见,你也逃不了的。」

  「不要管那些,你先下去。」

  令子怀着绝望的心情推开车门。到车外时,产生强烈的羞耻感。弄湿的上衣贴在身上,下身只有鞋,而且在大腿根上还吊着一个丑陋的剪刀。修长的美腿,和丈夫时常称赞的丰满屁股,现在看起来很淫秽。甚至于还不如全身赤裸,令子忍不住蹲下去,然后设法剪刀脱离耻毛。

  「快站起来走,到里面去能捡到很多橡果。」

  和彦带花里面有螫虾的水筒,把水筒交给令子拿,然后牵着她的手向树林里走去。真的只为捡橡果树来的吗?在树林里,会不会对她下毒手?令子的心跳得更厉害,双腿根发抖,走路都快要摔倒。树林是有各种树的杂树林,拨开黄色的落叶,确实看到很多果树。

  「只要捡大的就可以了。」

  和彦命令她捡大的橡树果,令子立刻蹲在地上。

  「不要蹲下去……腿要伸直,只能弯腰。」

  和彦还表演这种姿势给令子看。令子的屁股有很好的形状,而且大腿修长没有赘肉。就是站立的姿势,双腿在大腿根的部分会有空隙,从那里看到阴唇,如果伸直腿弯下腰,阴唇会完全暴露出来。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求求你,让我回去吧。」

  「不行!你要照我的话做,不然的话,我会把车门锁上,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你这样子准备怎么回家呢?」

  令子的眼睛又冒出了泪珠,她觉得自己又悲惨、又可怜。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羞辱……只不过是向一个看起来很寂寞的少年说几句话而已……令子觉得很后悔。可是事到如今是无法反抗和彦的。不过他究竟有什么企图呢?

  令子擦一下眼泪,采取和彦指定的姿势开始捡橡树果。和彦在她的身后蹲下来,瞪大眼睛看屁股沟里的阴唇,太棒了!原来阴户是这样的。在屁股洞的四周还有毛,那个软软的肉片看起来很淫邪……尿尿的洞和插入阴茎的洞在哪里呢?这个肉片一定能分开,洞就藏在里面……

  令子羞得几乎从脸冒出火,还只是国中一年级的男生,从后面看她的阴户。想到这里她的全身就开始颤抖。

  而且令子也知道自己的阴毛又多又长,耻毛不仅围绕大阴唇,还连到屁股的洞,就是穿三角裤也会从大腿根露出来。更难为情的是夹紧大腿也会露出阴核,丈夫曾经对她说,她的阴核比一般女人大很多。

  丈夫表示那样非常好,是真的吗?这个少年现在有什么心情呢?他也是男孩子。看到异性的器官,肉棒应该勃起的……他会不会在这里强奸呢……?绝对不能,怎么能被一个国中一年级的男生强奸?

  「够了,现在把双手放在那个大树上,弯下身把屁股向我这边挺出来。」
  难道他想从后面奸淫……?心里这样想,但也只有照他的话去做了。在树林里,令子的丰满屁股显得更白,和彦蹲在令子屁股的下方,瞪大眼睛几乎忘记眨眼,后来终于用手指拉开肉片,露出里面粉红色的溪沟。

  「喔,好棒,好像是把贝壳打开一样……」

  「啊……你不要这样看。」

  令子羞得扭动身体。既然要奸淫的话,就赶快插进来。令子在心里想,被未成年的少年奸淫,还能期骗自己暂时忍耐,而且他一定是童男子,插进去的刹那必然射精,就当是一场天灾吧。

  所以赶快来吧!快把思春期的欲望排泄出来,放我回去吧……可是,和彦根本不知道令子心里的想法,把脸更靠近屁股继续观察。

  「原来在这个地方有尿尿的洞。可是这种样子,尿完后不能像男生一样,摇动阴茎甩出残尿,而且最后的几滴会流到屁股洞吧……」

  「……」

  「看起来这个阴户的形状真邪门……」

  听到少年的话,令子的心感到振撼。

  「这个肉片很柔软,用手摸会很舒服。毛虫也有这种感觉,可是用力抓会弄破,从里面出来难看的绿色液体。」

  「……」令子的阴核被少年揉搓。

  「你告诉我,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时,是从这里插入阴茎吗?」

  少年用手指摸湿湿的沟,食指终于插入肉洞里,好像试探里面的构造,慢慢的开始抽插。

  「哇,没有想到这样深,会连到那里呢?」

  「唔……不能这样……」

  因为他从后面玩弄,令子无法预测他下一步要做什么。这种不安变成刺激,开始变在奇妙的快感,不知何时,不安感变成期盼和兴奋。虽然告诉自己绝不可产生性感,但少年充满好奇心的手指,使令子的情欲慢慢升高。

  「这样摸的时候,女人会感到舒服吧?」

  「啊……啊……」

  「听你发出这样的声音,大概是阴户很舒服了。」

  「啊!你不能说这种话……我只是感到骚而已。」

  「那么,为什么这里面湿淋的?我的学长告诉我,舒服以后自然从里面流出淫水。」

  「……」

  和彦把手指增加到两根,也加快抽插的速度,噗吱噗吱的声音使令子感到更羞耻。中指和食指插入根部时,终于摸到子宫。

  「这是什么?湿湿滑滑的。」

  大白天在树林里被国中少年玩弄阴户的刺激,不知何时有人来的冒险感……明知不可以,但是令子的肉体开始骚痒火热。

  「唔……唔……」

  和彦的手比一般少年较长的手指,摸到子宫。令子的手指抓紧树干,拼命的忍耐不要从嘴里发出甜美的声音。屁股也完全不听指挥,好像要求对方用力似的扭动。看到令子的屁股摇动,和彦更高兴的用手指在肉壁上磨擦。

  「啊……好……」令子忍不住发出这样的声音,自己也感到慌张。

  「你说好,是表示很舒服吗?」

  「不是的!不要了!求求你快停止吧。」

  「是吗?那么……这个怎么样?」

  和彦从阴户拔出手指,少年的好奇心当然还没有获得满足,他从水筒里拿出橡树果。这时候令子觉得有凉凉的东西碰到阴唇。可是无法知道和彦要做什么事情。

  「啊!不行啊……你要做什么……哎呀……」

  屁股的双丘被拉开,有一种带疼痛的奇妙快感,像涟漪一样扩散。原来是和彦拿橡树果沾上蜜汁塞入屁股洞里,这种树果的大小像食指的第一关节,形状像手枪的子弹,所以沾上蜜汁,轻易就能塞入肛门里。浅褐色的肛门,张开菊花蕾把橡树果吞进去。但不是一个,接二连三的塞进去。

  「啊……不行啊……啊……」

  令子到今天还没有答应丈夫肛门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当然没有把异物放进肛门里的经验,括约肌被推开有一点痛,可是,有更强烈的未曾有过的快感,在直肠里产生,使令子的下体颤抖。

  「也塞入圆形的橡树果吧。」

  「啊……唔……」

  另一种橡树果是圆形的,直径大约二公分。橡树果把菊花门推开更大,带着疼痛和骚痒的快感进入直肠里。进去以后,菊花门立刻封闭,好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和彦好像对这种样子感到很好玩,继续塞入橡果。

  「痛啊……饶了我吧!」

  「不用怕,会和大便一起出来的。」

  「不!不要了……啊,我的身体……身体好奇怪……」

  令子一面哀求,一面不停的扭动屁股,括约肌收缩时夹紧橡树果,产生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从这边能知道塞入几个橡树果吗?」和彦自言自语的说着,又把二根手指插入窒腔内。

  「唔……求求你……不要啦。」令子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的刺激,没命的摇动头发。

  「哇!从这里能感觉出橡树果进入屁股的洞里!」

  和彦隔着腔壁用手指抚摸塞入屁股里的橡树果,敏感的腔壁受到直肠里如念珠般连在一起的橡树果刺激,一股麻痹的快感从后背向上冲。双膝猛烈颤抖,双腿失去力量。啊……啊……和彦的手指在令子的膣腔里,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令子的尖叫声慢慢变成甜美的哼声。

  「真好玩,能数里面有几个橡树果。」

  「啊……好……啊……」

  和彦用最快的速度开始抽插手指,令子的屁股不停的摆动,手指几乎陷入树皮里。从阴唇流出蜜汁,顺着大腿根向下流,觉子宫里火热膨胀,肛门里有骚痒的麻痹感。和彦的手指继续抽插。另外的手又拿一个圆形的橡树果塞入肛门里,令子扭学身体,发出咆哮的声音,当达到高潮时,双腿已经无法支撑身体,双膝着地,就那样依靠在地上。和彦不管令子的情形,自己去捡橡树果。

  「有这样多就够了。」

  捡到水筒里的螫虾被橡树果盖住,看不见时,拉令子的手让她站起来。
  「啊……啊……」

  站起来时,直肠里的橡树果,又发生刺激作用。下半身摇摇摆摆的几乎不能走路。可是,和彦拉令子的手,愉庸的看着她像走在月球的表面的样子,一直拉到车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