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妓女,用现代的话说是小姐,也许我天生淫荡,也许我从骨子里就有一种反叛,我又无一技之长,又想出人头第,我只能做一个千人骑万人压的妓女。

  我今年,18岁,本来应该是一个快乐的学生,二年前,我用最优异成绩考入了本乡唯一的一所高中,本来我是可以进县重点高中的,但我家生活条件艰难,我只有放弃了进县重点高中就读的机会,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做田人,一亩三分地,只够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哥哥读高中,我再上高中就很艰难了,但我成绩好,我父母还是咬咬牙,让我上了高中。

  一年后,我哥哥由于无望考上大学,更是寄于我能考上大学,依然选择了辍学打工去了,刚上高二的我,认识了一个高三的学长。

  在他无微不至的关怀下我,坠入了爱河。

  当我全心全意将全部身心交给他时,他却不太在意我,和另一个高三同学走得很近,我的心一下失去了平衡,仿佛世界即将崩溃,竟管哪男孩百般解释,求我原谅,但高傲的我,再也不会原谅他,可当他高考结束后竟真的不在理我,我的世界真的崩溃了,我学会了上网,学会了蹦迪,学会了不良同学交际,星期天再也不敢回家,怕面对我的父母,已是高三的我春节再也无法面对家人,尤其哥哥期待的眼神,我悄悄带着哥哥幸苦打工为我挣来的报名费,离开了家乡,我发誓词一定挣到钱为哥哥娶个好媳妇,让父母过上好日

子。

  无一技之长的我,首先想到了我的堂姐,本村另人羡慕的能人——胡翠花。

  也是我唯一的求助。

  城市的霓虹和我这外来的乡下妹,是哪样的格格不入,当打扮时髦而性感的堂姐,将我带到一个位于市效不大的美容发廊时,我整个人惊呆了,晚上我听到外面的打情骂俏,和邻宿的呻吟,我终于知道堂姐是做什么的,堂姐也没有隐瞒我,她和我说了这里的一切,已无退路的我,只能听任摆弄,她说处女第一次能挣2000元,像我这样漂亮可能会更多,我就这样在等着有钱男人来开苞,一周我知道了很多性知识,也学会了说粗话和妓女要注意哪些生理卫生,这天我终于迎来了我的第一个客人,是一个,40多岁的包工头,在堂姐的关照下,我被他带到了宾馆。

  我让他脱光了衣服,正准备占有我身子时,他听了一个电话,就没在动我,只是玩遍了我的祼身,一会他说换一个地方玩,这不安全,不要被警察抓了,我听了就更害怕,他带我出来,上了一辆已等在门外的车,进了一个装璜很漂亮的大套房,有个胖伴的男人,要我陪他去洗鸳鸯澡,不停地问我,以前让男朋友摸过哪里,怎么摸的,摸得爽不爽,下面流水了没有,并将我的乳头和不多的阴毛扯得很疼,还非让我亲他阳具。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轻轻亲了一下,哪感觉好怪。

  然后他才将我带到床上,想不到哪司机和包工头全没走,他们三人不停地揉摸我的祼体,还让我张开腿看是不是真正处女,还让一会要学着录象上面做,我很害怕,一直在思考着怎样逃出去,对于他们的玩弄,我只有逆来顺受着。

  有时也陪他们说些浑话,真到他胖男人要将大鸡巴插进我体内时。

  我突然说,「哥哥,我好怕,我要尿尿。」

  「去吧,别忘了洗下。」胖男人说,我赤条条地,一个人去了外间,我听到三个男人的淫笑。「呵呵,这小妞,还真听话,皮肤又好。」「是呀,难得这小婊子第一次就这样上路。」

  「老板真有艳福。」

  「一会也让你们都爽爽,难得一个真正的处女。」我无心听他们说些什么,只想着逃出去,外面没有衣服,我慌乱中,找了一件男人西服,悄悄打开门,蹓了出来,寂静的夜色中,我招了一辆路过的的士。

  「到哪?」

  我颤栗着摇摇头,茫然不知所措,嘟嚷着说。「我,我不知道。」司机可能也看出了我没穿内衣,不伦不类的窘样,「这?」司机放慢了车速。「妹妹,是不是迷路了,还是被打劫了。」

  我整理了一下思路,想,到我堂姐哪是不行了,这晚上,我!仔细想了想,这司机可能是好人,再说,有车号,他也不能将我怎样,我坦然地告诉他说。

  「我,我是小姐,第一次做,就,遇到三个男人,我跑了出来。」我小声地一字一顿地说出了我的实情,「你有什么打算,这有朋友吗。」我摇着头说。「没有,我堂姐带我出来的,但我不能去。」「哪以后,还当小姐吗?」我说,「没办法,我还当。」于是他领我到了一家规模很大的休闲浴场前台一听我是处女,老板亲自见了我,哪是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人,他将我带到一个房间内仔细打量着我说。「你,没身份证,是不好留你的。」

  「哪我走了,只有再回我堂姐哪去。」我从他色迷迷和眼神中,知道他不会让我走的,并且还会想办法留驻我,「不,不用回去,随然担一些风险,我还是好人做到底,你就在我这做吧。」他一付悲天悯人样我心暗骂,开妓女院,还能是好人,但我还是点点头他说。

  「虽然我留下你,但规矩还是要说一下,不准拒绝客人,不管是肛交口交,还是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就是性虐也只能找借口推辞或找领班,基本工资,300,给客人按摩20元,你不得提成,其它服务,四六分成,你四,不准收小费,不准挑客听领班按排。」

  说话间他已让我脱下了男人的西服,我赤条条地让他随意抚摸把玩着身子,「处女就是处女,这奶还他妈的真有弹性,这下面怎么流了这么多水。」「我,哪三个男人让我看了录象看的。」

  说真的,男人的抚摸,还真是很不一样,很快活,有种透着骨子里的舒爽,我是来当小姐的,当然不会拒绝老板的爱抚,吃豆腐了,然后他又告诉我很多做小姐的细节,和我堂姐说的差不多,只不过男人说出更加淫荡。

  「你这阴唇很薄,鸡巴插里面你夹不住,所以你就要学会吸,对,就是吸气收腹,鸡巴戳屄时,你不能任他干,你要就会夹叫床这样男人一兴奋就泄得快,干屄时你别说话,他说话你也别理,用力夹就行,他要换姿势,你就立即顺从,要装着迫不急待很要有样子,做按摩时,要学会说淫话,鸡巴没硬时,更要说,要学会露,做按摩要学会不经意间露一下屄。露一下奶。」他一面教我,一边将我淫水抹向肛门,直到将手指伸进我屁眼,「听说过肛交吗。」「听过。」

  「想不想做一次。」他说。

  「做小姐什么客人都会遇到,肛交是一定要学的。」我点点头,第二天,我迎来了第一个客人,哪是一个,只有20多岁,留着日

本胡须的时髦帅哥,我心中想,总比给一个比我父亲还大的丑陋男人要好,可是,这个男人像对待牲畜一样对我呼来喝去,还打我骂我,让我疼在体上,痛在心中,哪一夜我无言地哭泣着,我终于明白妓女是没有尊严的,休息了二天。

  第五天,我开始正式接客,哪是一个,30左右的男人,听领班说,可能是一个长途汽车的司机,是这的常客,他直接要一个年青漂亮一些的小姐,领班就叫了我,说不用挑逗和询问客人,是他直接要求的,「新来的。」他用色迷迷的眼光审视着我。

  「嗯。」我含羞地点点头轻声回答。

  「做多久了。」他开始脱衣服,「我,刚做,前天才开苞。」我非常不好意思说出口,但还是强忍着紧张和害怕,轻轻应承。「哦,哪我走桃花运了,干了个,嫩苞,呵呵。」显然他很开心,「洗鸳鸯浴吗。」「嗯。」我抿起嘴,点点头。

  「会做祼体按摩吗。」

  「我不会,但哥哥要是同意我可以学。」

  「好,好了,今天我做全套。」小浴室内,我为他放好水,他已经脱下了大裤衩,一丝不挂地望着,我面含娇羞,瞄一眼他满是黑毛和一个黑黝黝的阳具,在他的注视下,我开始慢慢解开藏式睡袍,露出里面吊带式纹胸,和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内裤,在他欣赏的眼光中,我一件一件脱了个净光,我用手勉强捂着三角地,跨入水池,「呵呵,别捂,还不好意思,一会不还是要洗屄,干屄还有什么看不见。」男人坏坏地笑着说拿开了我的手,「和几个男人玩过。」「哼,三个。」我小声地说,我少说了一个,其实我给四个男人上了,第一个是开我苞的年青2,第二个,是老板,和老板的朋友,第四个是送我来的哪个出租车司机,「哦,果然,还像个子稚妓,还害羞。」男人说话间,手已摸遍了我的全身,在他的询问下,我坦然地说出,哪人,是学生,和为何做小姐,当然我们关系也亲近了一些,我也没哪么紧张了,我也开始主动帮他洗着哪黑黑的阳具,我将他包皮翻过来涂上洗浴液,仔细地清洗着,并在他要求下,为他做了口交,「好了,我相信你真的才做不久,你洗鸡巴,口交虽然动作很轻,但手还是否熟练,也不舒服。来帮我按摩吧。」

  然后他睡到按摩水床上,要我为他按摩,「我,我,我不会按摩。」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不会按摩,哈哈,哪你只会戳屄了。」他一只手捏着我的乳头,笑呵呵地开着玩笑我更加羞赧,低下头。「好了,哪我就吃点亏,先为你按摩好了。」于是他让我躺到水床上,在我全身涂满沐浴乳,爬到我身上,用肢体为我按摩,他也没有按摩技巧,但和我见过的方式差不多,生疏的肢体研磨,我第一次开心地笑了,觉得很好玩,也更开心,我似乎找到了哪份久违了的童贞快乐,我们闹了一阵,他帮我冲去沐浴乳。

  「到你了。」

  我呵呵地笑着说,「按得不好,别怪哟。」

  「不怪,不怪,来吧……哦,等等,我帮你洗屄……有刷子吗。」我脸一红,说。「有。」于是我起身,从我藏袍口袋中拿出小软刷和小芬芳清洁膏,递给他,我再次躺在水床上,并分开双腿,他用软刷开始为我洗屄,我只偷窥过姐妹们用小刷子洗屄,可现在真正让男人洗屄,一下一下只刷得我心痒难熬,我将我知道的淫话全说了一遍,一遍又一遍地求他插我,当他进入我阴道时,我第一次感到了性爱的快乐,他奸淫了我一阵,并直接在我体内射了精,于是在激情中我开始为他做人体按摩,虽然是第一次很生疏,但我是真心为讨他喜欢我做尽了一切淫荡的姿势,最终我们回到休息有小房间,让他又戳了一次屄,我出来报钟点时我难了,领班说,「干屄了吗,2个多小时,三个钟点,60还做了什么。」我说,「洗了鸳鸯澡。」

  「40,100了。」领班说,「还有?」

  「口交了。」

  「30,130,冰火了吗?冰火就是40。」「没,还有打炮干屄了。」

  「嗯,60,190。」

  「射哪了,屄,还嘴里,口暴,就多20。」

  「没,还有祼体按摩。」

  「30,计220。」

  「这算了吧,我也不会按。」

  「哪不行,做了就得收钱,洗屄了,20。」

  我点点头。

  「肛交没有?」

  「没有,没有了。」我说,其实,他干了二次屄,我没说。

  休息了一会,我迎来了第二个客人,到晚上9点,上客高峰期,我接了,五个客人,我有些麻木了,我告诉今天领班不做了,可是到了,11点多,客人太多,竟还有点我的客人,我又做了二个,这天我被,7个男人奸淫了。

  一个多月后,我领到了第一笔工资,扣除押金3000元,和我借款1000多元还有,8000元工资,40天中,我接了,240个客人。

  虽然我是这,30多个小姐中领钱最多的,但却不是接客最多的,最多的是阿紫,一个月,220个客人,但上客率,无疑我是第一,我接的每一个客人,都干了屄,而上客率,最少却是阿红,一个月只做了,20几个客人,其余的客人,都是免费按摩了,没戳屄,甚至都没其它消费,「口交鸳鸯澡。」这天排班到我时,我已做了四个客人,其中有个客人奸了我很久,到现在我下体还隐隐作痛,而这客人又非要到位,就是打炮干屄,「对不起先生,我从不到位的,我最多只做祼体按摩,一般只做胸推。」哪男人很不爽。「做小姐,还这样哪样,不行,我今天就要操你。」望着粗鲁而野蛮的客人,我极不情愿,我想到了小红。「先生,真要小姐到位,我帮你介绍一个。」「不行,我就要操你。」

  「先生,这就不好了,我真的不做,一行都有一行的规矩,你要做,只有另找,但我可以在这陪你,甚至于我可以半祼。」于是我叫来了阿红,可阿红脱光衣服后,他却不愿了,在我表示可以全祼并让他看着我下身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他都不愿意,这是我为阿红介绍客人,从未遇到的,我们只好无奈地放弃了,像这样经常玩的常客,小姐都不愿接,他们不旦会玩,让小姐做各种动作,时间还特久。

  我昨天下午出了台,在KTV给二个男人干了屄,晚上陪他们又喝了点酒,就早早休息了,领班让我排在最后一个,我们这30几小姐,每天都是按顺序上客的,领班有很大的权力,特别是一次来几个客人时,她能给关系好的小姐分到好客人,像今天这样的愣头青。「不常出来玩的人,民工。」还有接到五个客人的小姐排不排班就可自由,领班也能分给她好客人,没接到五个的,必排,今天,客人不多,上午我没客,中午来了一个30左右的年青人,他在大水池洗了澡后,我来到他休息的小单间为他按摩。

  按摩免费45分钟,带洗澡,20元,他若不要其它服务小姐帮他按摩不得钱,白服务,做其它服务项,小姐得四成,我今天穿的是低胸连衣裙,透过连衣裙可以看到深深的乳沟,我的小柔柔的轻轻揉捏着他的关节,敲打着他的肌肉,在他沉溺于享受中,我的柔荑已伸进了他的大裤衩,用暧暧的手掌轻轻揉捂着他还有些软软的鸡巴,无话找话地说。「先生,这个,鸡巴好大哟。」感觉到他的阳物在我手中渐渐勃起,我柔柔地说。「先生本地人吗,昨晚是不是没干屄,这么快就起来了。」男人没说话,我抬首看了他一眼,看得出他很紧张也很兴奋,呼吸粗重起来。

  「先生,不想试一下吗,在这找个嫩嫩的小屄,泄泄火。很爽的。」「不,不要。」他说得很生硬。「嘻嘻,先生真保守,男人还守贞操呀。」我已将他硬梆梆的鸡巴拿了出来,「不,我就是不要。」他坚持着说。「嘻嘻,这样不好,先生,你看你鸡鸡,可在抗议了,强忍着对身体可不好哟。」说话间,我故意露出超短连衣裙内的迷你丁字裤,男人打了一个寒碜,粗鲁地拿开我的手,立即穿好自己的衣服,逃也似的走了出去,这是我第一个没上的客人,失落的事有时还真连着来,中午是个小高峰,不到1点半,又迎来了我第二个客人,他主动玩我,并询问我哪人,多大了,做多久了,看来很健谈,我揉他鸡巴时,他也摸我的屄,可半小时很快过去了,在我不停的引逗号下,他,硬没说要进一步服务干屄,或洗鸳鸯澡,「先生,鸡巴这么硬了,想不想找个嫩屄戳戳。」

  我嘻笑着说,但还是感到了脸红,虽然我做小姐已有,3-4个月了,但一般都是在我的暗示下,客人主动要小姐并说好价的,像今天这样我主动说的是还是头一次,我无法做到像其它小姐哪样说得哪么坦然,「想戳屄呀,戳你吗。」他说话倒是毫不避忌。

  我点点头。「先生想要我也可以。」

  「好,做多久了,脸还红。」

  「二个月。」

  「哦,今天干了几次屄。」

  「没。」我脸更红了,「今天还没开张。」他问了我很多难堪的问题,并且也将我脱光了,但硬是没奸我,但还是埋了单。

  春节,我带着带的8万钱回到了家,我没敢全给父母。

  只给了,8000元,这已让我可怜父母,大吃一惊,并引已为了荣,晚上我终于忍禁不住,靠在母亲怀中,放声大哭,哭尽了我这一年屈辱,她哪知道她心爱的女儿,已成为了千人骑万人压的妓女,纯洁的身体已让近,2000个男人肮脏的鸡巴操过。

  节后,我带着不舍和眼泪再次踏上了不归路,由于我面容俏好,身材傲人,我成了一家大夜总会的脱衣舞女郎,每天表演几场脱衣舞秀,就是陪有钱人做一些性游戏,能得到很高的小费,虽然我也出台,但出台费已高到惊人的,888元,渐渐地我以我的清纯外貌和娇好面容,成了着名的交际花,而步入有钱人社会。

  这天我照例跳完二场脱衣舞后,我被叫到,8号包间,桔红的灯光中,是一个高个子和一个胖胖的男人,他们很大方地为我叫了贵妃醉,我知道这洒可是,200多一杯,酒水提成我就得,80元。

  他们频频向我敬酒,我当然尽其所能,让他们开心了,最后他们露出峥宁面目,要我开房,在几番矜持的推脱中,我假装很勉强地同意。

  豪华宾馆,那高个子很有礼貌地说,我帮你洗澡,好吗?于时他就给我脱了上班穿的迷你套裙,把我抱进了浴室,他也脱掉了衣服,我看到他的阴茎,比我想象的还要大,一般个子大阳具大,这对我来说当然不怕大,相反我还有种渴望和满足,我虽然是妓女,但现在我每天平均也干一到二次屄。

  有时还想男人操操,他看着我一丝不挂的身体,连声说:「真美,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练过舞蹈的女性。」他边洗边摸着我的乳房,我的乳房虽然给很多男人玩过,但年青保养得又好,还是很挺的,不旦白嫩且柔软有弹性,只是乳头玩和人太多,有此致发黑,这时那胖子也一丝不挂地进来了,天哪!那胖子的阴茎竟也不输于高个子男人,定有20厘米,并象小孩的手臂一样。

  我很是满足和惬意,想不到碰上个好男人,大屌,这二个男人看上去很有风度,我们大概洗了20多分钟,我就莫名其妙的有种冲动的感觉(其实是那兴奋剂开始发挥作用了)

  那个高个子把我抱回了大床上,我仰卧平躺着,高个子将一只腿插到我的胯间,使我只能半张着大腿,我知道女人的私密,已展现在他的眼前,他的手也顺着我的小腹向下控去,那胖子则跨骑到我的头上,一边玩弄着我的乳房,一边将他的阴茎伸进了我的嘴里,我半推半就地含住了他的龟头,他的龟头就把我的口塞的满满的,我的也紧握着他的肉棒,渐渐感到他的阴茎在膨胀,这时我的全身布满着快感和渴望,我的嘴里开始发出轻轻的呻咛声。由于那高个富于技巧的抚玩我的阴部,我已是ys直流。这时他们交换了一下位置,那高个子用他长又软的阴茎摩擦我的乳房,那德胖子用他的大龟头摩擦着我的阴蒂,这时他的阴茎已经非常的坚硬,我的呻咛声也越来越大,我觉得他的龟头在慢慢的往下移,并且分开我的阴唇,这时我感到他的龟头在慢慢的向我的阴道挺进,我的阴道壁在慢慢的扩张,似乎每一条阴道的褶皱都被他的大龟头摩擦着,这时我的叫声也越来越大,我顺便摸了一下他的阴茎,天哪,还有一半在外面。

  我的心中一阵荡漾,充满了甜蜜的快感,这时那胖子也将他的阴茎伸进了我的嘴里,那高个子的阴茎开始抽动起来,想不到他还是个干屄高手,他每抽动都轻轻拨出一载,晃动几次,瞄准机会均等,在狠狠地插入,每一下,都好像往里面更进入一点,我当然也默契地配合着,收腹,夹攻,上仰,让他得到极大的快乐,随着他的抽动节奏的加快,我的ys越来越多,快感越来越强烈,后来每一次抽插几乎都碰到了子宫,他大概抽插了20分钟,我大叫一声,我竟然来了高潮。随着我高潮子宫的强烈收缩,男人也在我体内射出了浓浓的精液,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随着卜嗤一声,胖子从我的阴道里拔出了他的阴茎,我看到那阴茎上面布满了充血的静脉,怪不得它的抽动是那样的舒适。这时高个子又分开我的双腿,用他那长而半硬半软的阴茎摩擦着我的阴蒂,并且分开我的阴唇,他的龟头也开始往里伸进,好在我的阴道非常润滑,所以没有半点障碍,他用手握住自己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插进拔出,有时还用阴茎轻轻敲打我的阴部,这时我也无力更不想动作,只是任由他玩弄,我渐渐感到他的阴茎在变硬变粗。

  那高个把我翻了个身,示意我把屁股抬高,我有些紧张起来,难道他要进行肛交,我本能的捂住自己的肛门,虽然我并不怕,但他还没干屄,我不想他先肛交而后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这时那黑高个子抖了一下他的阴茎,从后面插进了我的阴道,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一种快感又于然而生,他双手扶住我的屁股,那长长的阴茎不停的抽插着,嘴里还叽里咕噜地哼哈个不停。

  哪高个子,大概抽插了4-5多分钟,拔出了阴茎,又把我翻了个身,我又仰卧着了。这时那高个将他的阴茎插了进来,虽然他的阴茎没有胖子粗,但是他的阴茎似更长更有劲,非凡是他边干屄边抱着我屁股厮磨,非常的有快感,这是我三年多来从未有过的,他大概抽动了10分钟,我渐渐感到我又要来高潮了,这时,他开始狂插着,我感到一股热流直达我的深处,他开始射精了,那精液很多很多,他每射一下,我都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快感,我终于狂叫一声,配合着来了高潮。

  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并未合并双腿,在二个男人满足的眼光中,任由体内的精液慢慢流出。

  「你们真厉害,奸得人家都起不来了。」

  看着二个男人满足而自自豪的表情,我才装着很艰难地慢慢起身,拭去体内浊物,有一眼无一眼地看着电视节目。

  说了一会话,我知道胖子姓王,高个姓张。

  当然我还是说着千篇一律的慌言,我是某高校在校学生,谁都知道这跳脱衣舞的在校学生巨多,而现在的我,已不完全是慌言,因我白天也在一家技校学文秘和电脑,说了会话,我说身上难受要去洗一下,王姓胖子说陪我,于是我让他牵着手一同来到浴室,我仔细帮他翻洗了鸡巴,他从身后搂着我。

  我微微弓起身让他有些勃起的鸡巴插入我的阴道。

  相互玩了一会,我转过身,让他从正面插我,他很不在行。

  尽管我竭力配合,他还原剂是只能插在我阴唇玩玩,最后我让他抱着来到了床上,当然我和他们分别做了一次,我们相安地熟睡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