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狼精子库又积蓄了好长一段时间,乘此差旅机会不放几枪不足以平狼愤,因此不得不开启猎艳计划!

  飞机准时起飞,处于一个合格的狼人的素质,我环顾了四周,至于环顾什么,你们懂的!只可惜经济舱就是经济舱,除了跑业务的,就是跑培训的,除了民工兄弟团,就是老年旅游团,边上虽有个眼镜女,戴眼镜的知识分子估计也就这样啦,哎!洗洗睡吧!

  不多久一个空少的声音传向我身边的眼镜女,「你好,女士,麻烦关掉你的ipad。」

  「ipad又不是手机。」

  「不好意思,所有电子设备都要关掉。」

  「哎!坐飞机真没意思。」说完,眼镜女无赖的关了ipad,顺便也摘掉了眼镜,这一摘把狼友我亮瞎了,瞬间精神了,柳眉,杏眼,粉鼻,温唇,神似董洁,再加上素颜的清纯。刚才真是瞎了我的狼眼。

  根据狼族生存法则,下一步应该是搭讪。正捋着下巴发愁,里排的这位眼镜女对我说:「你好,麻烦帮我把大衣放到上面的行李架里,可以吗?」这时我才得机会正眼望过去,退却大衣的她,上身一件大红的修身羊毛衫,下身一件棉黑丝,身材娇柔,且凹凸有致,微笑的她还多了两个酒窝,哎呀我去,魅力不可抵挡啊!

  「愿意效劳,还有别的要放的吗?」其实本意是调侃她身上那件红色羊毛衫是不是也要放进去。

  「没有了,谢谢!」

  「美女是出门旅游,还是工作?」

  「出差办点事。」

  「巧啦,我也是出差。咦,你也是果粉吧,见你手上带着iwatch,刚才还看着iPad,估计你口袋里还有台iPhone吧!」「真行啊你!你也是果粉?」美女睁大眼睛,显然来了兴致。

  「嗯!自从乔布斯推出了iPhone4,我吃水果就只吃苹果啦……」在接下来的一连串关于苹果的对话中,作为一名资深的狼友,我一边保持风趣的言谈,一边在酝酿一套「狼友行为可行性报告」,你们懂的!

  机会总是眷顾有准备的狼友。空姐推着餐车过来了,递过餐点后,我风趣地问到:「来杯乔布斯,怎么样?」

  美女笑了笑「你逗的吧,苹果汁就苹果汁吧!」于是我佯装大大咧咧接过苹果汁,突然一晃,大半杯果汁直泻到美女的大腿上,接下来我也就如愿以偿的摸到了大腿,窝着手在那柔软的禁区范围内来回揩油,真希望时间停止!两三秒之后,我抬头见她皱着眉头的惊状,心知此时不解铃必前功尽弃。于是屈笑着表情:「实在不好意思,这乔布斯也太喜欢你啦!」美女转惊为笑,「算了,我自己擦吧。」一颗心落下来啦,随后依然是以这种诙谐的方式来对付着无聊的旅程,当然也越聊越开,离狼友行为越来越近。

  「我能看看你的iwatch吗?上个月就想买一块的。」「可以啊!」于是她抬起手,「你看!」自然的我又一次享受到揩油的乐趣,只是这次动作放缓了,放轻了,在iwatch周围的肌肤上,很自然的轻触着,佯装着生怕弄坏她的iwatch的样子,目光徘徊在她的手腕与脸神之间,偶尔能感觉到几分手臂的颤动,同时美女的脸蛋也漏出几丝酥麻的神情!

  「嗯!这iwatch质感就是细腻,界面操作就是人性化,高大上应该就是这感觉吧!」边揩着油,边还一本正经地评论着手表,美女似乎也没停歇之意,还跟着我一起操作着iwatch,渐渐的两人气息也越来越近,尤其是她的气息带着袭人的清新,弄得我狼心开始有些肆意,手抚触地范围渐渐变大,是时候开始了新一番地攻击,「哇,我从刚才就一直觉得你的皮肤非常的白嫩,现在触摸上去还很细腻,经常出差,能保养得如此水嫩,真是难得,你看我这皮肤粗得都快可以打磨石头了,不对,你这应该是天生的吧,保养出的皮肤都没这么滑嫩!」边说还挑逗性地在手背和手臂上来回抚摸,时不时还轻轻的揉捏几下。美女收回手臂,似乎是自恋地开始抚摸着我刚才抚摸的地方,还见她低着头,面色带着娇羞的笑容。我继续了,「我有个朋友搞护肤品的,哪天介绍你给她做个产品模特,要不你现在就把电话告诉我,我介绍你们认识,发点照片给他,我估计看了就会跟你签合同……」一连番的攻击,美女脸色有些泛红了,「你说话挺风趣的,也挺会赞人的。要不等下飞机先加个朋友吧,我叫小苒。」我窃喜道:「我叫雷子。」随后基本无所不聊了,看得出小苒是个开朗的人,也爱交流和说笑,真希望她还是那种开放之人。慢慢的见她有些倦意,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要不你先休息会吧。」另一边我又叫来了枕头和毯子,「谢谢,你还真会体贴人。」随后她便侧过头去闭目养神了,脸上还带着几分惬意。

  如此娇人,静躺身边,作为狼友,当时我的血液就跟水烧开了似的,内心那个抓挠劲儿,辗转反侧,如何下手呢?爱神又一次眷顾,飞机因气流突然颠簸几下,小苒的毯子滑落下来,抓住机会,我慢慢地捻起毯子,从下往上掠过她的大腿,轻抚着经过细腰,又佯装不经意触碰到胸围,此时我能感觉到她的气息有些深沉,在经过腰际时还带着轻微的颤抖,感觉就是那种酥爽的颤抖。心想有戏!

  盖好毯子之后,我也坐正了,也跟着闭目养起神来了。不过一只手开始了地下工作,不经意的越界了,并摸索着来到毯延下,继而向里潜行,当第三次触及到小苒的大腿,在整个手掌攀上去之后,索性停留了一会,要知道欲速则不达,这次隔着黑丝感受着大腿的温度,顺便留意着小苒的反应,见小苒没有抵抗之样,我又开始了探索,魔掌游荡到腰际,慢慢揭开黑丝裤口,手指顺势滑了进入去,这是第一次真正触及到小苒的肌肤,腰际的皮肤比手臂的更加嫩滑,更加柔软,小苒似乎凝重了呼吸。指尖继续潜行,触碰到一层蕾丝面料,我调整了下早已错乱的气息,因为我知道接下来的抚触可以让我窒息!手指紧贴肌肤压下,指尖顺势将蕾丝挑开,一根手指,两根手指,紧接着整个手掌都进去了,简直血脉喷张,掌心完全拂在小苒的冰肌之上,整个人似乎都在被融化。再见小苒,她已将头部又向里偏了偏。我调整了下手掌方向,继续摸索,来到相对开阔的三角地带,手掌开始不听话的来回揉抚,似乎在宣布此处已被占领,小苒也跟着扭了扭细腰,稍势调平了座位,她这一平躺,我感觉手掌滑动不再那么费力。当手指抚摸到某个角度时,指尖似乎划过几丝毛发,就是这几丝毛发似乎在牵引着我的魔掌相向滑去,毛发越来越密,掌心的温度也越来越高,小苒腹部的起伏也越来越强烈,可是游动的空间却越来越窄,渐渐的感触到一处沟缝,当我在缝口处左右摩挲探路之时,小苒却不禁夹紧了双腿,沟缝因此变得更细,似乎告诉我前方禁地,可越是这样越是诱惑,狼性已经毫无束缚,索性心也不那么忐忑了,也不再压制着气息啦,果断用拇指和中指拨开那道肉缝,食指顺势潜行,一瞬间便触及到一个嫩嫩的花蕊,小苒随即触电般的全身一颤,眉头紧锁,双目紧闭,咧着嘴唇紧咬牙冠,攒着一股气息,亟待释放。别急,好戏才刚开始,还有你爽的,随即我压着花蕊不停地滑着圆,不时还变换下方向,她的气息越攒越深,最后我带着些许力度一弹,小苒瞬间挺起了细腰,伴随着「喔……」的一声,酥软下来,看来她是爽到家啦,连我这个掌控之人也感同身受,全身酥痒,这时我不但没有停歇,趁着她酥软放松的时机,拇指和中指掰开两片湿柔的阴唇,阴户全然大开,二话不说食指就着泛滥的淫液一滑,几乎大半根都被陷了进去,多么温,多么柔的花园呀,此时我真嫉妒我的食指,它泛滥着春心,正在这人间仙境中肆意捣腾,当触及到一处褶皱丛生的内壁时,只听小苒急促地「哼」了一声,凭资深狼友的经验这应该就是终极目标,随即我食指中指无名指三指并下,采用车轮战术,不间断的对它爱抚,时而直线滑行,时而迂回前进,亦重亦轻,亦疾亦柔,同时未能进洞的拇指也没闲着,按压在花蕊之上不停的往复滑动,再看小苒一手捂着嘴巴,一手紧抓扶手,神情恍惚了,额头也冒出了汗珠,终点近在咫尺,我却想着来点小情节,见她气息急促我便放慢速度,见她气息稍缓,我又加快速度,总之让她欲求不满,又让她欲罢不能,渐渐的蜜洞中已经严重水灾,仔细还能听到「啧啧」的蜜汁凝挤的声音。不多久能感觉到阴道内阵阵收缩,小苒的脸上也出现了极度亢奋的表情,三个手指受空间影响,越来越难活动自如,这时我决定开始冲刺了,保持着某种加速度,力度也在不断增加,突然小苒一手抓住我的手腕,全身紧绷,近乎僵直,阴道用力一收,差点没把我手指挤出来,接下来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呆滞了五六秒,我退出了手指,小苒腰部又抖了几下,整个人便瘫软下去,喘着香气。过了一两分钟小苒起身去洗手间,也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侧身经过我大腿时,人没站住,手直接撑在我裆中,肿胀的小弟弟瞬间躺枪,真他妈蛋疼,见小苒含笑抛了个得意的眼神,这…这是在报仇啊,又是在挑衅,叫你笑,古有佳人才子三笑留情,今看我不让你来个三笑留精!

  下飞机后,各自电话忙完工作事情,吃个饭便直奔酒店。

  透着磨砂玻璃隔成的浴室,一具妖娆玲珑的胴体在水雾中忽隐忽现,让本狼在遐想中血脉喷张,小弟弟早已不「含」而立。配合着她关水,打开浴室门的声音,我阴着嗓门喊道「娘娘架……架」,「到」字都没出来,我已经哽咽了,心脏似乎都快蹦出来了,因为出乎想象,有一个极致诱人的尤物就这么一丝不挂地尽显眼前,她的肩锁之地已然勾勒出线条美感,两座山峰圆润挺拔,绵柔的细腰性感撩人,微翘的小屁股浑圆可爱,白皙的大腿玉润嫩滑!「看够了没有,结巴啦,在飞机上居然对哀家图谋不轨,哀家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都说女人在性爱上是道泄洪闸,一旦打开了那就肯定要泛滥!此时的小苒已不再是白天的小苒,引线点燃,绚烂烟花亟待绽放,扭着小屁股,万种风情,走到床前,顺势一躺,扶头侧卧,娇媚地掠着鬓发,矫情道「还不把哀家身上的苹果汁舔干净。」「您不是洗……洗干净了吗?」

  「难道你想抗旨吗?」

  一下瞢了的我还是要感谢性福来得太突然,「不敢不敢!」于是我凑过去,慢慢地舔在大腿上苹果汁沾过的地方,可我刚贴上舌头,小苒全身就颤抖了一下。

  刚沐浴完的小苒全身更加柔嫩细腻,仿佛就是一件艺术品,让狼友我反倒拘束起来,动作有些生硬,再看小苒,她一反常态,大肆地享受着舌尖上的快感,尽情的展现出各种放浪的神韵,不时发出舒爽的呻吟。

  「噢…yeah,用力点,范围再大点,嗯…okay,现在哀家的脚好酸呀!」我会意地由大腿向脚尖滑去,贴着肌肤慢慢滑行,能感觉到小苒阵阵浪动,适时的由舔变为咗,又轻咬一下,再爱护般的亲吻一下,各种口攻层出不穷,弄得小苒开始凝着眉头「哼哼」不休,到了脚尖,开始时就像小女孩舔着棒棒糖一样舌头哷过每个脚趾,突然趁她一股气息没呼完,索性一口含住了脚趾头,大力地吮吸着,「爽,爽死哀家了,快吃了哀家吧。有没有爽过其他娘娘呀?」这骚妮子,不是想坑我吧!「禀娘娘,奴才的嘴巴是娘娘开的封,以后娘娘要他舔哪,他就舔哪!」这应该算是过关了吧!

  「这几天哀家这里有些涨疼。」顺着小苒迷离的眼神望过去,看到了两座圆润白皙的山峰,望着这两座诱人的山峰,足足有C啊,山顶上那两颗红樱桃差点没让我流出口水,狼性遂起,战略大转移吧,当我的舌头贴住山脚,准备由下往上游动时,小苒不禁晃了下乳房,感觉就像一杯诱人的果冻。在舌尖挑过樱桃的一瞬间,小苒又一次触电般的颤抖了全身,紧接着我意犹未尽的连续的在乳晕上滑着圆,小苒此时似乎攒着劲,屏息,当我忽地一口含住她半个乳房用力一咗的那一瞬间,小苒终于忍不住浪叫出来,似乎全身血脉都被打开。

  「舒…舒服,快,快流出来啦!」听后疑惑了两秒钟,随即脑洞打开,是狼友都懂的,于是滑下事业线,经过平坦的腹部,进入三角区的腹地,慢慢的又舔到她的黑森林,真的流出来啦,一道潺潺的蜜汁水迹,正逐渐往下延伸,如遇甘泉,我踮着舌尖逆着这蜜汁水迹向大腿根部舔去,随着我舌头一踮一踮的移动,小苒的大腿根部也在一缩一放的抖动。当我即将到达洞口时,瞬间一股暖意从我裆下直达脑细胞,我扭头一看,小苒的纹唇已经含住了我青筋暴起的J8,见我惊诧地看着她,「看什么,这家伙像个狗尾巴一样,立着在哀家眼前晃来晃去,烦死了,我要吃掉它!」说完又津津有味地含弄起来,这尼玛是要跟我比赛吗?

  索性我也不在洞口摩挲了,舌头一硬,直顶花蕊,顿时她就吐出龟头浪叫一声,示意要报复我,于是接下来两人开始了拉锯战,我又吸又舔,舌头游荡在花蕊与阴户那条狭长地带,而她在龟头及马眼处来回舔拨,两人都是阵阵酥麻,慢慢的我加强了舌头探洞能力,舌尖灵活的扭动着在阴道内翻动,而她受到启发似的,加深了入口尺度,可能她发现了每次经过我冠状沟时,我的小弟弟急速硬涨,于是专攻此处,每吞吐一次舌头就要拨动一次,这样的双重快感足以让狼友欲仙欲死,再看看小苒似乎漏出个「你死定了」的眼神,而不甘示弱的我想出个办法,舌头深入挑逗同时用手揉搓她的花蕊,让她也来个双重快感,如此往复气势在吞吐与呻吟之间几度易主,我的精关几近打开,而她的蜜洞也有数次收缩,鼻子不停的「哼」着快感,双方都已耗费大量体力,最后居然是她先发动了总攻,将手掌虎口套在我的J8上和她的嘴巴同时来回运动,这攻势令我精关瞬间失守,随即大股精虫直涌小苒深喉。正当小苒要退出嘴唇,摆出胜利「V」的时候,「尊严」似乎上升到了第一位,我勾起舌尖,凭着白天的印象专攻那块最敏感的褶皱区域,同时加快手指揉搓花蕊的速度,瞬间她的阴道也急剧收缩,将我舌头挤出,阴部尽显快意,气息凝滞,嗓子哽咽,将我全部精液尽收吞胃中。

  当两人从各自的生理抽搐中缓过劲来后,「哀家要罚你随地吐口水之罪!」听完差点没把我笑崩。「那,那你准备怎么罚?」小苒看了看我半软的小弟弟,「哀家要把口水吐回去!」说完又一口含住了我的小弟弟,我去!刚才就让她占了先机,再来一次我肯定守不住,加之现在我的舌头都酸了,这次绝对不行,我得反客为主,忽地一下我翻身跃起,反将她压于身下,开始她还显惊状,但见我举起了龟头,娇媚之色即刻显现,双手环过我身后越扣越紧,慢慢嘴巴便凑到我耳边,轻轻咬了一下我的耳垂,轻轻娇嗔道:「这样吐口水才有素质嘛!」我尼玛,血槽瞬间回满,小弟弟迅速进入战斗状态!摩挲两秒,找准了洞口,直下阴道深处,在之前爱液润滑的作用下,整根小弟弟瞬间没入,小苒又是一声浪嘤,双手扣得更紧,这下总算可以重整雄风啦!毕竟是刚刚高潮过一次,敏感度受到影响,我可以肆意的在洞中做着多角度各种动作,快慢有致,相比之前多了几分真正的享受的惬意,同时也为寻找一个最合适的进出角度。小苒发出均匀的呻吟,「嗯…舒服…就这样…嗯」,随后我又将手攀抚在小苒的酥胸之上,不时揉捏下乳头!小苒的细腰也配合着我的幅度相应蠕动,以至于每一次活塞动作都是一种温馨的交流。渐渐的,小苒的呼吸又开始凝重了,身上不知不觉已被香汗润湿,「嗯…好舒服」,见她有些不知足了,我凑到她耳旁「亲爱的,我开始啦!」于是我保持着刚才找到的一个合适的角度,并慢慢加速着我两性器的结合,小苒呼吸开始错乱了,眉头又一次紧锁起来,为了让身下的尤物更加舒爽,我又将嘴唇吻了过去,舌尖撬开了她的嘴唇,并和她的舌头交织在一起,缠绵揉动。手掌加大了抚摸力度,压着乳头揉着圆。在上中下三路火力齐开的状态下,小苒已经加速迷离了,「顶…顶得我好爽!」小苒气息越攒越深,我的速度越顶越快,小弟弟越发硬实,阴道内又开始了阵阵收缩,精虫聚集,我沉下身,让两人全身紧贴,让结合更加深入,数十次活塞运动之后,小苒哽咽得连呻吟声都越来越弱,「亲爱的,我来了!」「嗯,都进来吧,都给我吧,让我替你保护它们!」随即精关再开,另一半精虫直冲子宫口,同时我能感觉到另一股暖流正向小弟弟袭来,煞是温暖!此时屋内只剩两人的喘息声……

  天蒙蒙亮,我渐渐醒来,又尼玛「早博」了,看着怀中昨晚被滋润过的胴体,淫靡气息尚存,精虫上脑,性趣横生,不等她苏醒,小弟弟又一次进入了她的秘密花园,「讨厌!你轻点儿。」接下来,我们又进行了一次温馨的「交流」!

  字节:12748

【完】